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日本“和解”舆论背后

[作者:刘柠]  [来源:南风窗]  [2012/3/20]
笔者并不认为目前日本国内的“和解”舆论是以彻底的历史清算为内在理论指向的、具有深刻反思背景的社会思潮,就其最根本的性质而言,似乎仍然未脱“在外交层面上解决历史问题”的传统思维框架。

最近在日本国内,从学界和传媒界发出了一种呼吁与中韩等亚洲国家“和解”的声音,究其“声源”,颇不乏资深的外交人士(如前日本驻美大使栗山尚一)和鹰派学者(如《读卖新闻》集团总裁、主笔渡边恒雄)。
艺术中国
纵观这些保守实力派人物的言论,可以看出,日本主流舆论已经从默认、赞同、鼓励小泉靖国参拜走到了对此持反对、批评,甚至是抨击的立场。

对华温和不等于亲华派

这种舆论方向调整的背后,固然表明主流知识社会在对过去战争历史的反省上又深了一步——如《读卖新闻》推出题为《明确战争责任》的长篇系列报道,通过对具体史实的挖掘,提供一种判断标准,以廓清当时参与二战的军政首脑各自的罪责,包括道义责任和结果责任,弄清谁是理应承担战争罪责的罪人,谁属于尚可原谅的范畴——但是,笔者并不认为目前日本国内的“和解”舆论是以彻底的历史清算为内在理论指向的、具有深刻反思背景的社会思潮,就其最根本的性质而言,似乎仍然未脱“在外交层面上解决历史问题”的传统思维框架。

当然,鉴于中日关系触底反弹的需要,这种旧瓶装新酒的“和解”舆论对于日本政府当前的外交“解套”实践还是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例如,继2月下旬日本经济产业相二阶俊博与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举行会谈后,3月初,日本政府又正式任命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宫本雄二为新任驻华大使。相比东京此前曾一度打算起用与中国完全无关的人士出任此职,对于“中国通”宫本的任命显示日本外务省在对华示好——这从外相麻生太郎最近软化态度表示愿意放弃参拜靖国神社一事上也可见一斑。而在党际交流方面,北京也放低了身段,在接待完自民党政调会长中川秀直造访之后,又安排在一个月内迎接由前首相桥本龙太郎率领的庞大超党派联合访华团,借此展示在中日政府外交的坚冰之下仍有政党外交的暖流存在。

外交层面的所谓暖流,再怎么暖,也是在难以消融的政治坚冰下潜行的。可国人在谈论和思考中日关系时,往往陷入一个明显的误区:因为大抵上,所谓“反华派”通常会在外交政策上对中国持强硬立场,所以,自然而然地,觉得对中国强硬的人,必是反华派无疑,而对华温和的人,自然要归入亲华派了。这里即使原命题成立,逆命题、反命题就一定成立么?未必。就像这次站出来严斥小泉,称小泉无知短见愚蠢至极的《读卖新闻》主笔渡边恒雄,表面上是为了中日友好而提出日本必须重新检讨自身的侵略历史,但其潜台词依然是,如果日本大多数国民形成“那场战争就是侵略战争”的共识,中国或者韩国也就无法再进行反日宣传了。这位渡边先生还主张,拟修改中的宪法应明确日本要拥有旨在实现自卫的“军队”。

再来看首相接班大战中的麻生太郎和安倍晋三。由于《纽约时报》2月13日社论批评麻生有关二战日本军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和战争罪行的言论“既不诚实,也不明智”,这个素以出位言论著称的“甲级鹰派”率先在美国人的骂声中软了下来,称重视中韩两国等的反对意见,当选后有可能不去靖国参拜;与此同时,官房长官安倍晋三的调门也有所下降。不过,对于上述两人的“微软”,多数观察家并不视为战略性转变,亦未将其归结为个人的政治理念和性格,而认为是政治家在某些特定场合的言行和从某个特定立场出发的表态。事实也正是如此,在3月初众院关于2006年度预算草案的审议会上,安倍、麻生两人在被问及太平洋战争等历史认识时,均回避“侵略战争”字眼,与过去日本政府的惯常表述呈鲜明对比。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对华强硬不等于反华派

回过头来看因屡次参拜靖国而被钉在“反华”耻辱柱上的小泉,有证据表明,其人在成为首相之前,对靖国神社并不热衷,几乎从来没去参拜过(一说是只参拜过一次)。从不参拜到铁杆的“参拜派”,难道是说他的“反华本质”一步步暴露了吗?非也。面对来自国内外越来越强的要求其为对亚外交失败承担责任的指责,小泉似乎并不急于辩解什么,只强调历来重视中日关系,甚至说自己本来就是“亲中派”,对中韩两国“只因一件事就关闭首脑对话的大门”,表示不解和遗憾。小泉的无奈和感慨,除了凸显日本的东北亚外交政策一步步走向“人质化”的可悲事实之外,不能不从日本社会的舆情和民意基础方面寻找原因。

首先应该看到,2001年小泉上台之前,曾承诺参拜靖国神社。起初,这很可能是一种单纯的、旨在提高支持率,以求在选举中胜出的权宜之举。但中韩两国的猛烈批判,客观上也引发了日本国内舆论的反弹。因为与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一朝“公式参拜”(1985年),翌年(1986年)便被“叫停”的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不同,在日本相对中国的比较优势已大大弱化的今天,“总保守化”已成为社会思潮的主流。在这种情况下,让小泉放下身段,“从谏如流”,确乎有现实的困难,除非他有把握能够“平衡”因放弃参拜承诺而丢失的“面子分”。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其次,在靖国神社问题上,小泉虽不是“慎重派”,但在持论上,与那些主张把靖国参拜作为自民党总裁选举及日本政治生活的“议题”来大做特做的鹰派毕竟有些温差:迄今为止,面对国内外舆论的指责,他自始至终强调参拜的“私人问题”、“心灵问题”的性质,反对将其“扩大解释”为一种政治行为。舆论认为这在政治和法理上难以自圆其说,但却多少令人联想到其在此问题上原本“超然”的“逍遥派”背景。

再有,对其到底是不是“反华”,笔者以为,不但要观其行,也要听其言。当然,“行”比“言”重要。但是,对于一国首脑来说,其对有关内政、外交问题的言说本身,不但会在某种程度上左右舆情,更会对国家政策产生相应的影响,因此,此“言”应作“行”来观。那么,中国人不会忘记,小泉上任六载,五度参拜(靖国神社),试图以强硬对强硬的姿态使靖国参拜合法化、长期化的“前科”。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2001年10月,小泉参观了位于京西卢沟桥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对于因那场侵略战争而牺牲的中国人民表示衷心的道歉和哀悼”,开创了自民党出身的首相来此参观并献花的先例;去年8月,小泉以内阁决议的形式发表了关于战后60周年的书面谈话,就历史问题作出了1995年“村山谈话”以来,在战后历届自民党出身的首相中被公认为健康、善意、高姿态的整体表述;在国内舆论急剧右转,朝野高官不再慎言“中国威胁”的今天,小泉不止一次向国际社会表达了“中国的崛起对日本是机会,而不是威胁”的立场。应该说,小泉并不是铁杆的“反华派”。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