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尚德”的价值取向看阴阳家——一种对阴阳五行说的阐释

[作者:黄克剑]  [来源:福建论坛]  [2012/3/19]
从《别录》引述邹衍的“大道”、“君子”之说看邹子之学,其学已非数术所可范围。《后汉书·刘瑜传》所载“邹衍事燕惠王尽忠,左右谮之,王系之。(衍)仰天而哭,五月天为之下霜”一类逸事显然未可置信,史籍中唯《史记》概括邹衍学说的两段文字可能更切近《邹子》与《邹子终始》之宗趣。其谓:

“邹衍睹有国者益淫侈,不能尚德,若《大雅》整之于身,施及黎庶矣。乃深观阴阳消息而作怪迂之变,《终始》、《太圣》之篇十余万言。其语闳大不经,必先验小物,推而大之,至于无垠。先序今,以上至黄帝,学者所共术,大并世盛衰,因载其禨祥度制,推而远之,至天地未生,窈冥不可考而原也。先列中国名山大川,通谷禽兽,水土所殖,物类所珍,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称引天地剖判以来,五德转移,治各有宜,而符应若兹。以为儒者所谓中国者,于天下乃八十一分居其一分耳。中国名曰赤县神州。赤县神州内自有九州,禹之序九州是也,不得为州数。中国外如赤县神州者九,乃所谓九州也。于是有裨海环之,人民禽兽莫能相通者,如一区中者,乃为一州。如此者九,乃有大瀛海环其外,天地之际焉。其术皆此类也。然要其归,必止乎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始也滥耳。王公大人初见其术,惧然顾化,其后不能行之。”40
西汶艺术网
又谓:

“邹子之徒论著终始五德之运……以阴阳主运显于诸侯,而燕齐海上之方士传其术不能通,然则怪迂阿谀苟合之徒自此兴,不可胜数也。”41

不像数术家那样只是囿于当下的吉凶利害,邹衍著书立说的初衷在于诱导“有国者”抑止淫侈之风以崇尚德性修养,一如《大雅》中所颂叹的文王,涵润德性于自身而施惠于黎民百姓。所以,无论怎样“作怪迂之变”,其由“深观阴阳消息”而创始的学说,“要其归,必止乎仁义节俭,君臣上下六亲之施”。邹衍之学产生于孔子以儒立教二百多年之后,在由“命”而“道”的学术大背景下,他的“必止乎仁义节俭”的学说显然受了孔子之教的濡染而赋有儒家之学的底色。但他毕竟生活在“秦用商君,富国强兵;楚、魏用吴起,战胜弱敌;齐威王、宣王用孙子、田忌之徒,而诸侯东面朝齐”的时代,在这时代他甚至多少目睹了孟子如何“述唐、虞三代之德,是以所如者不合”的遭际,因此,为要在当世有所作为,他的学说即使与儒者之道并无扞格,也须另觅蹊径而别立一说。由此,或可了解邹衍式的阴阳家与儒家在怎样的程度上可谓道并行而不相悖。

邹衍的怪迂之谈,虽然其语闳大不经,但立论总是“先验小物”,然后“推而大之”。这是一种由经验开始而依理类推的方法,它与《易传》所说“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观鸟兽之文与地之宜,以类万物之情”42的方法约略相通。在邹衍这里,由可见世界向着可依理想像的世界的推论是沿着两个方向进行的,一是“先列中国名山大川,通谷禽兽,水土所殖,物类所珍,因而推之,及海外人之所不能睹”,一是“先序今,以上至黄帝,学者所共术,大并世盛衰,因载其禨祥度制,推而远之,至天地未生,窈冥不可考而原也”,由此分别产生了他的瀛海九州的天下构成说和他的“五德转移”或“终始五德”的历史兴替观。称中国为赤县神州,而以这赤县神州为“裨海”环绕的九州之一,又以这九州为“大瀛海”环绕的大九州之一,如此断论中国不过是天下的八十一分之一,看似不着边际的想像,却也启示着某种视界的转换。这种瀛海九州的天下构成说是对“禹序九州”那样的狭隘眼界的超越,也因此而隐然意味着对渐次形成的以华夏为天下之中心的华夷之辨观念的捐弃。邹衍把天下观念由九州而大九州拓展到“天地之际”,其意或在于刺激那些王公大人“惧然顾化”,使他们不至于囿于狭小天地忘其所以而流于淫侈。应是出于同一意图,邹衍在重新述说一种空间上的天下构成时也向人们提示一种随时间而赓续的历史的律动。历史有其“运”,这为阴阳所主之“运”——所谓“阴阳主运”——即“终始五德之运”。《邹子》或《邹子终始》中有《主运》篇,其所论列可能便是阴阳作用下五行之德的嬗替。邹子原著已佚,“主运”何谓已难以尽考,唯《吕氏春秋》之《应同》篇取“五行相胜”之理路推演历史变迁之运会,一向被学人视为对邹衍“终始五德”说的转述或辑录43,尽管《应同》并未提及邹子的名姓。其谓:

“凡帝王者之将兴也,天必见祥乎下民。黄帝之时,天先见大蚓大蝼。黄帝曰:‘土气胜。’土气胜,故其色尚黄,其事则土。及禹之时,天先见草木秋冬不杀。禹曰:‘木气胜。’木气胜,故其色尚青,其事则木。及汤之时,天先见金刃生于水。汤曰:‘金气胜。’金气胜,故其色尚白,其事则金。及文王之时,天先见火,赤鸟衔丹书于周社。文王曰:‘火气胜。’火气胜,故其色尚赤,其事则火。代火者必将水。天且先见水气胜。水气胜,故其色尚黑,其事则水。水气至而不知,数备,将徙于土。”44

土→木→金→火→水→土,“五行”之德用(“五德”)的循环往复、周而复始,遵从的是后者“胜”前者的原则:木胜土,金胜木,火胜金,水胜火,土胜水。公元前221年,六合统一于秦。秦始皇焚书坑儒,禁天下《诗》、《书》,却对阴阳家所谓“终始五德”的运会不敢稍有所悖。《史记》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始皇推始终五德之传,以为周得火德,秦代周德,从所不胜。方今水德之始,改年始,朝贺皆自十月朔。衣服旄旌节旗皆上黑。数以六为纪,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更名河曰德水,以为水德之始。刚毅戾深,事皆决于法。刻削毋仁恩和义,然后合五德之数。”45

“运”或“数”在“五德转移”中显得神秘而赋有命定意味,但“阴阳主运”之“运”终究是一种形式,为这形式所贯穿的是“五德”之“德”。“德”亦为“惪”,“惪,外得于人,内得于己也。从直从心。”46“德”(“惪”)原是就人之本心或某种本然之性而言,由土、木、金、火、水说“五德”乃是以“五行”的自然性状——火“炎上”、水“润下”等——为象征,向人们启示五种德性,并告戒“有国者”遏制淫侈、顺应时运、依当运的德性行事。所谓“事则土”、“事则木”、“事则金”、“事则火”、“事则水”,不外是说,不同运会下的当政者理应按照某种当运的德性行事:“土”当运,当依土所象征的那种德性行事;“木”当运,当依木所象征的那种德性行事;“金”当运,当依金所象征的那种德性行事;“火”当运,当依火所象征的那种德性行事;“水”当运,当依水所象征的那种德性行事。倘能够做到这样,“有国者”的淫侈便可能得到遏制,而使其“尚德”——“若《大雅》整之于身,施及黎庶”——的期待也才有望成为现实。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