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齐鲁兵学的文化特征与历史地位

[作者:黄朴民]  [2012/3/19]
近年来,有关中国古代军事思想的研究,正呈示高度繁荣、日益深化的趋势,这是令人鼓舞的局面。但是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也应该看到这方面的研究依然存在着某些薄弱环节,例如,与兵家群体、兵书著作或断代军事思潮的研究相比,人们对兵学文化的地域特色的探讨,还处于相对忽略、浮光掠影的初始阶段,因此极有必要予以更大的关注,从而为更全面、更深刻地把握和揭示中国兵学文化的嬗递轨迹、基本特征和深远影响创造充分的条件。



所有人类活动的痕迹都显示,人的地域文化品性,是人们在特定的自然环境和漫长的历史活动中逐渐形成的。同样,地域文化品性作为重要的人文及自然结晶,也弥散渗透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影响着中华民族内部每一群体、每一族群的历史进程。换言之,辽阔广袤的大地、复杂丰富的生态景观,对生活以不同方式的参与和投入,使得中华大地上的居民早在文明初曙之时,就逐渐形成了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化特征,所谓原始社会末年的华夏、东夷、苗蛮三大部族集团,实际上既是血缘关系、文明形态的分野标志,更是地域文化属性的畛域界别。历经了近三千年的建设与战乱,繁荣与毁灭,到秦始皇“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兼并天下,统一六国,终于划下了阶段性的句号。

地域文化的特征鲜明而稳定,这一点在社会思潮的演变方面表现得尤为显著:先秦时期(主要是春秋战国阶段)思想学术界出现了众多学派,呈现诸子蜂起、百家争鸣的热烈景象。这固然反映了不同阶级、不同阶层的利益和要求,但同时也与各家所处的地域文化传统有密切的关系,如儒家之于邹鲁、法家之于秦晋、道家之于楚地、阴阳家之于燕齐等等。学者们敏锐地意识到这一文化现象的普遍存在,都力图考察社会文化所植根的地域土壤,从地域文明的角度审视和把握文化的趋向和特色。这一努力早在《禹贡》、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和班固汉书·地理志》那里即告开始,直到今天,仍有不少学者在这上面投入大的精力。如任继愈先生在其主编的《中国哲学发展史》(先秦卷)中将春秋战国的文化区域划分为四个,指出当时分别产生了四种文化类型,即邹鲁文化、荆楚文化、三晋文化、燕齐文化。晁福林先生在其《霸权迭兴——春秋霸主论》一书中将当时的文化类型归纳为:周文化圈、齐鲁文化圈、秦晋文化圈、楚文化圈。

军事思想作为整个思想文化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产生、发展、成熟,与人类社会的思想意识形态总体发展演化,有着深刻的历史与逻辑的一致性,也与地域文明的主导趋势相同步。换言之,先秦时期的兵学文化,同样显示出鲜明突出的地域特征。大致而言,它在当时主要体现为三大类型:即齐鲁兵学文化、三晋兵学文化和以楚、吴、越为代表的南方兵学文化。

在三大兵学文化类型之中,齐鲁兵学文化无疑占有最主要的位置,代表着先秦兵学的主体和最高成就,是我们今天考察先秦兵学地域特征的重心之所在。但是在总结齐鲁兵学的成就与特色、价值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扼要归纳与分析其他两大兵学文化类型,以期为考察齐鲁兵学找到一个更佳的座标。

三晋兵学文化。三晋文化指春秋晋国、战国韩、赵、魏一带的中原文化,关中地区的秦文化主要受三晋文化的影响,缺乏自己的显著特色,故也可以归入三晋文化类型。三晋处于四战之地,战略上为内线作战态势,地理上缺少天然屏障和回旋余地。为了在激烈残酷的争霸兼并斗争中争取主动,求得生存和发展,这些诸侯国对内注意改革、练兵、储粮,提倡法治,广揽人才,致力于富国强兵;对外则随时权衡“国际”形势,利用矛盾,结交与国,合纵连横、纵横捭阖。这样的历史文化背景,决定了三晋地区(也可以理解为中原地区)的兵学文化,注重将厉行耕战、增强实力、推行法制、严明赏罚置放于优先的位置。具体地说,这就是在战争观上积极主战,强调通过战争的手段达到一定的政治目的,“国之所以兴者,农战也”(《商君书·画策》)。在治军观上,主张高度集权,严格治军,追求令行禁止的效果,“故先王明赏以劝之,严刑以威之。赏刑明,则民尽死;民尽死,则兵强主尊”(《韩非子·饰邪》)。在作战指导上,强调以实力发言,先为不可胜,讲求打歼灭战。在战略上,特别重视处理政治与军事的辩证关系,提倡文武并用,“凡战法必本于政胜”,“政久持胜术者,必强至王”(《商君书·战法》);“兵者,以武为植,以文为种;武为表,文为里”(《尉缭子·兵令上》)。这些特征在《尉缭子》等三晋兵学著作和《商君书》、《韩非子》、《荀子》的论兵之作中都有显著的体现。

楚、吴、越为主体的南方兵学文化。南方文化的中心地带是江汉淮水流域,它受西周传统文化的影响较小,具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对中原礼乐文化持保留乃至批判的态度,是老庄道家文化及其后学黄老思想的大本营。其基本特色是崇尚自然,鄙薄仁义礼治,故为孟子斥责为“南蛮  舌之人,非先王之道”(《孟子·滕文公上》)。这一文化性格在其兵学思想中同样有鲜明的反映,所谓“诡诈谲变”的作战指导原则,最早就发韧于南方地区。它的提出乃是对旧军礼“以礼为固,以仁为胜”传统的否定。具体而言,南方兵学文化的基本特征是讲究人道与天道的统一,从自然规律中汲取营养,以求为指导战争提供启示,晦日进兵,设伏诱敌,突然袭击,避实击虚,奇正相生,化迂为直等等是其最热衷的命题与战争理想境界,诡诈用兵,阴阳变化,刚柔并济是其兵学的基本精神。伍子胥、范蠡的兵学实践,《  冠子》、《经法》的理论建树,堪称这方面的代表。值得注意的是,它与齐鲁兵学文化之间有着深厚的内在联系,所谓“孙氏之道,明之吴越,言之于齐”(《孙膑兵法·陈忌问垒》附简),反映的正是这个事实。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