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中国宋元铜镜概述

[作者:耿纪朋]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0/8/7]
铜镜是中国美术史特别是工艺美术史中的一个重要门类。尽管我们常常把其纳入中国金属工艺的范畴进行统一研究,但是铜镜无论是从历史延承上还是从题材的系统上都是自成体系的。铜镜作为艺术品的一个门类,其技术性的研究固然不能忽视,但是更重要的是对其艺术性的风格界定和文化性的阐释。

宋代金石学大兴,对于前代古物的收藏整理成为一代之风气,铜镜虽然也是大宗,但是专门研究性的著述还是较少的。清中叶以后的金石学在文字考古等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就,著述图录的印刻也较为普遍。尽管铜镜和钱币都是这些学者们关注的对象,但是其关注点集中在文字上,由于人物故事等题材在当时解读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所以几乎没有专门论述人物故事等题材方面的著述流传下来。
艺术中国
改革开放后中国的民间收藏日益兴盛起来,不仅把前人不注重的许多器物纳入收藏的范围,并且对于器物的研究也选择了与前人不同的角度或方法。中国的文化传统土壤中不适合出现分科的学术研究方法,但是对于一件具体的事物研究,专门而深入的研究是必要的,所以秉承“洋为中用”的思想用西方传入的研究方法研究中国的学问也是非常必要的。铜镜向来都是民间收藏的重点,铜镜体积小、存世数量多、分布区域广,观赏价值高而历史价值相对较弱等特点使其颇受收藏家的关注。

学术界对于铜镜的研究已经进入了一个较为偏颇的误区。由于铜镜是中国历史上各朝代都普遍存在的日用器物,数量多、题材繁杂、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不统一、个体之间存在差异较大等特点使对于铜镜的整体研究面临着很大的困难。选择断代研究是解决各历史时期题材和风格等方面不一致的一个主要方法,在具体研究中以官方制造或贵族制造的工艺较为精美、风格较为统一的铜镜为主要研究对象也是当下铜镜研究的现实。这样就给我们造成了一个假象,即铜镜的研究应该关注汉代铜镜和唐代铜镜,铜镜研究应该关注现在藏在博物馆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多是王侯墓中出土的,能够代表当时最高的工艺水平和艺术价值。历史的真实总是在后人的解读中一次次变换面孔。铜镜的历史既然是多样的,那么我们就不需要为其确定一个人为的标准。或许博物馆的藏品是能代表某个时期最高的工艺水平,但是民间藏品中也不乏精品,特别是就艺术价值而言民间藏品中的精品甚至是高过博物馆中的藏品的。

汉代铜镜和唐代铜镜就整体工艺水平而言确实高于其它时期的铜镜,这是与各时期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的情况相关的。但是,并不意味着其它时期的铜镜研究不重要,因为每个时期的铜镜都有该时期特有的风格,那是另一个时期的铜镜不能够替代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铜镜以前往往被看作是汉代铜镜的附属部分,五代的铜镜则是唐代铜镜的遗风,宋元铜镜则更被学者们不重视。这种情况近几年有所改变,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铜镜被进行独立研究,宋元的铜镜也逐渐被重视,但是研究工作还是作的不够的。

铜镜研究有一个瓶颈问题,即题材问题。各时期的铜镜的题材多种多样,固然有几个经典图式,但是在不同时期的解读也根据时期不同也被赋予不同的新意。结合各时期的文学和其它艺术解读人物故事已经是一件需要耗费时间的事情,吉祥图案的解读则更是要结合不同时期和地域的文化背景进行分析。铜镜的题材和宗教民俗有着深厚的关系,现在宗教美术特别是道教美术和民俗史的研究滞后使铜镜题材的解读面临着较大的困难。

宋元铜镜和其以前朝代相比有着自身的特点,这与当时的社会背景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经过五代十国走马灯似的政权变化和地方割据,宋统一了以中原为中心的大部分地区,宋吸取唐末藩镇割据的教训采用文官守土的政策,这就奠定了宋代文弱的风格。西夏、辽、金政权的先后对立使宋面临着挑战和危机,这些少数民族政权在学习汉文化的同时也发展了自己的文化,特别是北宋时期的“燕云十六州”和南宋时期的中原地区,就政权归属上是属于辽或金,但是在文化上却仍然是汉文化区。元经过与南宋并立到最终取代南宋统一全国经历的时间与其统治全国的时间几乎差不多,就是说元代的时间是比较短的。但是由于汉民族的民族自尊受到重创所以艺术风格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宋元时期的经济比较发达,特别是这一时期商品经济发达,市民文化得到较好的发展。文人士大夫在宋代的地位较高,他们的品位影响了市民阶层,宋代金石学的兴盛使宋代的铜镜有相当一部分是仿前代镜。从形制上仿前代的钟鼎等器物制作的铜镜也是金石学兴盛的一个佐证。宋代话本的兴盛是对于唐传奇的进一步发展,诸多唐传奇和宋话本的故事成了铜镜故事的蓝本,特别典型的如《柳毅传书》和《白娘子》等故事镜。

宋代在宗教政策上基本上是与唐朝相似的,都是推崇道教,特别是真宗、徽宗和理宗三朝。帝王的好恶影响社会的风气,宋代求仙访道之风是十分兴盛的,所以求长寿和长生题材的神仙人物镜是人物铜镜中的主流。佛教的兴盛在宋代也迎来了一个新的高峰。禅宗的各支派和净土宗成为佛教的主流,观世音为首的菩萨信仰和罗汉信仰中国化的过程就是创造出诸多发生在中国背景下的经变故事的过程,这一切也都通过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铜镜的题材选择表现了出来。

生活的过程毕竟是伴随着生老病死一系列的人事而展现的。童子题材的铜镜在宋元时期大量出现有四个方面的来源,首先道教的修行强调从小修行,仙童的形象是神仙题材中不可缺少的主要选择;其次,对于农业社会而言人永远是最重要的,生育是社会存在的基础,童子的形象往往是招子的“吉象”,是夫妇生活中重要的装饰;再次,中国文化中童子有特殊的身份,其在艺术品上的出现往往是伴随着吉祥宝物而出现的,有着送吉降瑞的意味,是前两者在文化心理上的固定后的变异;还有一种情况是在养育婴孩的时候布置童子形象的饰物使婴孩在成长中有某种参照和游戏的对象。童子形象的铜镜在宋元时期大量出现也进一步说明这一时期的文化生活更世俗化了,生活本身是民众最为关注的方面。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