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老孔庄:构成最全面彻底的人本哲学

[作者:沈善增]  [来源:文汇报]  [2012/3/19]
完成了《还吾老子》,自然生出了撰写《还吾论语》的计划。这不仅因为在写作《还吾老子》时,连带考证、纠正了《论语》旧注中的一些重大的误读与曲解,有的一直是历史上纠缠难解的公案;更重要的是,我对孔子思想有了一层全新的认识。说全新,不是说前人从未道及类似的意思,但我未见有这样联系起来看的。而对一件事物、一个观点、一种思想,只有你自己把它咀嚼消化,才能变为你的血肉精髓。我的全新认识,对别人来说,至多不过是一种有参考价值的意见,不像对《老子》、《庄子》、《论语》原文字句的注释,孰对孰错,是一定要辩个明白的;然则,我认为,若能这样来理解老孔庄的思想、哲学,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全面、更深刻地理解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与人文精神,所以不揣浅陋,将此认识提出,以求教于方家与读者。

据全面或部分纠正了旧注误读的《老子》、《庄子》、《论语》的本文来看,老孔庄的思想、哲学不仅在本质上是一致的,而且在具体论述的观点上也是高度一致的。之所以在今天看来,三人之间、尤其是孔子与老庄之间有很大的区别,甚至道家与儒家好像是观点对立的(至多是互补的),除了语词变化造成误读等原因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历来注家与发挥老孔庄思想的学者,都没有充分注意到他们对机立言、方便说法的特点。历来学者往往只知道对机立言、方便说法是佛家的立论方式,我通过撰写《还吾庄子》,始知这是东方哲学立论的普遍原则,和东方哲学对本质与现象、真理与言说关系的基本观点有关。言说真理是为了能让受众接受后得益,所以怎么利于、便于受者接受,是第一位的问题,而言说内容的绝对真理性,常是不予强调的。这不是说言者对自己言说的真理性不重视,无原则,机会主义(当时也有人,如纵横家之流,与好像很有原则性的荀韩之流是机会主义者,但老孔庄绝对不是),而是认为绝对真理是不能用某种观点(言)来完全彻底地穷尽、表达的;这样,表达出来的观点一定是相对的、有针对性的同时也就是有界限的,受者应该由观点本身的说服力与可用性来选择接受与否,而不是凭言者宣称的真理性或借助某种权威力量。唯有从老孔庄立言是方便说法着眼,才能看到他们在具体论述的观点上也是不相矛盾的,是高度一致的。

分别来说,《老子》是专对侯王说的政治哲学书,尽管老子的民本立场是很明确的,但他同样明确受者是侯王,连宰臣都不在受者范围之内。有诸侯身兼王卿的,有大夫身兼采邑领主的,而《老子》中所言,只是针对受者诸侯、采邑领主的身份,《老子》中统称为“上”,指在一块领地内的最高领导,也是政权所有人。有些话,如“无为”,“不仁”,“多闻数穷,不若守于中”,“不出于户,以知天下”,“不敢为天下先”,“使有什伯之器而不用”,“虽有舟舆,无所乘之,虽有甲兵,无所陈之”等,不从专对为“上”者而言角度看,引申为普世原则,与《老子》本意就有很大距离,甚至南辕北辙。所以,《老子》中最高标准或理想人格是“圣人”,“圣人”在《老子》时代专指有道之君,不像后来道德高尚者如孔子也被称为圣人,《庄子》乃有“内圣外王”之说。虽然《庄子》中圣人不复专指有道之君,但从“内圣外王”的提法,还是可以看到“圣人”实际具有为王的资格,应该为王。但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就是统治者的思想,专对侯王说的观点也就自然成为当时的主流思想。而推论出那些具体的王者政治理念的形而上的法则,如“自然”、“唯小”、“处下”、“守雌”、“不为大”、“和其光,同其尘”、“柔弱胜(任)刚强”等,对中华民族思想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可以说,中华民族历经磨难与重大的变故,历史未曾发生断裂,文化一脉始终绵延不绝,《老子》思想在其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如果说,《老子》所言为主流文化,那么,孔子身体力行所倡导的则是精英文化。《论语》一书,是专对要想成为宰臣、大夫、官吏的士人说的。因而,孔子提出的最高标准是“君子”,理想人格如“周公”。“君子”,在《老子》中仅指贵族身份,到《论语》中,常与“小人”对举,始指有德的、合格的贵族,而“小人”则指无德的、不合格的贵族,可见孔子对“君子”词义的改造。孔子将执政者的品德与他的资格挂起钩来,这与《老子》将君主的品德与他的为政质量挂起钩来思路是一样的。如果说老子提出了有中国特色的政治价值观,那么,孔子则提出了有中国特色的人才价值观。办事的才干与道德品质比起来,是第二位的。这种人才观,一度是口诛笔伐的对象,尤其是在“文革”中;从种种重才不重德、有才便是德的选拔干部指导思想所造成的严重后果看,孔子提出的人才价值观越来越显示出其真理性。因为是执政者,手握生杀予夺的大权,所以对其得有高于一般民众的规范与要求,这就是“礼”。“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是对士大夫的特殊的要求。所以说“礼不下庶人”,这句话历来是孔子看不起劳动人民的一条罪状,其实,完全可以理解为对一般民众用不着以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去规范、束缚他们的行为举止,而对执政者的行为用“礼”来加以制约,目的正是为了“辅万物之自然”,让百姓依顺自己的天性去生存发展。而荀韩之流搞的实际是“礼下庶人,刑上大夫”,有意将人弄得很虚伪,把人际关系搞得非常紧张,便于君王大权独揽,在观念上全面控制。可以说两千年皇权独尊的政治制度的弊端,正是从修正、异化孔子思想开始的。真要打倒什么店,本应该打倒荀家店、韩字号的。十年浩劫中,孔子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而荀韩则被捧到了天上。历史开了个大玩笑,于孔子无损,当代人民却深受其害,这反过来也能证明孔子倡导的精英文化的正确性与必要性。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