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论基督宗教信仰

[2009/5/21]
信仰即信赖使徒信经用一个意味深长的字“我信”来开始。这指示我们可用这信经的简单绪言来把一切关于我们的任务主要的话连结起来。我们用三个描写信仰性质的导言开始。

“基督教的信仰是上帝与人交接的恩赐,在这交接中,人们可以自由听取上帝在耶稣基督里所说的恩惠之道,他们不顾生活中与这道相反的一切,仍然义无反顾地排除一切而完全信赖他的应许与指导。”

如我们在上文所说,作为教义学的原因和基本理由的基督徒的信仰和教会的宣示,关涉甚么呢?关涉基督徒信仰的事实吗?关涉基督徒信仰的方式吗?不错,这种信仰的主观形态不能完全摒之于宣示之外。哪里有福音的宣示,哪里就有把谛听及承纳福音的人的事实和它一起宣示之必要。但我们自己有那种事实,信仰当然是一种次要的事;在包含在基督教宜示中的显著而实在的东西——即基督徒的信仰内容和对象——以及我们所要宣传的东西——就是使徒信经历说到的对象:我信上帝,父,子,圣灵——面前,是藐小和不重要的。由信经的“信”字,我们最少可以领会到“我们信”的事实。在基督教信仰中,我们十分坚决地注意神人的交接。“我信于”——信经这样说——而一切部全靠这个“于”字——这个希腊文的(eis)这个拉丁文的(in)字。信经解释这个“于”字,这个信仰的对象,是我们的主观信仰赖以存在的对象。除了“我信。二字在首句表示过之外,信经不再说到信仰的主观事实,这值得我们注意。当这种关系倒转来,基督徒在言语上注重他们所作的(信仰),注重人的方面对于那对象的体验而生的感动与情绪,若他们对于我们可以信些什么不表示意见,并不是一件好事。信经由于不谈主观,而只谈到对象方面的信纸它反能对在我们人的方面所发生的事情,对于我们所能成、所能做、所能经验说最切当、最深刻、最完全的话。“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这句话在这里也同样地真实。推想保持那主观的成分的将失去它,谁为对象的缘故而放弃它的,将得到它。“我信”,那信仰当然是我的,是一种人的经验及行为,即一种人的存在的形式。
艺术中国
但这“我信”当和一位不是人,而是神——父,子,圣灵的神交接,便完成了。由于我的信仰,我发现我自己完全为我信仰的对象所充实、所决定。我所顾及的不是我自己及我的信仰,而是我所信的他。我知道由于想到他及盼望他,我同时获得了最大的益处。我信于意即我不孤立。人类无论在快乐或痛苦中,都不是孤立的。上帝来和我交接,他作为我的主来援助我。无论我在生活中、行动中,或困苦中,无论在好的日子或坏的日子,在我们作恶或行善中,我们都面对上帝。我不孤立,上帝和我交接,我无论在任何环境之内,都和他结伴同行。这就是我信于父、子、圣灵的上帝的意义。这种和上帝交接就是和上帝在耶稣基督里所说的恩惠之道交接。信仰就是谈到那位上帝,他是父、是子、是圣灵,是来和我交接的他,是信仰的对象,而且这位上帝本身是三位合一的,对于我们也是三位合——的,在历史中所显示的他对于人——对于所有人类——自发的、白白赐给的无条件的爱的永恒的诏示中,在他的仁慈的决定小,也始终是三位合—的。上帝对于我们是施恩的上帝——这是教会信经关于父,子,圣灵所说的话。这句话包括有我们自己是无法达成、从未达成、及永不能达成和他交接的意思;我们不堪称他为我们的上帝,我们没有权力支配他,没有权利处理他,只由于他的自动自主,他自己决定以白白赐给的慈爱来做人们的上帝,做我们的上帝。他所告诉我们的就是这件事。上帝对我们所说“我慈悲待你”这句话,就是上帝的言语,是全部基督教思想的中心概念。上帝的言语,就是他恩惠之道。如果你问我从那里听见上帝那句话,我只能指向那使我们可以听见那言语的他,用信经中最重要的部分——信经的第二条文,那上帝在其中和我们交接的恩惠之道,就叫做耶稣基督,上帝之子同时也是人之子。真神同时也是真人,以马内利——在他里面上帝与我们同在——来回答你。基督徒的信仰就是和这个以马内利交接,就是和耶稣基督交接,且在他里面与活的上帝的言语交接。我们称圣经为上帝的言语(我们如此称呼它,因为它确是如此),意思是说圣经是使徒先知们对于上帝的言语、对耶稣、那位出自以色列族的人,上帝的基督,我们的主及永恒的王的证言。当我们承认这一点、当我们冒险称教会的宣示为上帝的言语的时候,人人一定要了解那是单指关于耶稣基督的宣示,关于那位为我们的好处而成为真神而又是真人的他的宣示。上帝在他身上和我们交接。当我们说,我信于上帝,具体的竞义就是我信于耶稣基督。

