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天祖教——中国传统宗教述略

[作者:张丰乾]  [2006/12/30]
儒学是不是宗教,儒教能不能成立,如果成立,儒教处于什么样的地位?这个问题最近又引起了学术界的热烈讨论和社会的关注。我们去一次天坛,答案也许就清楚了。(极力主张儒教说的学者也是从这里说起的。)天坛之中的祈年殿供奉的是“昊天上帝”和清王室的列祖列宗,其建筑所象征的九重天、四季、十二时辰、二十八星宿等等都是中国传统社会从“天子”以至庶民都深信不疑的时空观念。能够让“天子”行三拜九叩之类的大礼,且一直延续下来的,除了昊天上帝,就是列祖列宗了。这显然是宗教,但是其中却没有儒家的牌位。

任何宗教成立的前提至少是有人对它的无条件(绝对)信仰,也就是说任何宗教的核心都是它的教徒所无条件信仰的对象。对于这个对象,人们无条件地相信其为一切生命的来源和归宿,所以敬畏之;无条件地相信其为一切价值的判断者,所以诉求之;无条件地相信其为一切秩序的安排者,所以遵从之;无条件地相信其为自己的超越者,所以祷告之。

中国传统社会的最大宗教应该是“天祖教”,或者说中国传统和本土的宗教态度是敬天法祖的——以天为祖,以祖为天。

天并非仅仅是“苍苍茫茫”之谓也,但天从来也没有离开“苍苍茫茫”的属性。天父地母、天地氤氲而生万物,万物生生不息,逃不出天地的范围;“君臣父子,无所逃于天地之间”;朝代更替,祸福得失为天命所决定;善恶报应由老天爷所实施(谴告)。老天接受祭祀的时候,只有一个牌位,人们举手投足,却时时处处在老天的“眼皮”底下——把超越性建立在现实性基础之上,神圣性没有脱离自然性,是天祖教的首要特征。

安享天年,福荫子孙不仅是此岸的圆满,也是彼岸的实现,还是“先人”的造化——中国人不是没有彼岸的观念,而是把彼岸的延伸等同于子孙福、禄、寿的无穷传承,不仅诉求未来的幸福,而且感恩于前人的荫庇。血缘关系把过去、现在和未来联接在一起,使个体的生命处于无尽的谱系之中。血缘关系同样是现实性和超越性、自然性和神圣性的结合。这也是天祖教的重要特征之一。

也就是说,中国古人对于上天和祖宗的敬仰是不假思索的,油然而生的,也是彼此支撑,相互发明的。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皇帝被看成“天子”,“天下者,陛下之家也”(《汉书·师丹传》)。天子垄断祭天的权利,以“奉天承运”为统治四海的最终根据,政治与宗教紧密结合,同时,天意和天命又构成制约皇权的因素,“屈君以申天”。但是,天祖教的观念虽然无处不在,皇权的强大却无与伦比,政治力量往往任意利用“天意”,宗教的权威被实际的政治威权所代替,这是天祖教又一个的重要特征。

在敬天法祖的大框架下,又衍生了各种更加直接地作用于社会生活的神灵系统,形成了一体多元的信仰体系,是天祖教的第四个重要特征。

最起码,这四个特征是在和西方的宗教有共同特征的前提下,中国本土宗教独有的特征。

立足于中国古代的本土文化而言,和其他的宗教相比,天祖教的本质是一种观念性的宗教,它没有特定的经典,反而(所以)渗透于所有的经典之中;它没有特定的组织,反而(所以)影响了所有的组织;它的信徒不应该出家,反而(所以)所有有家的人都是它的信徒。天祖教没有不曾覆盖的领域,却始终没有形成独立的力量。它的力量有时候超过其他所有宗教的力量,有时候又不如其他任何的宗教。其中蕴含着中国文化最本质的特征。

区别中国本土宗教和外来宗教的观念基础,就是对天的态度和对祖宗的态度。道教中的“出家”虽然受佛教的影响,佛教中的“师父”、“师祖”、“师兄”、“师弟”、“师叔”、“师伯”又何尝不是接受了传统宗教的说法呢?没有血缘,尚且称兄道弟,出家修行,尚且严禁“欺师灭祖”,以至于后来虽然皇帝被打倒,“老天爷”的呼叫还不绝于耳,“爱厂如家”的标语还随处可见,天祖教的力量不可谓不深厚,天祖教的影响不可谓不久远。

传统文化的转型就是从对老天的态度,对家庭的态度开始的。皇权统治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天坛就成了文物,供人们参观;祭天的仪式虽然在2002年春节重新排演,那也只不过是复制的、演出的文物而已。那些当代的新儒家们,大讲性命之学,“天”在他们那里,也只是一个历史性的名词了。

但在中国古代社会,一以贯之的东西,在制度上,是宗法;在典籍上,是六(五)经,在宗教上,是天祖教。儒家以“老大”(黄玉顺先生亦有此喻)或“嫡长子”的面目继承和维护这一套宗法制度,讲“亲亲尊尊”;宣扬和发展这一套文化典籍,讲“师道尊严”;承认和利用天命思想,讲“神道设教”。但是,儒家也不是独生子,对这一套制度,这一套典籍,还有一些态度不那么恭敬,或者认识不那么正统的,甚至是“逆臣贰子”的人物,乃至学派。如果把一切都归结为儒家,恐怕是本末倒置的,也是难以服人的。

我们也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以天祖教为土壤,生长出了各种各样的花果,儒家学者的著作中,处处弥漫着天祖教的味道,但我们同样不能把儒学等同于产生它的土壤。更何况,儒学的传承一直依赖于经学。就经学而言,今天我们所讨论的儒学,也可以说是子学中的“老大”,但是,儒学始终没有脱离经学的母体,尽管它常常以经学代言人的面目出现,尽管官方也承认它的统治地位,但如果我们也认为经学就是儒学,那也是本末倒置的。

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来说,它们最容易沟通,哲学作为宗教神学的婢女,在中外历史上都不罕见。但是,即使是哲学依附于宗教,我们也不能说,哲学就是宗教。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