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王畿与佛教

[作者:彭国翔]  [2007/1/3]
提要:中晚明儒释道三教高度融合,而作为阳明之后中晚明阳明学发展的核心人物,王龙溪历来被认为涉入佛教颇深,但龙溪与佛教的关系究竟如何,学界尚未见有深入的专门讨论。本文首先考察龙溪与玉芝法聚、云栖祩宏这两位佛教人物的交游,进而分别从善恶祸福、因果报应和生死轮回三个方面分析了龙溪立足其良知教立场对佛教基本思想的诠释与融摄,从历史与理论两个方面对龙溪与佛教的关系进行全面与深入的检讨,同时指出了儒释之辨根本的哲学理据。通过对王龙溪与佛教这一专题研究,为中晚明儒学尤其阳明学与佛教的关系,提供一项具体而坚实的个案说明。

关键词:王龙溪、佛教、中晚明的阳明学

一、前言

佛教尤其禅宗对于宋明理学的发生与发展,历来被视为重要的相关因素,在中晚明三教高度融合的情况下,阳明学中更是渗透了许多佛教的成分。迄今为止,海内外学者对阳明学与佛教关系的研究多集中于王阳明,1对于阳明之后其他阳明学者与佛教的关系则着墨较少。即以素重阳明学研究的日本学者来说,对阳明后学与佛教关系的讨论亦不免相对薄弱。2另外,究竟应当如何理解理学与佛教的关系,尤其是如何理解佛教对理学发生与发展的影响,除了历史的考察之外,还需要深入到思想理论的层面上去分析检讨。如此才能对阳明学与佛教的关系,作出较为全面与准确的判定。

王畿(字汝中,号龙溪,1498-1583)是阳明之后中晚明阳明学发展的核心人物,3历来被视为较之阳明与佛教尤其禅宗的关系更为密切。但是,龙溪与佛教的关系究竟如何,学界似尚乏比较全面与专门的讨论。本文首先历史地考察龙溪与佛教人物的交游,进而在理论的层面分析并论证佛教的一些观念与命题在龙溪的思想系统中究竟处于何种地位。根据外部行迹与内在思想这两方面的考察,希望对龙溪与佛教的关系作出一项坚实的专题性研究,进而对明代儒学尤其阳明学与佛教这一重要课题,提供一个具体的个案说明。

二、与佛教人物的交游
西汶艺术网
龙溪近禅,是迄今为止学界所接受的一般说法,但龙溪与禅宗人物的交往情况如何,则鲜见有专门的考察。4

龙溪《法华大意题词》中曾经提到与僧人月泉的交往,所谓:

予昔游江浦,访太虚故居,得此卷(《法华大意》)于石洞中,见其词近而旨远,意在扫去葛藤,欲人于言前直取向上一机,以悟为则,可谓全身领荷矣。因持归出示月泉,月泉读而珍之。5

而在嘉靖三十三年辛亥(1551)秋,龙溪也曾与周怡(字顺之,号讷溪,1506-1569)等人到天池山访问过月泉,并于当时作七言绝句四首。所谓“辛亥秋,予偕周顺之、江叔源,访月泉天池山中,出阳明先师手书《答良知二偈》卷,抚今怀昔,相对黯然,叠韵四绝,聊识感遇之意云。”6这里两处提到的月泉,是指僧人法聚(1492-1563)。

法聚的生平见于徐渭(字文长,号天池,1521-1593)《玉芝大师法聚传》、蔡汝楠(字子木,号白石,1516-1565)《玉芝大师塔铭》以及其他一些传记资料,7而《中国佛学人名辞典》整理得较为简明扼要:

法聚,(明)比丘。字玉芝,号月泉,嘉禾富氏子。少孤贫,资质慧敏,好读书,每就寺僧借阅经卷,隔宿即还付。僧讶其速,聚为背诵,一若旧熟。十四投资圣寺剃染入道。既受具,谒吉庵、法舟等俱不契。偶值王阳明,与语,疑情顿发,一日闻僧诵古案,不觉释然,参天通显于碧峰,蒙印可。遂隐居湖州天池,衲子闻名而至,渐成丛林。以嘉靖四十二年(1563)寂,寿七十二。有《玉芝内外集》。8

