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将启蒙进行到底——纪念五四

[作者:王晓华]  [来源:博客网]  [2012/3/20]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李慎之先生呼吁国人回归五·四启蒙传统时,汉语知识界应者寥寥。启蒙在世界范围内已经过时,继续启蒙等于自甘落后,在几乎是汉语知识界在世纪末的共识。现在二十世纪已是往事,李慎之先生也带着莫大的遗憾离开了人世,中国却远未进入澄明的后启蒙时代。民主、平等、自由等基本的启蒙理念非但没有完全落实为具体的社会机制,而且尚未内化为国人的基本信念。电视屏幕上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帝王形象,普通民众仍在期待强势个体的拯救,官方文本依然将公民称为群众,我们的日常生活、大众文化、意识形态还在前现代和现代之间摇摆。在这种富有讽刺性的生存情境中,敢于正视现实者都不能不追问:启蒙在中国真的过时了吗?中国能不能越过启蒙直接进入后现代?如果启蒙注定是不可省略的事业,那么,将启蒙进行到底岂不是所有中国人的使命和宿命?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答案其实不言而喻。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但是反对启蒙的声音曾经如此响亮,一度遮蔽了对于启蒙的吁求,其中必有可玩味乃至可借鉴之处。重视异见并同持异见者对话,本是启蒙主义的基本立场。启蒙的强大之处在于既允许别人反对启蒙,又能在与反对者的对话中证明自己的合法性。

我将在与反对启蒙者的对话中揭示一个真理:启蒙在世界范围内尚未完成,在中国则刚刚开始。

虽然五·四运动已经过去八十五年了,但是众所周知的历史情境使它中断了数十年之久,所以,中国真实的启蒙历程短得可怜。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我说启蒙在中国还刚刚开始。在启蒙的开端处,启蒙者必须言说常识:启蒙的目标是什么?五·四时期的启蒙者将之归结为:让德(民主)赛(科学)二先生进驻中国。为何偏偏要选择这两位先生呢?目的无非是:通过立人而立国。立人者,使人站立起来也。使不曾站立起来者站立起来,便是启蒙的解放功能。陈独秀对此曾有恰当的言说:

解放者也,脱离夫奴隶之羁绊,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之谓也。我有手足,自谋温饱;我有口舌,自陈好恶;我有心思,自崇自信;绝不认他人之越俎,亦不应主我而奴他人;盖自认为独立自主之人格之和,一切操行,一切权利,一切信仰,惟有听命各自固有之智能,断无盲从隶属他人之理。(1)

呼唤所有人成为自主自立者,乃五·四启蒙运动最重要的话语实践,然而其中似乎暗含着一个悖论:你想使每个人都意识到自己有自主之能力和权利,但是启蒙—被启蒙者的二分法却预先设定了人和人的不平等地位。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开始,此类质疑之声逐渐壮大,成为人们拒斥启蒙的最重要理由。上个世纪末的我也经历了由参与启蒙到反对启蒙的精神历程,曾在《这个时代不需要启蒙哲学》中断言:

启蒙哲学设定了高高在上的启蒙者和谦卑的被启蒙者,前者作为知识精英总是通过话语照亮后者的心灵,把他们带真理的澄明中去。它在本质上是与市场经济相对立的,因为市场经济的行动准则(游戏规则)是个体的普遍参与,而这要求承认个体的独立地位,即他具有独立决定自己行动的权利和能力;这种具有独立地位的个体本质上是不需要他人启蒙的,因为任何启蒙都设定了启蒙者和被启蒙者的不平等关系,取消着被启蒙者的独立地位。(2)
西汶艺术网
这种逻辑在较长的时间里支配着我,以至于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仍犹豫不决。直到读了康德对于启蒙的定义,我才重新确立了对于启蒙的信念:

启蒙运动使人类从自我强加的受监护状态中解放出来。在这种状态下,人不依赖外在指导就不能运用自己的理性。这样一种我称之为“自我强加的”受监护状态不是由于缺乏理性,而是由于缺乏领导的帮助就没有勇气和决心来使用自己的理智。Sapere aude! 要敢于运用自己的理性。这就是启蒙运动的口号。(3)

康德的这番话揭露出某些汉语知识人对于启蒙曾经有过和正在有的误解——将启蒙—被启蒙的二分法强行塞入启蒙话语中,然后再郑重其事地反对已经被扭曲了的启蒙叙事,这实际上是所有反对启蒙者真实的精神历程。启蒙在英文中写作enlightenment,其最基本的意思是照亮,所照亮的对象自然是人的心灵。这种意义上的启蒙归根结底不能来自他人——来源于外界的光亮可以照亮我的面孔,却不能照亮我的心灵,他人的话语不能像阳光照亮湖水那样照亮我的内心世界,照亮我心灵的只能是我内在的光明。人永远是自我照明的存在,启蒙的本质就是说出和传播这个真理。所有理智健全的个体都无须他人的领导,甘愿被领导着前行是自我强加的受监护状态。不相信自己的理性,以为自己不被领导和监护就取法生存,恰是启蒙实践所要揭露和消除的错误。对不敢运用自己理性者进行启蒙不是成为他们新的领导,而是呼唤他们解放自己。启蒙归根结底是自我启蒙,以启蒙为己任的知识分子不过是自由助产士,他们的工作是告诉别人:

你是自由的!

你应敢于自由!
西汶艺术网
你的自由之路就是通过理性获得解放!

呼唤他人“敢于自由”,就是以平等之心对待所有人,因为“敢于自由”同时意味着“尊重他人的自由和自主权”。(4)你是自由的,我是自由的,你和我作为自由人是完全平等的,这就是启蒙主义者所要说出的原初事实。启蒙非但不设定了启蒙—被启蒙者的二分法,而且要消解任何等级制,它是一种彻底的解放性力量。既然启蒙是解放性的,那么,将启蒙进行到底就可能是个合法的命题。启蒙是否仍有存在的理由,取决于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人不知道“我是自由的”这个真理。只要世界上还有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自由的,我们就必须将启蒙进行下去。在这个人口众多、信仰迥异、不断有新人诞生的世界上,所有个体都意识到自己的自立、自主、自由品格,恐怕是个永远的理想。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欧洲启蒙运动已经过了数百年之后,我们的地球村中仍有至少半数人未接受民主、平等、自由等基本的启蒙理念。中国的形势则更加严峻:官—民、领导—群众、上层—百姓之类的二分法依然流行,尚有许多人断定自己具有领导他人的权力,还有更多的人希望自己被领导着前行,对于自由、民主、平等的意识在这个古老的国度里尚是稀缺的精神资源。在这种严峻得近乎荒谬的生存情境中,宣告启蒙已经过时,不是别有用心,就是痴人说梦。将启蒙进行到底,既是所有中国人不可剥夺的权利,也是我们必尽的义务。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