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解读佐利克对华战略

[作者:陶文钊]  [来源:大公网]  [2012/3/20]
如果美国方面了解了中国和平发展的道路,认真考虑如何与中国协调利益,中美两国之间的问题就会好办一些。佐利克和戴秉国8月初的战略对话是两国之间第一次这样的对话。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8月初与中国副外长戴秉国成功进行了战略对话的美国副国务卿佐利克于9月21日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晚餐会上发表演讲,透露了战略对话的一些信息,全面阐述了对当前中美关系的看法。这是一个重要的政策性讲话。布什政府很少进行这样的政策阐述,2004年4月21日助理国务卿凯利在众议院的证言、今年6月7日希尔在参议院的证言可以看作是这样的政策文件。佐利克的这个讲话比他们的讲话更进了一步。这里笔者做一点初步解读。

邀请中国做股东

佐利克讲话中用了一个新词:stakeholder,意思是“利益相关人,股东”。他七次重复了这个词,显然是要引起人们的注意。他说,“我们应当敦促中国成为这种体系的负责任的股东。中国有责任加强这个使它获得了成功的国际体系……我们希望强化与中国的工作,不仅使中国作出适应上个世纪发展起来的国际规则的调整,而且与我们及其它国家一起来共同应对新世纪的挑战。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与我们一起共同缔造未来的国际体系将能更好地服务于它的民族利益。” 

佐利克是位经济学家,任副国务卿之前是美国贸易代表,所以他的说法也带有经济特色。他的意思是两层:第一,仅仅说要把中国融入国际体系是不够的,因为那样显得中国是被动的,是别人来把中国融入进去。实际上中国应该成为这个体系的股东,既然是股东,这个体系的兴衰、成败与中国的利益就是息息相关了。这个意思自然有进了一层。第二,光说现行的国际体系不够,中国要和美国及其它国家一起来共同构建未来的国际体系,共同应对人类在二十一世纪的挑战。从中国的角度来说,那是符合中国利益的。佐利克进一步阐述他的意思说,从中国方面来说,它的增长和发展取决于与世界其余部分的建设性联系﹔从美国方面来说,“如果没有中国提供更大合作,美国将无法维持一个开放的国际经济体系,或者是国内对这种体系的支持。”因此,在共同增强现行的国际体系和构建未来的体系方面,中美两国有共同利益。今年3月,国务卿赖斯在东亚之行中称中国是“全球伙伴”,希尔在6月7日的证言中阐述了“全球伙伴”的意思。但从来还没有一位美国高官发出过这样明确的信息,邀请中国共同构建新的国际体系。笔者以为这个信息是重要的,它表明美国决策者对于这一点已经确信无疑:即未来的国际体系和世界事务没有中国的合作是不行的。
艺术中国
中美关系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中美建交近26年来,两国关系中充满了各种波折、动荡和起伏,但中美关系的大趋势是向前发展的。 

2001年9月11日恐怖主义对美国的袭击使美国本土遭到史无前例的外来攻击,它对美国政治、社会和民众的日常生活都产生了深远影响,美国政府、国会、媒体、思想库、利益集团、公众的注意力压倒性地被反恐所吸引。虽然在“9·11”之前中美关系已经开始从“撞机”事件带来的破坏中恢复,但反恐对中美关系着实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首先,美国认定恐怖主义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使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的关于“中国威胁”的政策辩论基本中止。在“9·11”后的三年多中,美国反对改善中美关系的利益集团的声音比九十年代小了许多,完全掀不起大浪﹔即使发表一些言论,也引不起公众注意。第二,美国认定中国是反恐斗争的合作对象,对两国关系的定位发生了从“战略竞争者”、“竞争者”到“建设性合作关系”(或用美方的表述,“坦率的建设性合作关系”,意即双方仍有分歧)的重要变化。第三,两国之间的合作领域进一步扩大,美国最关心的反恐、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成为双方合作的新亮点。两国定期进行反恐磋商,并采取一系列具体的措施进行合作。中国在联合国里,在切断恐怖主义的财政来源,在对塔利班的战争等方面都向美国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帮助,中国建立了一套完备的出口控制机制,对核、生物、化学、导弹领域的出口严格管理,防扩散成为中美关系的新亮点。从“9·11”以来已经过去四年了。类似“9·11”的新攻击没有发生。一方面,美国提防恐怖主义再次袭击的措施没有放松﹔另一方面,像过去几年那样压倒性地关注反恐也是不可能长久继续下去的。

