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尚德”的价值取向看阴阳家——一种对阴阳五行说的阐释

[作者:黄克剑]  [来源:福建论坛]  [2012/3/19]
“昔武王伐殷,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颛顼之所建也,帝嚳受之,我姬氏出自天鼋,及析木者,有建星及牵牛焉,则我皇妣大姜之姪伯陵之后,逄公之所凭神也。岁之所在,则我有周之分野也。月之所在,辰马农祥也,我太祖后稷之所经纬也。王欲合是五位三所而用之。自鹑(火)及(天)驷七列也……故以七同其数,而以律合其声,于是乎有七律。”9

这段话原是用以说明周代七音之律的神圣依据的,但从中也颇可看出春秋时期及其前后天文与占星浑然一体的情形。《史记·天官书》或当是最早的出自史家之手的天文志,而以“天数”、“天运”衍说天象,却使这庄重的天文陈述中包含了大得多的占星术的成分。“秦之疆也,候在太白,占于狼弧;吴、楚之疆,候在熒惑,占于鸟衡;燕、齐之疆,候在辰星,占于虚、陒;宋、郑之疆,候在岁星,占于房、心;晋之疆,亦候在辰星,占于参罚”10,诸如此类传自春秋战国以至汉初的占验之词在其书中比比皆是。

尽管在司马迁甚至刘歆、班固这里,数术与阴阳家的界限并不那么清晰,但事实上,作为诸子百家之一的阴阳家毕竟已对狭隘的数术有所超越。如果说“人谋鬼谋”的数术终究尚未脱鬼神观念的樊篱,那末,为阴阳家心神所注的神已是“阴阳不测之谓神”的那种“神”,这“神”也可谓之“道”,即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11。由阴阳而称“神”、称“道”是阴阳之术从数术中脱胎而出的契机所在,从其受启于《易经》而相应于《易传》,可约略窥知这个自成一种气象的学派得以发生的大致线索。诚然,“阴阳不测之谓神”,“一阴一阳之谓道”,语出于《易传》,而“阴阳之术”与《易传》又一向被学者们断言为两个彼此独立的学术系统,但可以肯定的是,阴阳家既然有涉于数术,它便不可能与曾以占筮为能事的《易经》了无关涉;有了这一层关涉,至少,借用《易传》的提法领会与之差不多同时产生的阴阳家的理趣是不至于招致太多的扞格的。《易经》卦画—、――起初虽未以“阴”、“阳”相称,但作为两种动势却已有“阴”、“阳”之实。“《易》以道阴阳”12,其所谓《易》,当指《易传》,亦当指《易经》。无论是阴阳家之阴阳,还是《易传》之阴阳,显然皆可寻源到《易经》卦画—、——之所示,既如此,二者所谓阴阳便无非是成全变化之道的同一个阴阳。由其同而观其异,不过《易传》重在以“阴”、“阳”重新诠释占筮,而阴阳家重在以“阴”、“阳”重新诠释“五行”罢了。阴阳家的出现当然可以了解为学者们通常所说的“五行思想与阴阳思想的合流”的,而重要的问题却在于“五行”何以能够同“阴阳”相合。

二、“阴阳”与“五行”

“阴阳”与“五行”是阴阳家“观乎天文以察时变”的核心范畴,它们都关联着数术,而在阴阳家这里又都不再局守于数术。

《说文解字》解阴、阳二字谓:“陰,闇也。水之南,山之北也。从阜,侌声。”“陽,高明也。从阜,昜声。”段玉裁释其意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闇者,闭门也,闭门则为幽暗,故以为高明之反。《谷梁传》曰:‘水北为阳,山南为阳。’注云:‘日之所照曰阳。’然则水之南、山之北为阴可知矣。《水经注》引伏虔曰:‘水南曰阴。’《公羊桓十六年传》注曰:‘山北曰阴。’按山北为阴,故阴字从阜。自汉以后通用此为霠字,霠古文作侌。夫造化侌昜之气本不可象,故霠与阴、昜与阳皆叚(假)云日山阜以见其意而已。”3

山南水北为阳,山北水南为阴,阴阳看似系于山水地理形势,究其本义却只在于“日之所照”(阳)和“日”之所“闇”(阴)。西周《永盂》铭文“锡失师永厥田陰昜洛疆”(赐予师永的田地在洛水两岸)其“陰昜洛疆”之谓当指洛水南北两岸的地界;《诗经·公刘》中诗句“既溥既长,既景迺岡;相其阴阳,观其流泉”(那地方已经很广,已经很长,在借着日影测定了方位后,又登上山岡察看地形,从其向阴向阳的情状辨别地气的冷暖,从泉水的流向规划土地的灌溉),所说“相其阴阳”,其意也当在于观测山水形势——山北水南(阴)、山南水北(阳)——以判断地气的变化。中国地处北回归线(北纬23埃玻贰洌┲保词故窃谙闹潦保糁鄙溆诒被毓橄撸照斩杂谥泄鞯厮道慈岳醋阅戏教旒省H展獯幽戏教旒收展矗叱銎降氐纳揭云淠掀履下从眨陀谄降氐暮釉蛞云浔卑队眨虼斯湃顺粕街稀⑺蔽把簟保枴[),称与日照相背的山之北、水之南为“阴”(陰、侌)。阴阳虽由山水之南北显现,但相对而言的阴、阳之所由则总在于日照的向背。对日照向背的直观最明显的莫过于山阜,所以最初的“侌”、“昜”在后来遂衍生出“陰”(阴)、“陽”(阳)14。

不过,阴阳二字还不就是后来的阴阳二范畴。晚出的阴阳范畴虽依然由阴阳二字示其意,但作为范畴的阴阳,其内涵已远不止于“日之所照”与“日”之所“闇”。阴阳由日照的向背升华为宇宙间有着更大普遍性的两种动因或两种势用,是因着寓于《易经》爻象的尽分于二的智慧的自觉。《易经》中的—、——起先并无名称,但当它们分别被称为阳爻、阴爻时,只是取“日之所照”、与“日”之所“闇”的象征意味却又不滞落于此的“阴”、“阳”两范畴就诞生了。遍寻《易经》爻辞,通篇未见一个“阳”字,“阴”字也只出现过一次,即《中孚·九二》爻辞“鸣鹤在阴,其子和之”,而这“阴”之所指不过日照被蔽或山北水南之意,并无更深的哲理内涵。《易经》朴讷而虚灵,它不曾径直提出“阴”、“阳”概念,但“—”、“——”涵藏并默示了可表之以“阴”、“阳”却又不尽于原初之阴、阳的意味,这意味在于后来《易传》所谓“易有太极,是生两仪”15之“两仪”,或《老子》所谓“万物负阴而抱阳”16之“阴”、“阳”。作为“太极”所生之“两仪”的“阴”、“阳”或《老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17之“二”的“阴”、“阳”,是宇宙大化流行的两种动因或两种势用,它们不着形迹,却又见之于有形万物之生生不已的运作。“阴”、“阳”——可涵盖“动静”、“强弱”、“刚柔”、“雄雌”、“直屈”……等——两范畴的出现,与中国先哲在春秋战国之际所达到的“道”的自觉约略同步;从最初可直观的日照与日蔽之意的对举,到后来被用于象征两种相反相成的虚灵的势用,“阴”、“阳”字义的孳乳、引申,其实关联着古人心灵眷注之演化和嬗变的整个过程。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