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子指归》之政治思想试论(上)

[作者:林俊宏]  [来源:政治科学论丛]  [2012/3/19]
这不在于说明一种“断裂”,反而,是一种连续的可能;至人、真人、神人、圣人在《庄子》的文中其实所指皆是明心见性、体大道之如的人,盖皆是道的具体化(张默生,1993:36),当然,这些人格仍有层次上的差别,10 不过在本质上皆是具有向真知逼近甚或可以说是得到真知的人,唯有具真知之人才能体悟道心,也才能够以万物之心为心,不逐物而迷性,这是力行实践的结果,《庄子.寓言》将这样的实践过程说得极为贴切:“一年而野,二年而从,三年而通,四年而物,五年而来,六年而鬼入,七年而天成,八年而不知死,不知生,九年而大妙。”理想统治者体道过程与得致真知的过程是一致的,在成就广博瑰玮的大知的同时,也掌握了道的真义,化诸于政治实践就能物物而不役物、而不役于物,进而成就内圣而外王之治,这是一个舍弃自我同时得到真我的过程:从微观的角度看,个体中具足了自然存有与政治社会存有;从宏观的角色看,“人”从行为思想的主体蕴化于共构的、伟大的存有之中(林俊宏,2001:104)。不容讳言的,这是传统中国政治思想中极度乐观主义的一种展现。11 

其实,不袛在《庄子》中存在着这样诸多“人”的形貌,各个学术派别的经典也多的是对于不同层次的人格的描述(例如圣与贤、君子与小人、士与民等),也都涉及了不同的政治角色扮演的区隔(例如君与臣民、劳心者与劳力者、圣与王、王与霸等),不同的角色有着相应的不同社会网络的条件设定;就理论的层次说,他们至少都处理了知识分子、官僚成员、政治领导者(不管是单一个人或是分享政权的集体领导团体-这个部分常指涉到世家大族)以及政治社群成员等四种政治行动者,当然这里头还可以从积极参与政治或是疏离于政治的面向作出区分,或是传统而简单的治者与被治者的系络,事实上还可以更细致地就政治实践标示出不同的政治人格,这些政治人格有着不同的政治理解与政治承担,当然也标志着不同的“政治距离”(其实指的是与现实政治贴近的态度与程度),这么多不同的人格正好标示政治社会共同生活中的不同位阶排序,也相当一致地呼应《指归》所认为“气在属性上可以清、浊、和、阴、阳,这几个属性变化分离或是合和成为不同的人格(当然也可以是实体的人)的理解与安排,当然从中更间接地体现出世俗政治与理想政治之间的实践难度量表,说明了理想的政治与理想的政治人格乃至政治实践的相关性。历来的政治思想在这部分的处理方式都是简单化处理位阶问题,却复杂化其中的角色内在质素,简单地说,政治角色离不开君臣民三个基本角色,不过却复杂化地看待关于君或是君臣两个角色的内在质素及其角色扮演,意即,成为一个君(进而是圣王,而非不欲的暴君)或是臣(进而是贤臣)常常是政治思想的核心与深度着墨的论述所在,这正是政治思维与政治现实极度呼应的一种现象,也正是章学诚所谓“古人事见于言,言见于事,未尝分事言为二物也”《文史通义.内篇一.书教上》的学思合一的呈现。

《指归》从气的属性、分野与组成,合理地论证了各种不同政治人格的可能性,人间政治的分工是这种论述的延伸,因此,君、臣、民这些“含气之类”因为共同生活的需求而聚合是一种“自然”的安排:

道以制天,天以制人君,人君以制臣,臣以制民,含气之类,皆以活身《老子指归辑佚.将欲歙篇》。

君、臣、民的三种角色是营造共同生活时必然分工的结果,也是“人”的世俗化分殊,《指归》就“含气之类”与“皆以活身”来说明“制”的必要性,传达的正是“治理分工与层级化”的正当性,也就是所谓的“审分明职,不可相代”:

是以明王圣主,正身以及天,谋臣以及民。法出于臣,秉之在君;令出于君,饰之在臣。臣之所名,君之所覆也;臣之所事,君之所谋也。臣名不正,自丧大命。故君道在阴,臣道在阳,君主专制,臣主定名;君臣隔塞,万世自明。故人君有分,群臣有职,审分明职,不可相代,各守其圆,大道乃得,万事自明,寂然无事,无所不克。臣行君道,则灭其身,君行臣事,必伤其国《卷六.民不畏死篇》。

在这里,《指归》偏重于分析君与臣的分工和职能,或是君道与臣道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谈到了另一个概念-“守分”,顾名思义就是职责与身分角色相互呼应之意,可是深入探究,我们就会发现并不是如此简单,因为,《指归》似乎无意将“分”限囿在职责、身分或是角色,同理,“守分”当然也就不仅仅是相互呼应而已,《指归》显然以为“分”不单是世俗角色与身分,更进一步说,应当是“自然之理”,而且是人世动作进退的重要依据,一旦失据就会造成秩序的混乱:

动静失和,失道之分;耕织不时,失天之分;去彼任己,失君之分,创作知伪,失臣之分;衣食不适,失民之分。失道之分,性不可然;失天之分,家不可安;失主之分,国不可存;失臣之分,命不可全;失民之分,身不可生《卷七.人之饥篇》。
西汶艺术网
透过“恪守”这种“自然之理”(守分),也反映了“静气以存神明”的思想理路(曾春海,2002:68)世间的秩序方可得致(政治秩序当然是其中的一种),于是乎,《指归》在此说了两件事:第一,身分、属性、阶层、角色的出现,以及内在于这些概念的特质都是“自然之理”(分)的范畴,是一种合于自然之理的安排;第二,对于这种身分、属性、阶层、角色定制化安排的接受,是一种对于自然之理的恪守,进而这样的活动本身也是自然之理的一部分。从前者言,证成了政治角色分工的必然性,从后者言,证成了统治与服从统治的正当性(是一种政治义务-political engagement),这是一个从“人(失道之分,性不可然)-个人(“失臣之分,命不可全”、“失民之分,身不可生”)-家(失天之分,家不可安)-国(失主之分,国不可存)”的论证系统,我们在前面说过,汉代思想家企图透过宇宙生成的图像来证成统治的正当性,经由“守分”的概念示现地十分清楚。12 

在政治角色中,《指归》明显地偏重讨论君与民,或是,《指归》基本上就给予“民”更为宽广的定义,本文将从这个方向延伸地讨论(至于君与臣的部分,在统治术时接续再论13)。《指归》深刻地认为治者应该试图以被治者的身份进行一种“由下而上”的流动思考,这是颠覆统治者与被统治者身份的“反”的思维,这个系列的思维可以在“民”、“庶人”、“谦”、“弱”或是“地”的位置上呈现出来: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