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儒、墨、道死亡观比较

[作者:朱哲]  [来源:《宗教学研究》]  [2012/3/19]
摘要:本文对儒、墨、道死亡观作了简要比较,认为儒家注重从生观照死,墨家强调死亡对生人之利,道家死亡观更具有本体论意义的一面。

当代哲学家张岱年先生曾经说过:人生论是中国哲学之中心部分,中国哲学家所思所议,三分之二都是关於人生问题的。世界上关於人生哲学的思想,实以中国为最富,其所触及的问题既多,其所达到的境界亦深。①毫无疑问,生死问题是诸多人生问题中的一个重要的问题。如果我们把先秦时期的儒、墨、道诸家的死亡论作一比较的研究,适足以发现,在死亡观上,轴心时代里的文化巨子们各以自己的理论创造为我们留下了极宝贵的文化资料,同时也为世界死亡哲学作出了贡献,他们的死亡观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死亡问题的认识。

一、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

死亡作为人生不可免的经验,对死亡的意识和认识自然也是先秦儒家,特别是孔子孟子荀子等儒家巨子们所探讨的重要问题。孔子曾在回答季路的问死时说:未知生,焉知死?(《论语·先进》②)对此,不少中外学者(包括我以前亦如此)都认为孔子是不肯正视死亡问题。如雅克·乔朗在其名著《死亡与西方思想》一书中遣责孔子这是对死亡问题的简单回避。③其实孔子此言的内在之意正是生死事大:生的学问尚且难以把握,更何况死的学问呢?生是向死的生,不知道、不深究生的学问,又如何能知晓死的学问呢?

孔子作为原始儒家的创始者,虽直接论述死亡的地方较少,但他的言与行却基本上规定了先秦儒家死亡观的基本内容。一方面,孔子对门生故旧的死表现出一种感人的悲悯之情,如颜渊死,子哭之恸。(《先进》)另一方面,孔子对人的生死表现了一种冷静的理智态度和舍身殉道的崇高的道义感。如孔子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朱熹曾释为:命禀於有生之初,非今所能移,就是说人的生死在有生之初已经先天地决定了,人只能听天由命。又如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朱熹释之为:道者,事物当然之理,苟得闻之,则生顺死安,无复遗恨矣。孔子所谓生死有命的命定论,虽听来有些消极,但却是辛辣的真理。而舍身求道则是在承认生死命定的必然性面前积极努力地实现儒的价值理想,高扬了主体精神。如孔子讲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道远,仁以为己任,死而後已(《泰伯》),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卫灵公》)另外,孔子特别注重把死与礼联系起来,如《为政篇》云: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只有把礼贯彻到死,才是尽善、尽孝、尽礼也。孔子虽然讲未能事人,焉能事鬼?(先进》)但他又说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雍也》)非其鬼而祭之,谄也。(《为政》)祭神如神在。(《八佾》)可见孔子是承认鬼神存在的。孔子儒家十分注重文化传统的继承,因而敬信鬼神、肯定鬼神的存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西汶艺术网
孟子作为孔子後学的最重要的代表,继承并发扬了孔子的生死观,特别是申张了肇始於孔子的不苟且偷生、不逃避死亡、勇於担当、舍生取义的崇高的人生价值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孟子·告子上》云: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於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於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如使人之所欲莫甚於生,则凡可以得生者,何不用也?使人之所恶莫甚於死者,则凡可以辟患者,何不为也?由是则生而有不用也,由是则可以辟患而有不为也,是故所欲有甚於生者,所恶有甚於死者。非独贤者有是心也,人皆有之,贤者能勿丧耳。

悦生恶死乃人之常情,也是孟子之常情,但孟子没有止於此一常情,而是把仁义礼看得高於生死,赋予了人的生死仁义礼的价值。孟子所谓欲甚於生就是仁义礼,而恶甚於死者就是背弃仁义礼的言与行。这种舍生取义的人生价值追求显然是对孔子朝闻道、夕死可矣思想的发挥与展开。在孟子看来,道德操守、礼仪规范要远重於人生幸福和人之生命。如孟子说: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尔而与之,行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乞人不屑也。(《告子上》)孟子如此突出道义的至上价值,并不意味著孟子就轻视生命,如《尽心上》云:知命者,不立乎崖墙之下。当然,孟子的知命保身也是为了尽道的。孟子特别区分了正命与非命的问题,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尽心》)这一点可以说是孟子生死观的终极根据。④

荀子作为先秦儒家的总结者,在继承了孔、孟生死观的基础上,特别注重死亡所体现的礼治文化与人类文明生活的意义,特别区分了君子之死与小人之死,突出君子之死的道德价值。如《荀子·礼论》云:

礼者,谨於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终也。终始俱善,人道毕矣。故君子敬始而慎终,终始如一,是君子之道,礼义之文也。夫厚其生而薄其死,是敬其有知而慢其无知也,是奸人之道而倍叛之心也。君子以倍叛之心接臧谷,犹且羞之,而况以事其所隆亲乎!……故事生不忠厚,不敬文,谓之野;送死不忠厚,不敬文,谓之瘠。君子贱野而羞瘠,故天子棺椁十重,诸侯五重,大夫三重,士再重,然後皆有衣衾多少厚薄之数,皆有文章之等,以敬饰之,使生死终始若一,一足以为人愿,是先王之道,忠臣孝子之极也。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