新对华政策登场

美国国会、媒体、公众对恐怖主义的关注有所下降,对别的问题的关注就随之上升。诚然,美国人的关注是非常广泛的,列在首位的仍然是伊拉克,因为还有13万多美军驻在那里,而且袭击和流血每天都在发生,美军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1900人﹔朝核和伊朗核问题也是美国极为关注的。这些是对美国眼前的挑战。但从长远来说,对美国利益的挑战来自哪里﹖美国人注意到了中国。由于中国的幅员、人口和经济规模,中国出乎许多美国人预料的经济增长和综合国力的增长,以及中国在东亚和国际事务中影响力的扩大,美国人很自然地把中国作为关注的主要对象之一。美国是不能当世界第二的,美国必须是老大。 

就像最近一位美国官员对笔者所说的,我们是老大,老大总是关心,老二或老三不要超过自己。在一些美国人看来,按照中国的发展势头,中国是有可能在将来在东亚或在世界别的地方挑战美国利益的。美国人的这种心态今年以来又重新强烈起来。在过去三年多中比较沉寂的利益集团对中国的指责又多了起来,对中国各种各样的疑虑都公开表达出来,新的对华政策辩论重又登场。正是在这样一个时刻,佐利克发表这一讲话,显然具有指明方向、引导舆论的意图。佐利克清楚地表明,“为了实现中美关系的这一转变(使中国成为国际体系的负责任的股东),我们需要在国内建立支持它的基础。”他的讲话的真正意图正在于此。

两国分歧“可以管理”

佐利克在讲话中列举了两国之间的种种分歧,诸如贸易不平衡、侵犯知识产权、人民币汇率、对中国军事现代化的看法等等,几乎无一遗漏。但他认为,这些分歧是可以管理的。他说:“股东之间的合作并不意味着没有分歧,我们有争议需要加以管理,而且可以在一个大的框架之内来加以管理,即有关各方承认需要维持那个给他们带来共同利益的政治、经济和安全体系。”与美国国内那种一味主张向中国施压来解决分歧的消极的看法相比,佐利克的看法是积极的。佐利克批驳了一些人的错误看法,特别阐述了为什么现在的中国不是当时的苏联、中美两国在民主化问题有分歧不排除两国的合作的问题。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两国在民主、人权这些问题上分歧最大是在九十年代初。虽然两国当时磕磕绊绊,但终究还是过来了,而且双边关系还是发展的。那么,现在这些问题更不应当成为两国合作的障碍了。佐利克指出,“一个核心问题是中国如何运用其影响力”,“许多国家希望中国会寻求和平崛起,但人们还是要两面下注”。这段话典型地反映了美国的心态。

确实,增进两国的互信的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就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道路问题。此次胡锦涛主席访问北美,在许多场合,包括与布什总统的会晤中都着力阐明这个问题,这是十分必要的。中国的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中国寻求的是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从近代国际关系的历史中认识到,只有和平发展才是靠得住的﹔中国发展了,将为地区和世界的和平和繁荣作出更大的贡献。如果美国方面了解了中国和平发展的道路,认真考虑如何与中国协调利益,中美两国之间的问题就会好办一些。佐利克和戴秉国8月初的战略对话是两国之间第一次这样的对话。胡主席最近在纽约与布什的会晤是两国之间最高层次的战略对话。11月布什来访将是又一次这样的战略对话。两国之间在各个不同的层次上都要持续地进行这样的对话,彼此增进互信,减少疑虑,使双方把中美关系管理得更好。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著名美国问题专家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