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子指归》之政治思想试论(上)

[作者:林俊宏]  [来源:政治科学论丛]  [2012/3/19]
下经为门,上经为户。智者见其经效,则通乎天地之数、阴阳之纪、夫妇之配、父子之亲、君臣之仪,万物数矣《君平说二经目》。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将《老子》分为上经与下经解读固然可以得到知识上的满足,也可以明白“体”与“用”的概念连系,然而,真正的目的却在于“通乎天地之数”的实用取向,要想通乎天地之数必得从道的衍化上看。什么是“道”,《指归》采纳了《淮南子》的观点,认为它是引导天地万物生化的轨迹,是天地万物普遍遵循的法则,《指归》进而标定它的内容是“自然”、“无为”(王德有,1994:7);由于《指归》的上经部分注亡佚,我们仅能从下经的注中逼近“道”的意义: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木之生也。末因于条,条因于枝,枝因于茎,茎因于本。本因于根。根因于天地,天地受之于无形。华实生于有气,有气生于四时,四时生于阴阳,阴阳生于天地,天地受之于无形。吾是以知:道以无有之形,无状之容,开虚无,导神通,天地和,阴阳宁。调四时,绝万方,殊行异类,皆得以成《卷五.万物之奥篇》。

“道”在《指归》中也有“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老子.二十一章》的“物性”,不过,《指归》更着重《老子.四章》中“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的“化生”论述,而且在“气”论为主的汉代思想氛围下,深化了这样的论述,明显地依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四十二章》的轴线开展:

有虚之虚者开导禀受,无然然者而然不能然也;有虚者陶冶变化,始生生者而生不能生也,有无之无者而神明不能改,造存存者而存不能存也;有无者纤维玄妙,动成成者而成不能成也。故,虚之虚者生虚者,无之无者生无者,无者生有形者。故诸有形之徒皆属于物类。物有所宗,类有所祖。天地,物之大者,人次之矣《卷二.道生一篇》(下不载书名者为《指归》之卷)。
西汶艺术网
“虚之虚者”就是“道”:“道虚之虚,故能生一”,而“虚者”就是一:“一以虚,故能生二……谓之神明”,“无之无者”指二:“二以(元)【无】之无,故能生三”,“无者”指三:“三以无,故能生万物。清浊以分,高卑以陈,阴阳始别,和气流行,三光运,群类生。有形脔可因循者,有声色可见闻者,谓之万物”,这里的“三”虽然是“无”,不过显然已经具有往“有”衍化的向量:“一清一浊,与和俱行,天人所始,未有形朕圻堮,根系于一,受命于神者,谓之三”《卷二.道生一篇》,这个过程说穿了就是“有生于无”的过程,《指归》透过中介物质的“气”来说明这个过程的开展:2 

夫天人之生也,形因于气,气因于和,和因于神明,神明因于道德,道德因于自然;万物以存《卷二.道生一篇》。

天地始末,阴阳未萌,寒暑未兆,明晦未形,有物三立,一浊一清,清上浊下,和在中央。三者俱起,天地以成,阴阳以交,而万物以生《卷七.天之道篇》。

《指归》藉重“气”的属性来谈论“道”在现象层次的开展,往一个更能够具象化的方向移动,“气”无疑是从天地到人的重要中介物质:

天地所由,物类所以,道为之元,德为之始,神明为宗,太和为祖。道有深微,德有厚薄,神有清浊,和有高下。清者为天,浊者为地,阳者为男,阴者为女。人物禀假,受有多少,性有粗精,命有长短,情有美恶,意有大小。或为小人,或为君子,变化分离,剖判为数等。故有道人,有德人,有仁人,有义人,有礼人《卷一.上德不德篇》。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指归》分析地说了几个层次:第一、物质性的“气”的确构成了宇宙的实体,这个部分在《河上公注》中也有类似的说法;3 第二、“气”在属性上可以清、浊、和、阴、阳,这几个属性变化分离或是合和成为不同的人格(或是直指实体的万物);第三、《指归》对于上述的属性有着清楚的价值判断,层次上从体现“无为”(和)的道人向下开展,4 不断地世俗化与荡落(这个过程当是“失道而后德”逻辑的诠解)。5 汉代思想在陈述由无而有的过程,透过“气”加以贯穿,将幽微纤妙的生生过程具象化,从“虚无”向“实有”是《指归》对于宇宙图像的基本理解,这个过程并不是突然断裂或是突然出现的,整个发展都是渐进的,便宜地理解,虚无阶段在前,实有阶段在后,天地万物都来自于虚无的本根,从绝对的虚寂到勃然生机的众有出现,是连续的而不是死寂不动,体现这个开展过程,同时也是这个过程的源头的就是“道”:

是故,无无无始,不可存在,无形无声,不可视听,禀无授有,不可言道,无无无之无,始未始之始,万物所由,性命所以,无有所名者谓之道《卷二.道生一篇》。

不过,从《指归》的论旨来看,“道”应当不是整个论述呈现的重心,重心或者应当在“一”,“一”是相对的无,就是“无无之无”或“虚”,就开展的运动而言,是可以理解为“虚而实”与“无而有”的,“道”既然不可言说,《指归》将言说的核心放在具象化第一层的“一”来言说:

潢然大同,无始无终,万物之庐,为太初首者,故谓之一《卷二. 道生一篇》。

一者,道之子,神明之母,太和之宗,天地之祖……故其为物也,虚而实,无而有,圆而不规,方而不矩,绳绳忽忽,无端无绪,不浮不沉,不行不止,为于不为,施于不与,合囊变化,负包分理,无无之无,始始之始,无外无内,混混沌沌,芒芒泛泛,可左可右。虚无为常,清净为主,通达万天,流行亿野。万物以然,无有形兆,窅然独存,玄妙独处,周密无间,平易不改,混冥皓天,无所不有。陶冶神明,不与之同,造化天地,不与之处。禀而不损,收而不聚,不曲不直,不先不后,高大无极,深微不测,上下不可隐议,旁流不可揆度。潢尔舒与,皓然焊生,焊生而不与之变化,变化而不与之俱生。不生也而物自生,不为也而物自成。天地之外,毫厘之内,禀气不同,殊形异类,皆得一之一以生,尽得一之化以成《卷一.得一篇》。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