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子指归》之政治思想试论(上)

[作者:林俊宏]  [来源:政治科学论丛]  [2012/3/19]
不多不少,不贵不贱,一为纲纪,道为桢干。故能专制天下而威不可胜,全活万物而德不可量《卷一.得一篇》。

《指归》所描述的“一”,很显然就是混沌的原始物质(与气的物质性是不同的),看来就是天地万物之所由生,同时也是关于“德”的一种称说,袛是,这里的“一”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物,因为它同时是“万物变化之至要”:
西汶艺术网
故一者,万物之所导而变化之至要也,万方之准绳而百变之权量也《卷一.得一篇》。

《指归》将那个《老子》思想中“独立超越的非实体存有”(林俊宏,1999: 175)与其呈现的律动性在一个相对世俗化的向度上作了概念上的厘清,这里的“一”当然不袛是本体或是规律而已,更重要的是持有“一”者,可以进入一种合道的状态(蔡振丰,2000:113)。是故,这样的生成论当然不是纯就物质的范畴来论说,《指归》显然以为作为一个存有,除了物质性的质素,恐怕不能够没有精神性的内容,这个精神性的内容是建立在对于“道”的原始质性-无为-的不断再现与回归的期待之上:

一,其名也;德其号也;无有,其舍也;无为,其事也;无形,其度也;反,其大数也;和,其归也;弱,其用也。故能知一,千变不穷,万轮不失。不能知一,时凶时吉,持国者亡,守身者没《卷一.得一篇》。

神之性得一之灵,而神之所为非灵也。不思不虑,无为无事,以顺其性。无计无谋,无向无首,以保其命。是以消息自起,存亡自正《卷一.得一篇》。

“一”既是“虚而实,无而有”的原始物质与精神性内容的合致,向下开展的“神明”(也就是“二”)当然也带有这样的特性,还以“神”的概念出现:

有物俱生,无有形声,既无色味,又不臭香。出入无户,往来无门,上无所蒂,下无所根。清静不改,以存其常,和淖纤微,变化无方。与物糅和,而生乎三,为天地始,阴阳祖宗。在物物存,去物物亡,无以名之,号曰神明《卷七.生也柔弱篇》。

夫原我未兆之时,性命所以,精神所由,血气所始,身体所基,以知实生于虚,有生于无,小无不入,大无不包也。本我之生,在于道德。孕而未育,所以形成《卷二.不出户篇》。

司马谈《论六家要旨》中言:“凡人之所生,神也。所托者,形也。神大用则竭,形大劳则敝,形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反,故圣人重之。由是观之,神者,生之本也,形者,生之具也。”充分地说明了“神明”在整个生成论述中的重要理论位置;同样的说法可以在更早的《管子四篇》中找到论述的痕迹:

凡物之精,此则为生,下生五谷,上为列星。流于天地之间,谓之鬼神,藏于胸中,谓之圣人。是故此气,杲乎如登于天,杳乎如入于渊,淖乎如在于海,卒乎如在于己《内业》。

有神自在身,一往一来,莫之能思。失之必乱,得之必治。敬除其舍,精将自来。精想思之,宁念泊之,严容畏敬,精将至定《内业》。

《指归》明显受到《管子四篇》论述的影响,将“神明”与“阳气”并列论述:“故神明所居,危者可安,死者可活也;神明所去,宁者可危,而壮者可煞也。阳气所居,木可卷而草可结也,阳气之所去,气可凝而冰折也。故神明、阳气,生物之根也;而柔弱,物之药也。柔弱和顺,长生之具而神明、阳气之所托也。万物随阳以和弱也。故坚强实满,死之形象也;柔弱润滑,生之区宅也。”《卷七.生也柔弱篇》说明了“生物之根”并不是物质性的而已,在《卷六.民不畏威篇》则进一步把这种“神明”往“神”的方向移动:“故存身之道,莫急乎养神,养神之要,莫甚乎素然……失神之术,本于纵恣,丧神之术,在于自专。故太上畏道,其次畏天,其次畏地,其次畏身。”所以,由道而身,是一个观察生成的系统,由身而道,则是一个实践的系统,贯穿其间的,不是单纯的养气而是神与气兼养的过程,这点与同时期的《河上公注》显然有着同样的特色(林俊宏,2003),这种看法相当程度也显示了从精气到精神内蕴的思路转折,这也使得“道”或内存于人或外蕴万物。6 

顺着这样的理路,“三”(太和)更实质地将这样的化生过程示现出来,也更清楚地交代了从“虚之虚者以生虚”、“无无之无者以生无之无”、以及“无之无者生无”的过程,向下复又开展了“无生万有”的理路。“太和”是一种和谐的气,是一种“妙物若神,空虚为家,寂泊无常,出入无窍,往来无间,动无不遂,静无不成,化化而不化,生生而不生也”的“妙气”《卷七.谷神不死篇》,如果将虚(“虚之虚者”等)与无(“无无之无”等)都便宜地视为“无”,那么,《指归》中真正说明“有”的部分,应该从“太和”伊始,也就是说,从一个原始混沌的物质到神气、和气再到万物之生成,《指归》分了几个部分说明“虚而实,无而有”的过程,整个宇宙的具象化、实质化,就是“气”状态的转变以及内在交互作用变化的结果,“太和”恰好是这个过程由无而有的临界状态或是阶段。一个有趣而值得注意的现象是,《指归》深动地借用“化”的概念,几乎在每一个临界变化的阶段,透过“化”的概念属性,以一种近似乎跳跃的方式,交代了“由渐化到突变”的重要转折(王德有点校,1994:11), 这当然与汉代哲学回避处理“形上与本体”的议题,专注于“生成论述”的议题有关;至此,一个宇宙生成的气化论式的图像在《指归》中明白揭示出来,也建立了整个《指归》政治思想的基本框架,之所以可以由生成论述向下接榫政治论述,正是因为《指归》并没有将这样的生成图像限定在物质性的范畴,反而,《指归》在处理“神明”的概念时,已然把精神内容的可能性预留下来,而且将这种精神内容延展到存有上。7 到此,整个生成论述还有一个问题等待回答,那就是“自生”,顺着精神性与物质性并存的生成思路,我们可以发现在《指归》之中存在着另外一个看似迥异于“道生”系络的生成理解-“自生”:8 

不生也而物自生,不为也而物自成《卷一.得一篇》。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