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孔子祭祀思想的现代人文价值 ————从“祭如在”谈起

[作者:孙铁骑]  [2007/12/25]
摘要:孔子思想视域中的祭祀活动本质上是一种人文教化。所祭之神本质上不是外在的神灵,而是人类自我心中的神性。祭祀的过程实质是对人性崇高的一种心灵追寻,祭祀只是这种追寻的一种方式与过程。现代人缺少的是这种心灵的祭祀,这是孔子祭祀思想的现代人文价值所在。

关键词:孔子;祭祀;人文;价值

子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1]。”在这样一个简单的经典文本中,孔子表达了其对祭祀这样一种当时的习常活动的个人态度,但这仅仅是对祭祀的一种态度吗?两个“如”字仅仅表达了孔子对祭祀的行为和对象的一种怀疑吗?言为心声,一位文化的圣人,支持他作出如此表达的应该是怎样一种人文情怀呢?这种情怀是不是我们今人所缺少而又渴望拥有的呢?本文试析之。
西汶艺术网


“祭如在”即非真在,只是祭祀者在心中认为祭祀的对象存在;“祭神如神在”,神未必真在,只是主祭之“我”认为神存在。既然这祭祀对象的存在只是一种“我认为”的存在,那它就不必是一种真正的存在,而是“我”使之存在。在这里,祭祀对象的存在与否依赖于“我”的认可。或者说,祭祀对象存在与否已不重要,一个“如”字已把祭祀的对象,把作为祭祀对象的“神”的真实性悬置起来。这就说明,主祭的“我”并不需要确认“我”所祭祀的对象是否存在,“我”需要的只是这样一种行为,一种仪式,一种过程,一种体验。本质上,“我”在祭祀时并不是真的在对神发出追问,提出请求,渴望帮助,因为“神”只是“如在”。那么在祭祀的实存状态中,“神”是不出场的,在场的只有“我”,祭祀的“我”,能感受到“我”的祭祀的也只有“我”。在这样的情境中,祭祀的活动实际是“我”一个人的表演,而祭祀的对象、享祭的“神”只是“我”祭祀的一个背景,“我”祭祀的实质是对自我提出自我的问题,希望自我能回答自我的问题,外在的祭祀对象,外在的神灵,只是“我”思考和追问时所需要的一个媒介、一个情境;在这样的情境中,“我”能发现真实自我的根本问题,提出“我”作为生命存在的本质需求;在这样的情境中,“我”才能听到自我真正的心声,才能回答自我生命所遭遇的问题。这是一个神圣的时刻,“我”能够和真正的自我相遇,“我”能够真正的了解“我”的本然面目和本然需求。所以这是一个绝对的自我的事情,是“我”通过“神”,通过“祭祀”这样一种仪轨而与自我的心灵相通、交流,使本然自我在那种似乎神秘的情境中呈现在“我”的面前,这一过程只能由“我”来进行,他人无法代替,故孔子说:“我不与祭,如不祭[2]。”

这是孔子“一以贯之”的人文精神与思想在祭祀问题上的表达。“神”、祭祀的对象是否真的存在,这在孔子的视域中从来都不是问题,这不是说孔子已解决了这一问题,而是孔子不把它当作问题。孔子对这一问题的态度是悬置和存疑,即不置可否,既不说它存在,也不说它不存在。这当然不是科学的态度,但这是智慧的态度。孔子认为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我们的所知也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对所有的问题都弄得清清楚楚,不可能对所有的问题都获得确切的答案,我们应当知道哪些是我们知道的,哪些是我们不知道的,不知道的就承认自己的无知,而不要轻下断语,更不要不懂装懂。所以孔子教育子路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3]。”我们知道自己知道的东西,这是一种智慧,同时,我们知道什么是我们不知道的,对这些我们不知道的问题不去妄下结论,这也是智慧啊。孔子对这些未知领域首先采取的态度就是存疑,“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4]。”在另一语境中孔子也说过要“多闻阙疑,多见阙殆[5]”,对疑问持一种开放的态度,不用先入之主见占有它。

我们通常难以容忍问题的不确定性,对一问题的态度要么肯定,要么否定,对任何问题都要弄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孔子异于是,孔子对不知者采取一种即不肯定也不否定的中庸态度。而存疑的问题最终有两种解决方案:一种是通过继续的学习思考而最终达到“知之”,所以孔子说“十室之邑,有忠信如丘者焉,不如丘之好学也[6]”;而在未能达到“知之”时,另一种选择就是让这种疑问继续存在着,但不要让这种存在对我们发生障碍,而且要设法使之产生好的影响和结果。而且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问题可能是我们永远也无法认识清楚,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死亡问题,比如生命的本质问题。那么,孔子的“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否还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在人所生存的这个世界中,有些事情是我们永远无法认知的,是我们不可能认知的,对无法认知的领域就没有必要去思考它,我们可以敬而远之,让它自然的来去就好了,正如庄子所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7]!”虽然我们原则上应该探索无限的未知领域,但我们首先应当把目标集中在与我们的生命存在本身紧密相关的问题上,先解决好这些紧切问题,再思考那些连锁问题。人应当关注的是我们的当下,应当关注我们的可知领域,如何在我们可掌控的范围内过好当下的生活,这是孔子的关注点所在,也是我们每个人所应完成的事业,这就是生活,真实的生活,我们需要的生活。



祭祀的世界,神灵的世界显然就是一个不可知的领域,孔子对之采取的态度就是存疑的。“子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问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8]’”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祭祀,为何还要“祭如在”?这不是自欺其人吗?正如墨子所说:“执无鬼而言祭礼,是犹无客而学客礼也[9]”。是的,孔子的祭祀观在现实的角度上就是自欺其人,但这种“自欺”是人的一种需要,是构成人的生命与生活的组成部分。人作为一种灵性存在,总不以单纯的存在为满足,总是要追问生命的本源是什么,生命的终极意义是什么,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而这些问题本质上皆属不可知领域——自古及今是如此,皆属悬疑者。但灵性的人无法忍受这种悬疑,不解答这些问题就找不到生命的根基,就无法体会到生命存在的意义和价值,从而成为人生中永远的“空虚”和“烦”,甚至有的人因此而否定生命,否定自我,于是,人成为万物中唯一有自杀选择的存在者。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