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辽太宗引进佛教白衣观音像

[作者:孟凡云]  [2007/1/20]
辽以释废,金因儒亡。元人的总结虽然偏颇,但也的确不无道理。关于佛教在辽代的发展,耶律德光的作用早已引起学者的注意。刘浦江指出:“菩萨堂的建立是辽朝佛教政策发生转折的一个标志……从此佛教作为一种宗教信仰开始为契丹族所接受,并渐渐在契丹社会中流行开来。”[1]辽代的“拜山仪”即于木叶山祭天神地祇仪,为最高宗教仪式,自太宗将白衣观音像迁于木叶山庙,尊为家神后,便增加“诣菩萨堂仪”一节,然后拜山,观音之礼已高于天神地祇礼。[2]抛开作者对佛教传播情况及诸神地位理解上存在的差别外,两文对白衣观音在辽代宗教发展中作用的把握是十分准确的。对辽太宗耶律德光引进白衣观音的有关问题,李澄探讨了白衣观音被引进后在契丹宗教中的神灵属性,认为其仍然是佛教之神。因其代表着燕云十六州归入契丹的开始,而倍受耶律德光重视,得以列位木叶山。[3]本人对此有不同看法,并愿就耶律德光引进白衣观音的有关问题做一系统的梳理。

一、辽太宗引进佛教白衣观音像的历史背景
西汶艺术网
首先,契丹民众广泛信仰多神共存的萨满教是白衣观音得以引进的深远的宗教背景。

辽建国以前直至建国初期,契丹民众广泛信仰的宗教是萨满教。这在史学界已有定论。它是一种以氏族为本位的自然宗教,发轫并繁荣于母系氏族社会,至原始社会后期,观念日趋成熟,仪式日臻完备。进入阶级社会后,其形态也发生了某些变异,但其精神实质和文化内核却大多被保持着,其遗迹至今犹存,其影响至今犹在。萨满教信仰多神,是基于万物有灵论基础上的一种自然宗教形态,在所有的宗教中萨满教是神灵最多,而且是神的分工最细的宗教,堪称万神殿。萨满教信仰的神有几十种,包括自然物象崇拜、动植物崇拜、祖先崇拜等等,而且诸神之间是互不依存,各有分工,彼此平等的。正是因为萨满教属于自然宗教并存在以上特点,使得人为宗教——佛教在契丹社会的传播存在着相对广阔的空间,其传播的阻力因而相对较小。

其次,佛教在契丹社会已经流传是佛教观音像得以引进的直接的宗教前提。

一般认为,辽代佛教的流传是契丹建国以后的事。实际上,契丹民族受回鹘和唐朝影响较深,在辽建国前佛教就已经开始传播。尤其是辽承唐制,是大家熟悉的历史现象。在继承了唐朝诸多文化措施的同时,契丹族不可能对唐朝的宗教熟视无睹。不论从什么渠道,早在耶律阿保机即皇帝位之前,他就与佛教有过接触,并在了解的基础上身体力行的推广于契丹社会。902年,他尚在大迭烈府夷离堇任时,在伐河东代北、获生口九万五千之后,创建开教寺。这是见于记载的契丹活动区域内首座佛教寺庙。开教寺建立之后,阿保机在龙化州又建立了大广寺、上京西楼建天雄寺。909年攻袭刘守光之后,在龙化州大广寺建碑纪功德。913年“以兵讨两冶,以所获僧崇文等五十人归西楼,建天雄寺以居之,以示天助雄武。”[4]这些寺院的建立说明了建国前佛教在契丹本土的流布、传播情况。而且,几年之中佛寺的发展速度也是辽太祖此前对佛教已有相当了解的证明。

建国后,佛教在太祖三教论衡政策指导下发展更为迅速。神册初,“太祖问侍臣曰‘受命之君,当事天敬神。朕欲祀之,何先?’皆以佛对(重点符号为笔者所加,证明佛教的流传情况)。太祖曰‘佛非中国教。’倍曰:‘孔子大圣,万世所尊,宜先’。太祖大悦,即建孔子庙,诏皇太子春秋释奠。”[5]太祖对宗教进行取舍所根据的原则是哪一种宗教更有利于他的统治。取舍的前提是对这些宗教有相当的了解。尽管太祖偏重于儒教,但佛教、道教也在同步发展着。神册三年(918)五月平定第三次诸弟之乱后,“诏建孔子庙、佛寺、道观。”次年八月,谒孔子庙,命皇后、皇太子分谒寺观。[6]上行必然下效。辽朝初年,在统治者不遗余力的提倡下,佛教在社会上得到了迅速传播。在这样的背景下,佛教观音像亦在契丹本土流传。天显十年(935),太宗“幸弘福寺为皇后饭僧,见观音画像,乃大圣皇帝、应天皇后及人皇王所施。”[7]11

最后,在太祖崇奉的诸神范围之外另立一神是太宗引进佛教观音像在宗教现实上的需要。

太宗即位后,在述律后的倾心辅佐下,太宗广泛利用了太祖在位时建立起来的威信,消除异己,稳定统治。

其一,为太祖上尊号,隆重治陵寝和殿堂,以示尊崇。天显元年(926)七月,太祖崩,九月上尊号曰“升天皇帝”,次年秋,祖州陵寝和殿堂营建完毕。祖州城内有殿,“殿曰两明,奉安祖考御容;曰二仪,以白金铸太祖像;曰黑龙,曰清秘,各有太祖微时兵仗器物及服御皮毳之类,存之以示后嗣,使勿忘本。”太祖陵寝“凿山为殿,曰明殿。殿南岭有膳堂,以备时祭。门曰黑龙。东偏有圣迹殿,立碑述太祖游猎之事。殿有东楼,立碑以纪太祖创业之功。皆在州西五里。天显中太宗建。”[8]“明殿,若中国陵寝下宫之制。其国君死,葬,则于其侧起屋,谓之明殿,置官署职司,岁时奉表起居如事生,置明殿学士一人掌答书诏。每国有大庆吊,学士以先君之命为书以赐国君。其书常曰报儿皇帝云。”[9]这种神道设教的形式起着安上治民、佐教、昭孝的作用,在古代中原帝王是平常的举动,但在契丹却是开创之举。

其二,不断拜祭太祖陵寝殿堂,并郑重制定了一套拜祭的礼仪。天显二年即皇帝位后,有司请改元,不许。次年,治天膳堂。四年,太宗共拜谒太祖陵寝和殿堂十次,五年八次,六年四次。为此,太宗还郑重制定了一套祭拜的礼仪。“谒庙仪……告庙、谒庙,皆曰拜容。以先帝、先后生辰及忌辰行礼。自太宗始也。其后正旦、皇帝生辰、诸节辰皆行之。若忌辰及车驾行幸,亦尝遣使行礼。凡瑟瑟、柴册、再生、纳后则亲行之。凡柴册、亲征则告;幸诸京则谒。四时有荐新。”[10]这几年频繁的拜谒太祖是太宗消灭异己力量的重要措施。比如,拜祭中有许多是偕耶律倍同行,对他造成很大的压力,终于促使其惶恐不安而奔唐,解决了太宗的心腹之患。耶律倍赴唐前“立木海上,刻诗曰:‘小山压大山,大山全无力。羞见故乡人,从此投外国’。”[11]在耶律倍天显五年浮海适唐后,太宗的祭拜活动也告一段落。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