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中国崛起与东亚共同体走向——访日本早稻田大学教授天儿慧

[作者:王南]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2012/3/20]
经济全球化与区域一体化同步,是当今世界变革的显著趋势之一。东亚受到欧洲及北美自由贸易区的刺激,但区域合作的脚步却缓慢而滞重。如何理解中国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外交策略变化?东亚区域整合进程会受到怎样的影响?如何看待东亚共同体(EAC)的走势和前景?不同力量博弈之后,新的国际秩序能否避免零和游戏?日本早稻田大学国际问题专家天儿慧教授在北京进行学术交流期间,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独家专访。天儿慧先生长期致力于中国问题研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巨龙胎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等30余部著作,是日本有名的“中国通”。

中国崛起与国际架构转换

中国经济时报:天儿慧先生1980年代曾在日本驻华使馆工作,您如何理解“中国崛起”?

天儿慧:“中国崛起”是一个事实。高速经济成长已经超过四分之一世纪,如果2020年较2000年增长4倍的目标能够实现,GDP达到4万多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在经济规模上将与日本并驾齐驱,人均收入也有望能达到中等发展国家水准。目前的“政治、军事大国”若进一步在经济上与世界No.2同样水准,将使中国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二大国,仅次于美国。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崛起的大国。

中国经济时报:在您看来,中国是否已有这样的自信和自觉?

天儿慧:邓小平时代“中国还是一个小国,力量不大”“以守为主”;现在中国是化“被动”为“主动出击”,这说明中国的自信提高了,对自身具有参与国际事务的国力已能充分自觉,外交策略上也出现重大变化的征兆。

中国经济时报:这种转变是否可以概括为,由以往的“单极架构”,走向重视多国间或区域间共存共荣的国际协调主义?

天儿慧:改革开放得到的实惠,特别是加入WTO使得中国认识到,经济上的国际协商才是中国发展的基础;中国智囊和国际关系学者中,具有西方留学经验的自由主义人士也正在抬头,逐渐施展影响力;另外,要成为一个有主导权的“责任大国”,前提是尊重国际间相互协商的结果。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是,至少短中期内,中国对美战略是坚持国际协商,不让美国有对中强硬的借口,毕竟有些美国的鹰派政治家声称,中国会是“潜在的敌国”。

东亚共同体的战略考量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中国经济时报:中国提出“东亚共同体”构想,就是这种思维的反映?

天儿慧:中国的传统外交思维,基本上是以当事国的双边交涉为原则,再加上全球性的主要策略。对于发展中间地带的战略空间这类构想则是最近的事。中国提出“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积极地发展与周边区域相互合作的机制,从这些迹象可以看出中国已明确地将东亚视为重要的战略地理空间。

中国经济时报:东亚共同体或一体化,是否只具有经济上的考量?

天儿慧:从“社会整合论”的观点来看,经济上的区域整合终究必须从功能性的脉络来理解,而功能性的经济整合在扩充、制度化之后,也未必能带来一个同心合意的“共同体”。社会结构上的整合目前除经济面以外全无进展,充其量只能说是在“萌芽”阶段。中国提出“亚洲共同的家”的概念,在某种意义上即是由各民族语言、宗教仪式或文化活动等塑造出来的“自己人认同”,能“在心里描绘出某种形象”,换言之,中国尝试凝聚的正是一种“想象的政治共同体”(imagined political communities)。然而,东亚的意识型态样貌的复杂真可用“多重性”一词来总括,这里除了国家认同、种族认同、超越国家意识之上的宗教认同之外,还有比知识分子的意识型态更加混沌不明的庶民多重认同,远比想象中要错综复杂。

然而,认同既然是一种自发形成的“自己人意识”,“亚洲共同的家”并不必然导致“扩大的中华意识”,因为即便是同属“中华民族”的中国大陆和台湾在认同上就存在着深刻的裂痕;此外也不能忽视东盟自1967年创立以来经过许多迂回,也已经发展出一个安定的区域合作组织所凝聚的认同。因此,中国想建立一个与经济上EAC相应的“东亚共同的家”,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经济时报:除了经济上、安全上的考虑之外,“东亚共同体”是否还有更深层次的意味?

