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悲天悯人的呼号──墨子哲学纵横谈(下)

[作者:颜炳罡]  [2012/3/19]
墨子说:“我有天志,譬若轮人之有规,匠人之有矩。轮、匠执其规、矩,以度天下之方圆,曰:‘中者是也,不中者非也。’”

此语大意是说,我有了天的意志,就好像制造车轮的人有了圆规,做木工活的人有了曲尺。轮人和匠人拿着他们的圆规和方尺,来度量天下物之方圆,说,符合规的就圆,不符合规的就不圆。合乎矩的就方,不合乎矩的就不方。可见,墨子所谓天志是一外在的、客观的东西,就像轮人之规、匠人之矩一样可以用来度量天下的是非、美丑、善恶,是万事万物之最高准则。

墨子说:我“有天之意也,上将以度天下王公大人之刑政也,下将以量天下之万民为文学出言谈也,观其行顺天之意,谓之善行;反天之意,谓之不善行。观其言谈,顺天之意,谓之善言谈;反天之意,谓之不善言谈;观其刑政,顺天之意,谓之善刑政;反天之意,谓之不善刑政。故置此以为法,立此以为仪,将以量度天下王公大人卿大夫之仁与不、仁,譬之犹分黑白也”。

天志与天意是同义词,天意就是判断王公大人卿大夫之刑政好坏的客观法仪,是衡量天下万民言论行为正确与否的“规矩”。天下的一切刑政,顺乎天之意就是善刑政,反天之意就是不善刑政。天下的一切言谈行为,顺天之意就是好的言行,反天之意就是不好的言行。天不仅是衡量人间是非善恶的尺度,而且还是社会正义的保证,是正义产生的根源。墨子认为天下最珍贵的东西就是义,义就是正义,这个最珍贵的正义不可能从愚且贱的人中产生,它必须从最高贵且最聪明的东西中产生。天子固然高贵,然而天能支配天子,远比天子高贵,故而天是最高贵最聪明的,故义是从天中产生的。天是正义的来源,也是正义的保证,他能赏善罚暴,“天子为善,天能赏之;天子为暴,天能罚之”。爱人利人,就是顺天之意,可得天之赏赐,憎人害人,就是逆天之意,必得天之惩罚。古圣王尧、舜、禹、汤,顺天之意,得有天下,为政太平,并享永年;夏桀、商纣、周幽王等反天之意而行,最终丧失天下,下场可悲。

墨子认为天有善恶,即说天有意志,有爱憎。天之意不希望大国去进攻、侵略小国,大家族去侵扰小家族。不希望力量强的侵暴弱小的,狡诈的愚弄笨拙的,尊贵的傲视卑贱的。天希望人们有余力就帮助别人,有财物就分给别人,有好的思想就教诲别人,并希望位居上位的当政者努力听政治事,在下的平民努力从事劳作。可见墨子的天是兼爱和道德的化身,是下层民众善良意志的体现。

墨子在主张天有意志,天是天地万物之一切主宰的同时,还肯定鬼神的存在,认为鬼神能赏善罚暴,维护正义,故应敬而奉之。
西汶艺术网
墨子坚决反对无神论。并用大量虚幻的事实证明鬼神的存在。墨子认为判断一个东西是有还是无,应当以众人的耳目之实为根据,大家看到它的形状,听到它的声音,就证明它有,否则就是没有。墨子指出天下见到过鬼、见到过神的人不可胜数。他从史书上找出了杜伯、句芒、庄子仪等鬼神进行论证。

杜伯,是周宣王的大臣,被周宣王无辜杀死。死前杜伯说:“君王无罪杀我,如果人死而无知,就罢了,如果人死而有知,不出三年,我一定让君王知道后果”。三年后,周宣王和众诸侯狩猎于田,猎车数百辆,随从数千人,满山遍野,好不威风。中午时分,见杜伯乘坐在白马拉的车子上,手拿红弓,腋下挟着红箭,追杀周宣王,将周宣王的心脏射中,周宣王死于车中。当时,所有周宣王的随从都看见了这件事,远处的人们也都听说了,此事还被载入了周代的《春秋》。

墨子所举的另一个鬼神是句芒,为郑穆公所亲见。有一次,郑穆公在庙堂午休,有一神进入堂中站在左边,其貌为人首鸟身。郑穆公见状,惊恐万分,欲逃走。神说:“不用怕,上帝知道你品德高尚,派我来给你加寿十九年,使国家昌盛,子孙繁衍,不要丧失郑国。”郑穆连忙稽首下拜说:“能问一下神的名字吗?”神说:“我是句芒。”墨子由此认为,如果以郑穆公的亲见为标准,则鬼神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了。

庄子仪,是燕国之鬼。燕简公无罪杀死了庄子仪。一年后,燕简公率领群臣去一个名叫祖的地方观光。中午时分,燕简公走在半道上,被庄子仪用朱杖击死在车上。当时,燕国的侍从都看到了,远处的人也都听说了。此事被载入燕国的《春秋》。

墨子用来证明鬼神存在的方式极其简单,不过是从史书中找出一些关于鬼神的荒诞传说和记载。这些记载就其故事性而言是生动有趣的,但就其真实性而言,则荒谬可笑,捕风捉影。对这些荒诞的故事,墨子深信不疑且引为己用,这表明了他思想中有天真的一面。

墨子不仅确信有鬼,而且认为鬼神很多。总起来说,鬼有三种,一是天鬼,大概是天降之鬼,为最高级的鬼。二是山水鬼,大概是指地鬼,三是人死而为鬼,这种鬼的能力可能最小。墨子所臆想出来的鬼决不是阴森恐怖的害人精,而是冥冥中人间是非、曲直的见证者和监督者,是赏善罚暴的执行者,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大勇之士,是为人谋利而不是与人为敌的。墨子认为鬼神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超人的,凡是为恶为暴者,无论他多么富贵,多么势众,多么强勇,也无论他有多少坚甲利兵,都不是鬼神的对手,鬼神都能降罚于他。所以,鬼神具有“无大不罚之”的能力。相反,凡是为善为义者,无论他多么贫贱,多么软弱,多么寡愚,鬼神都能明察秋毫,无微不至,滴水不漏,赐赏于其身。所以,鬼神又具备“无小不赏之”的能力。在墨子看来,鬼神是公正无私、大勇大智的,能辅佐天子为政听令,督促其言行,使之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墨子明鬼是试图借助超人间的力量来实现人间的目的。墨子认为,如果人人相信鬼神,那么就有利于国家治理,有利于万民的生活。这样,那些官府不清廉、腐败奢侈、挥霍浪费之事,骄淫靡逸、男女无别之事,鬼神都能看得见;那些淫暴寇乱之盗贼,以刀枪、毒药、水火,害无罪人于道路,抢别人的车马、衣服以自利的人,鬼神也都能看得见。如是,这些现象由于畏惧于鬼神的惩罚就会逐渐断绝,使天下得以大治。墨子的鬼神观反映了平民的良好愿望,他企图借助鬼神的力量来威慑统治者,使其对平民阶层作出适当的让步。墨子确信有神鬼存在,就这点而言,他是一位有神论者,而且是一种十分低级、简单的有神论,但他的鬼神并不代表天子、诸侯与王公大人,并不是他们手中的工具,而是普通民众控诉统治者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方式。

页码1 2 3 4 5 6 7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