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阿奎那存在论证明的理性立场与神学内涵

[作者:翟志宏]  [2012/3/19]
阿奎那对这五种证明的论述,都是从感性经验出发,并在论证过程中主要依赖于理性手段和逻辑方法。它们充分体现了阿奎那试图“必须最终地和直接地建立在为理性的自然之光所认识的原则基础上”的哲学立场。正如阿奎那所指出的,“上帝存在”就其本身来说虽然是自明的,但它对于我们的认识来说则不是自明的。因而我们必须从结果走向原因,从对我们来说是熟悉的自然事物出发来证明它的原因的存在①。这种证明是完全建立在感性经验的基础之上的。而在这种感性经验基础上对上帝存在的认识,是一种对任何先天知识拒斥的理性认识。也就是说,在阿奎那看来,遵从由果溯因的后天演绎论证的五种证明,不能也不应该求助于任何关于上帝的先天认识。在这方面,体现出了阿奎那不同于奥古斯丁乃至安瑟尔谟以概念的先验分析为基础的认识论立场。 

二、五种证明的神学内涵与形而上学特征 

以经验世界基本特征为基础的五种证明,其基本走向是论证作为实在第一原则的终极原因的存在。这是阿奎那五种证明必须要达到的结论,也是这种推论直接呈现出的结果。然而,要达到这一结论,阿奎那的论证必须经过一个关键的环节,这就是对无限性的否定。这种否定在前三种证明中尤为突出。因为无论是运动系列、因果关系系列还是必然性系列,都存在着一个无限倒退的问题。但是阿奎那认为,任一系列的无穷上溯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无限上溯就意味着没有第一推动者或第一原因,从而就不可能有第二个、第三个……推动者和原因,以致不会有现存的事物。阿奎那认为这是荒谬的。因而无限系列在现实上是不可能的。或许阿奎那认为无限系列是一种理性思维在确定的意义上无法把握的逻辑矛盾,因而在现实上也是不可能的。无论阿奎那的具体解释是什么,这种运动的无限或因果关系的无限都涉及到了一个更根本的问题,即世界的无限性问题。虽然阿奎那对无限性的否定有其逻辑的和现实的理由,但这种否定背后则蕴含着一个更基本的神学立场,这就是世界无限性与基督教创世说的矛盾。因而在阿奎那对运动或因果关系等系列无限性的否定背后,包含着一个更深刻的神学前提,这也是他的论证中的一个不言而喻的原则。 

这里蕴含的神学前提或原则,在阿奎那每一个论证的最后一步,可以说都得到了最为充分的体现。虽说通过对无限性的否定,使阿奎那获得了超越事物现实特征之上的第一推动者和最终原因,获得了作为世界第一实在原则的不动的、没有变化的、最真、最善、最高和最有智慧的必然存在;然而,阿奎那在五种证明中得出这样的结论时,并不意味着他的论证已经结束。他的论证的最后一步是在他达到第一推动者、第一动力因或自身必然性的存在时,他说“每个人都把它理解为上帝”、“所有人都把它称为上帝”等。只有在这时,他关于“上帝存在”的证明才算完成。然而,这种从实在第一原则向上帝的直接过渡,严格来说不能算是一种哲学论证,而只是一种神学上的“跳跃”。即使阿奎那的五种证明确实证明了有一个第一推动者和终极实在,但从这个第一推动者和终极实在到上帝,还具有相当大的距离,还需要更多的论证。也就是说,把这样的“第一原因确定为上帝,需要进一步的论证去表明,这一非凡的实体必然具有可辨别的有神论传统的至上存在特征,表明它必然是宇宙的超越的、位格的、全知全能全善的创造者和统治者”②。只有当这种论证被给出以后,我们才能说这一不动的推动者或终极实在就是上帝。 

但是阿奎那在这里是不可能提供这种论证的。那是他在随后关于上帝的本质和属性的论述中所要探讨的问题。因此,阿奎那在此只能求助于神学上的跳跃,求助于信仰的权威。正如当代阿奎那研究专家N.克雷茨曼所指出的,“为了制定出一系列必要的和充分的条件,即使自然神学中的研究计划也必须依赖于传统的上帝教义的说明,使其在普遍认可的启示中有着它们的根源——当然,不是为了证明,而仅仅是为了一系列详细的说明被满足”③。然而正是这种为满足一系列条件、使得论证最终完成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展开的要求所促成的“信仰的跳跃”,使得阿奎那的五种证明表现出了一种论证上的缺陷,一种非哲学的武断。因此,这种神学跳跃使得阿奎那的论证具有了验证,而不是证明的性质。上帝是先在的,并成为这些论证的前提,制约、规定了这些论证得以进行的方式和结果。 

然而,即使这种神学的内涵在一定意义上淡化了阿奎那五种论证的理性性质,但他对世界最终原因和第一实在原则的探究,对存在问题的关注,则使他的理论呈现出了明显的形而上学特征。在阿奎那看来,现存世界不是自足的,在感性经验的范围内它不能充分地解释自身,不能说明事物为什么运动、为什么会朝着某一目的而活动以及为什么会存在。它需要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原因来解释这个世界的存在、起源等形而上学问题。因而,形而上学存在论在阿奎那的思想中占据着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它可以说是阿奎那上帝存在证明的另一个论证基础。布赖恩·戴维斯(Brian Davies)说,阿奎那虽然区分了证明上帝存在的五种方式,但他把“存在”问题作为这些证明不言而喻的前提而不予以专门的说明。戴维斯把阿奎那对“存在”的这种设定称之为“存在论证明”(the ExistenceArgument)。当然,阿奎那也有着自身的解释,他说,“无论什么时候不同的事物具有某种共同的东西,那必定有这种共同的东西的原因;尤为不同的是,它们自身并不能解释它……因此,存在是被所有事物所共有的,无论它们是多么的不同。所以,必然有一个存在的单一来源,无论在事物中是以什么方式存在,是不可见的和精神的或是可见的和肉体的,都从它那里获得存在”①。 

戴维斯认为,阿奎那这段话意味着,某种存在独立于一切其他事物之外、并说明了这些事物何以存在。他说,在阿奎那看来,“事物的存在不可能从它们所是的定义中推演出来(阿奎那把这种定义称为事物的‘性质’或‘本质’)”。人们可以知道狗是什么而不用知道狗是否存在,“狗的存在不是狗的本性或本质的一部分。阿奎那认为,在这种意义上,存在是某种不同于性质或本质的东西,以及事物的现实存在不可能简单地在对其性质或本质的认识的基础上予以解释。它‘有’(has)存在但不‘是’(is)存在。”②因此,我们必须探究“事物是如何到来的”?“它们如何在那里”?“什么使它们开始存在并保持它们的存在”?诸如此类的问题。这就使形而上学成为阿奎那存在证明中的一个基本主题。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