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法家对刑名之学的批判继承

[作者:赵小雷]  [2012/3/19]
摘 要:为了辨析刑名之学与名家之关系的基础上法家对刑名之学的批判继承的不同方面,采用考古资料与文献资料相结合、社会史与思想史相结合以及分析对比的方法给以论证。名家分为实用名学和理论名学两部分,对法家发生影响的是前者,而后者则正是法家所坚决排斥的。实用名学中的名实关系、刑名之学对法律条文的规定及其经验教训和孔予的正名学说,都给法家提供了构建社会和制定政治制度的理论基础和方法论。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关键词:法家;名家;名辨;刑名;正名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刑名之学与名家 

太史公在论法家人物时称他们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将之归本于黄老[1](《史记·老子韩非子列传》),可见刑名之学与法家有着密切的联系。《汉书·艺文志》则称之为名家,视其为诸子之一家。近人如胡适者则以其为逻辑学的派别,然细考起来,刑名之学或称名辨之学与名家并非一回事,前者作为一种治学的方法论是各家都在用的,后者则是脱离了具体的社会政治问题而专心于此一种方法的研究,遂成一家之言的一个学术派别。郭沫若就认为:“‘名家’本来是汉人所给与的称谓,在先秦时代,所谓‘名家’者流每被称为‘辨者’或‘察士’。察辨并不限于一家,儒、墨、道、法都在从事名实的调整与辨察的争斗。[2](P261)他认为名辨“起初导源于简单的实际要求,即儒者的‘正名’;其后发展而为各派学说的争辨,一部分的观念论者追逐着观念游戏的偏向,更流为近于纯粹的诡辨。”[2](P262)名学作为一种治学方法是各家都在用的,这已为学界所公认,侯外庐等人亦持此说[3],然胡适进而以为名家“不成为一家之言”(《诸子不出于王宫论》),则似失之公允,如公孙龙、惠施者流,得非一家之言乎? 

要之,名辨思潮最初只是出于实用的需要,后来遂成专门之学,如惠施、桓团、公孙龙等人皆是。春秋战国之际乃新旧制度交替之时,诸侯国各自为政,交往亦日趋频繁,口枪舌战之争在所难免,各国使者在诸侯交会之时往往凭其口舌的灵便,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便利,于是语言的技巧遂之发展起来,此其一。而随着学在四野的形成,一些文学之士往往持已之才以干世主,故“王公大人用吾言,国必治”[5](《慎子·佚文》)之类的话乃各家常用之语,于是这些文学之士们或者为了推销自己的学说,或者为了与同行们辩难以立己说,遂发展了言语论辩的技巧,此其二;而随着成文法(刑鼎)的公布,遂有一些专门咬文嚼字之人,如邓析者流“弃礼而征于书”[2](《左传·昭公六年》),于是发展了刑名之学,此其三;至后来这种使用语言的技巧被诸子用来建立自己理想的政治秩序,遂有了孔子的正名之论,此其四;而一些文学之士则专心于这种语言使用的技巧本身,遂与现实政治相脱离而成了一家之言,即名家,此其五。 
西汶艺术网
因此,所谓名辨思潮其构成非常复杂,但总的可分为两类,即一为实际之运用,一为专门之学。前者即为“实用名学”,后者则为“理论名学”,即名家。实用名学,即名辨之学的实际运用,它由最初的各国交往诸侯及诸子推销已说的言辞论辩之术而起,逐渐发展而为关乎意识形态上的统一思想、政治制度上的行为规范的学问,如孔子的正名之说、法律实践上的刑名之学、黄学的循名究理之学,其目的都在统一思想;实用名学中规范制度部分,强调的是内容,具体而言,正名,即名辨之学在意识形态上的运用;刑名,即名辨之学在法律实践上的运用;循名究理,即名辨之学在政治制度上的构建。而理论者,即对言辞论辩之学的一种抽象,它摆脱了实用的内容,由具体的讲究言谈技巧而向探究语言形式本身的规律方向发展,此即修辞学、逻辑学,如惠施的“无厚”之说;公孙龙的“白马非马”之论。而名家之称则是后来汉时之人对它们的总称,如刘歆称:“名家者流,盖出于礼官。古者名位不同,礼亦异数。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此其所长也。”[7](《汉书·艺文志》)在此,刘歆指的似乎正是名辨之学的实际运用,即笔者所谓的“实用名学”,但实际上名家,既作为一家之言,就不能不包括如惠施、公孙龙者流的理论名学在内。 

法家所继承的名辨或日刑名之学,不是其专门的学问家如惠施公孙龙等人的学说,即“理论名学”,而是“实用名学”。前者正是法家所坚决反对的。因而所谓刑名之学对法家的影响,实际上即是法家对当时的“实用名学”的继承和发展,而与真正的名家无关。 

二、刑名之学对法家的影响 

从法家思想的整体来看,其循名责实的理论渊源主要来自实用名学中的刑名之学、孔子等的正名思想和黄学的名实学说。而形字从词源来看乃一假借字,其本字或为“型”,即铸造用的模型,或为“荆”,即刑罚之刑。由前者发展而来即为正名之说,由后者发展而来即为成文法的刑名之学。因每个模型都有一个固定的形状和名称,型名相称即为正,反之则为乱;同样的,罪、刑相称即为正,反之则为乱。这两者的共同之处就是它们的规范性,故执政者能执一而驭多,儒家正名以礼,法家循名以法,为政之具体方法虽然不同,但强调对臣民的规范的统治方式,就其形而上的意义讲则是一样的。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