天儿慧:我的理解是,中国希望借助“区域共同体”,将来能建构出一个对国际社会发挥影响力的“东亚秩序架构”:先形成一个区域性的集团提升东亚整体力量,尽管目前中国锋芒尽收,但如果未来能在该区域发挥主导力量,自然就不再惧怕美国“修理中国”。如此来看,中国长久以来万分不以为然的“美国独霸的世界秩序”也会因此动摇。换言之,中国长久以来即对美国“单极的霸权秩序”不以为然,也早就对此提出了“多极化论”。传统的“多极化论”依然无法撼动美国的地位时,又重新构想了“三个区域中心的秩序”,似乎在规划着不久的将来,也许10年也许20年,能够形成以美国为主轴的北美+欧盟+东亚共同体(EAC)的三大区域中心。实际上包括与东盟缔结自由贸易协议(FTA)、推动“上海合作组织”(SCO)、六国会谈、提倡东北亚区域安全防卫机构等等行动,都可以看出中国积极主导区域合作机制的努力。作为亚洲地区惟一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自然在推动这些合作方案时有不可轻视的分量。

东亚角力的两种推演

中国经济时报:那么处于关键位置的日本又如何看待区域合作?

天儿慧:日本长期以来对于区域合作就十分热心,1980年前后提出“环太平洋构想”、1989年与澳洲共同提倡组织APEC、1997年的东盟扩大会议上提出“ASEAN+3”等等都可为证。然而出于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以及地理位置上直接面对中国的情况,日本对只限于“东亚”区域的共同体协议始终抱持着保留态度。受到中国“10年内与东盟缔结FTA”等区域合作运作影响,才开始感觉到再不采取行动的话,恐怕不仅东盟的主导权、连东亚区域的主导地位都将被中国夺去,这才如梦方醒,对实际上已经展开的区域经济合作积极参与,继而出手EAC的设立,希望重建日本的主导地位。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日本推动经济整合虽然不愿落中国之后,但在架构区域性安全防卫体制上却踟躇不前。日本的安全防卫战略是以日美同盟为主轴,对于试图动摇这个主轴的任何动作自然抱持着高度戒心。东亚地区存在的朝鲜核武问题、台海问题、未来的“中国威胁”等,都使日本感觉到惟有强化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才是安全的根本,重新定义安保、加入美国导弹防御系统(MD)等都是这个想法的体现。也就是说,目前日本政府的态度基本上是支持区域经济整合,安全防卫的整合则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中国经济时报:如果“中国崛起”是东亚区域整合最大动因,东亚乃至亚太地区新区域秩序有可能因之成形,那么过去以美日同盟为主轴的区域秩序将如何因应?

天儿慧:我认为可做两种推演:

第一种推演即所谓“零和”(zero sum)的权力政治。不论“中国崛起”,或前述所谓EU+NAFTA+EAC三个区域中心的结构,本质上都会对美日甚至亚太区域秩序产生威胁,因此美国和日本都期待东亚共同体能成为一个牵制中国的组织;中国自然也相当清楚美日的这些猜疑,同样的考量下,中国对于日美同盟的安全防卫体制也备感威胁。

第二种可能是,接受“零和”政治的现实,认识到现今潮流就是国际社会的互助互依,“新东亚秩序”才是重要的议题,因此现在的“东亚共同体”也要放在这样的现实下来理解。经济上的趋势已经越来越走向相互依存的结构,然而在安全防卫上,除了现有的如朝鲜核武问题六国会谈、日中印等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TAC)之外,诸如反恐、能源、粮食、环境等生活空间的安全保障也都需要缔结新的合作机制。

中国从不讳言“美国的威胁”,对美日安保自然也心存芥蒂,因此第一项推演的可能性将会一直存在;目前可见的则是中国对第二项推演的“东亚共同体”展现强烈促成的意愿,“和平崛起”的说法,显而易见是努力拂拭“中国威胁论”,一再重申中国无论如何不会成为政治军事上的威胁。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