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从维柯到康德:前马克思时期的文化哲学(一)

[作者:黄力之]  [2012/3/19]
摘要:文化哲学发轫于18世纪,首推意大利思想家维柯。在质疑西方传统的形而上学时,维柯在《新科学》用“人类的形而上学”或者“人类心智上的形而上学”概念,以对抗科学理性的形而上学,创立了事实上的文化哲学。此后的康德认为,理性胜利的思想要远远高于只关心人的自然生存的本能。自然本身不包含人类事业的理性构造,达不到真正的“人”的目的。使人从自然物过渡为一个理性物的中介就是文化。康德关于文化的思考是从自然与社会之关系着眼的。康德的文化哲学理念是以人的社会性(类特性)为中心的。18世纪是“文化史观”的世纪,马克思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在新世界观的基础上批判地接受文化过程对人的形成意义,以及如何使之更科学化。 

关键词:维柯;“人类的形而上学”;康德;文化的“非社会的社会性” 

本研究课题的重点是讨论马克思及其后来者的文化哲学思想,但是,独立的文化概念产生于18世纪,而且在当时形成了颇为热烈的“文化史观”思潮,因此有必要讨论前马克思时期的文化哲学思想,这里主要研究意大利维柯及以康德为代表的德国古典哲学家的文化哲学思想。维柯:寻求“人类的形而上学”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文化”概念并非从来就如此热烈。在漫长的思想史上,“文化”其实是后来居上的。苏联时期的学者就曾经考证出,“大多数语言学家认为,独立的‘文化’概念生产于18世纪”。原因在于,近代社会——资产阶级社会“在生产方式中引起的震动,清楚地表现了劳动的社会生产能力,因而也表现了人的社会能力。意识到人的实际可能性,这就产生了最充分地记录人的活动结果的概念一文化概念”。 

的确,18世纪不是一个偶然的安排,因为它是人类历史的重要节点——发生于这个世纪的科学革命和启蒙运动为人的能力的展现开辟了全新的道路。更早些时候,科学思想之推动者培根就为科学大力张扬: 

科学的真正的、合法的目标只在于这一点,即人类生活因新的发现和力量而丰富。……城市创立者、法律制定者、人民的神父、暴君的根除者和某阶级中的英雄人物所造成的有益影响仅仅扩展到一些范围狭小的空间,仅仅持续短暂的时期,而发明者的成果虽是一种不太壮观和炫耀的东西,却是到处都被感觉到且永远存留下去。 

科学行为的主体是人,科学的发展证明着人的力量,正如伏尔泰所说的,“整个自然界、所有行星竟会服从永恒的法则,而有一种身高5英尺的小动物竟能不顾这些法则、完全按照自己的怪想随心所欲地行动,这是非常奇异的”。 

这样,在以18世纪为中心的时间段内,关于人的哲学思考便有了强大的驱动力。 

关于文化哲学在18世纪之发轫,首先应该提及意大利思想家维柯(G.Vico),维柯的意义在于,“马克思哲学与维柯哲学之间存在的是一种比历史哲学更深层的文化哲学的联系”。 

与当时的主流思想不同的是,维柯提出了真理性认识与人类创造的世界的内在关联性问题。他一开始就反对将“理性”作为哲学的唯一对象,对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作为哲学知识的基础持否定态度。 

维柯在其自传中曾经叙述了自己的思想历程,在维柯看来,物理学尽管对医学和食物学有些用处,他自己却不想问津,因为它对于研究人的哲学毫不相干,而且他自己所关心的主要是对罗马法的研究,而罗马法的主要基础是人类习俗的哲学。 

当维柯听说笛卡儿的物理学使前此一切物理学体系都黯然无光了时,他渴望得到一点这方面的知识。通过一部王佳德-亨利(Henri Du Roy)著的《自然哲学》,维柯和笛卡儿的物理学打过了交道。他认为笛卡儿的形而上学既产生不出任何符合基督教的伦理哲学,也产生不出一种有笛卡儿特色的逻辑学,就连对医学本身,笛卡儿的学说也没有用处,因为解剖学家们在自然中找不到笛卡儿所设想的那种人。“因此,笛卡儿的形而上学还比不上伊壁鸠鲁的形而上学那样较为始终融贯一致的体系,尽管伊壁鸠鲁丝毫不懂数学。由于维柯所注意到的这些理由,他不久就高兴地发觉到:正如对路克里修斯的阅读使他自己成了柏拉图的形而上学的一个信徒,对‘王佳德-亨种’的阅读也就使维柯对柏拉图的信心更坚定。” 

正如彼得·里克曼所说,维柯对笛卡儿的怀疑意味着“他不得不向其发起挑战的哲学,其根子牢牢地扎于整个西方哲学传统中”。此一传统认为永恒不变的东西才是真实的,而变化的现象则不具有真实性。维柯以笛卡儿的哲学为怀疑对象,笛卡儿的基本命题是“我思故我在”(Cogitoergo sum)。这样,真理的标准取决于思想自身,凭借思考,人不仅能够确证自我的存在,而且可以确证和认识一切外在事物,获得关于世界的永恒有效和不容怀疑的知识。但是,人自身被排除在外。 

在质疑西方传统的形而上学时,维柯撰写了一部重要的著作《新科学》,在这部著作中,维柯使用了“人类的形而上学”或者“人类心智上的形而上学”概念,以对抗科学理性的形而上学,即人的哲学之意,这就是一种事实上的文化哲学。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新科学》是一部典型的文化人类学著作,维柯自称“本科学所描绘的是每个民族在出生、进展、成熟、衰微和灭亡过程中的历史,也就是在时间上经历过的一种理想的永恒的历史”回。这部漫长的历史“既是人类思想史,人类习俗史,又是人类事迹史”,或者说“人类理念的历史”。 

在这部著作中,维柯首先对世界作了划分,即自然世界与民族世界(同等程度的概念是“民政世界”、“人类世界”)。他认为,人是在自然世界中通过创造出民族世界而成为人的。这个民族世界的历史,以及在人类心智上的表现,被维柯以三段论的模式描绘出来:即分为神、英雄、人三个先后衔接的时代,三个时代有三种不同的自然本性,三种本性又产生出三种习俗,然后是三种部落自然法、三种政体、三种语言、三种法律,等等。 

页码1 2 3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