其中提到玉芝法聚曾受到阳明的启发。事实上,根据法聚的传记资料和相关文献,法聚和阳明学派的许多人物都有往来。9

据蔡汝楠所记,嘉靖三十七年戊午(1558),玉芝法聚于天池举办法会,龙溪与蔡汝楠曾前往赴会:

嘉靖戊午暮春,玉芝禅德举法会于天池,大集名僧,各为偈言。余同龙溪王子过访斯会,诸偈适成,余二人亦次韵为偈。偈成,龙溪诵余偈曰:“但问黄梅五百众,不知若个是知音。”是知音者希也,因自诵曰:“何幸钟期共禅席,高山流水有知音。”余不觉爽然。盖知音者希,何异乎可者与之之指?乃若高山流水幸有知音,岂非容众尊贤之盛心哉?于是乎可以考见余与龙溪之用心矣。乌乎!禅客当机截流挚电,岂不亦犹余辈各自表见者哉?宜并存之,庶令自考。玉芝颇以余以为然,请题于卷首,次第录之。10

此事龙溪集中无直接的说明文字与之相应,但龙溪集中有八首五言绝句,也是龙溪访玉芝法聚于龙南山居所作,所谓“八山居士闭关云门之麓,玉芝上人往扣,以偈相酬答。时龙溪道人偕浮峰子叔学生访上人于龙南山居,语次,出以相示,即席口占数语,呈八山与玉芝共参之。”11这显然是龙溪与玉芝法聚的又一次聚会。而由以上这些材料,足见龙溪与玉芝法聚所交非浅。

玉芝法聚虽然也是一位禅僧,但其在佛教界的影响及地位显然不及晚明四大师之首的云栖祩宏。而正是这位被人称为莲宗八祖的祩宏,12其实也和龙溪有过接触。对此,龙溪的《兴浦庵会语》有所记载:

阳和张子,访莲池沈子于兴浦山房。因置榻圆中,共修静业。沈子盖儒而逃禅者也。适世友王子泗源访予山中,慕阳和高谊,思得一晤。乃相与拉张子太华,放剡曲之舟,夜抵浦下,与阳和相慰劳。扣关,莲池出迓,坐丈室。钱子正峰,亦在座中。泗源与莲池举禅家察与观之旨相辨证。莲池谓须察念头起处,泗源谓察念不离乎意,如涤秽器,须用清水,若以秽水洗之,终不能净。佛以见性为宗,性与意根有辨。若但察念,只在意根作活计,所谓泥里洗土块也。须用观行,如曹溪常以智慧观照自性,乃究竟法。若专于察念,止可初学觅路,非本原实用处也。莲池谓察即观也,察念始不落空。不然,当成枯寂。泗源谓无观始不免落无记空,若觉观常明,岂得枯寂?惟向意根察识,正堕虚妄生灭境界,不可不慎也。辨久不决,阳和请为折衷。予谓二子所见,本不相戾,但各从重处举扬,所以有落空之疑。譬之明镜照物,镜体本明,而黑白自辨,此即观以该察也。因黑白之辨,而本体之明不亏,此即察以证观也。但泗源一向看得观法重,谓天地之道贞观者也。盥而不荐,有符颙若,乃形容观法气象,故曰观天之神道,圣人以神道设教,即是以此观出教化也。西方奢摩陁三观,乃观中顿法,二十五轮,乃观中渐法。若无观行,智慧终不广大,只成弄精魂。然莲池所举察念之说,亦不可忽。不察则观无从入。皆良工苦心也。以吾儒之学例之,察即诚意,观即正心,所谓正者,只在意根上体当,无有一毫固必之私,非有二也。13

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