我已经说过这种交接是一种恩赐。它是一种人在其中可以自由地吸取上帝的言语的交接。这种恩赐和这种听取的自由,是一面不可分的。这种恩赐就是一种得自由的恩赐、一种包括其他所有各种自由在内的大自由的思赐。本学期我真诚地希望我能使这个已经被滥用而仍然是最高贵的字——“自由”——再度引起你们的重视,由这个上帝恩赐的自由中心或核心开始而向外渗入各种自由。自由是上帝的伟大恩赐,是使我们可以和他交接的恩赐;为什么这是一种恩赐,是一种自由的恩赐呢?它的意思就是,信经中所说的这种交接,不会是徒然发生的。它并不是倚靠人类的任何可能性或人类的主动,亦不是根据我们人类生来具有与上帝交接,要听他说话的本性的事实。如果我们自己来计算一下我们人类所能做到的事,我们想找出任何一种足以称为倾向于上帝的言语的本性,将会徒然无益。我们的方面既无任何可能性,上帝的大能却出现了,他把在我们方面所不可能的变成了可能。如果我们与他交接,并在交接中听取他的言语,它是上帝的恩赐,上帝主动的恩赐,而不是我们方面有什么功德来准备接受的。那父,子,圣灵的信条,在其三条中说及一种,对于我们人类都是绝对地新奇,是我们所不能接近的,不可思议的性质和功能。既然父,子,圣灵的性质和功能是他白白赐给我们的思典,那么,如果我们的眼睛和耳朵向着这些恩典的话、它就成为更大的恩典,既然俏经说给我们的是上帝的奥秘,则当这种奥秘显示和我们自由认识它及照它去生活的时候,我们就活在这奥秘之中。“我相信使我可以信于我主,能来到他面前的,并不是由于我自己的智力及能力。”路德是这样说的。我信,认识我们之所以知道上帝,完全是上帝自己的工作,是一种出于信仰的认识。如果我能以信心复诵这信经,等于我因为父、子、圣灵的神,就是这样的神、会做他所做,曾显示他自己给我,而且在他自己和我们当中建立了关系而致以赞美与感谢之忱。我为我之被拣选,被召唤,我的主曾使我可以自由地归向他的事实而致以赞美与感谢之枕。我在这种信靠中相信主。我在信个所做的事情,就是唯一剩下给我做的事情。我可以运用上帝在其中把自己给予我那恩赐。我呼吸,而且现在是愉快而自由地在我自己所不能取得,我自己所不能找到,只能在上帝与我交接及收养我的时候取得的自由中呼吸。使人听取那思惠之话,而可以接受这话是一种人的自由。接受一种话的意思即是我觉得这话可靠。这个世界充满各种话,而今天我们已经知道各种话已到了过分膨胀的时候——即古老的话已失去了,它们的价值已停止了它们的流通。哪里有福音的信仰者,哪里这“道”便已经获得人们的信赖;这“道”便已经让人听见,甚至他们再不能摆脱他,那里“道”便已经赢得了他之为道的意义而已经确立不移。

信仰者所信的这种非凡的道,是上帝的道,即耶稣基督,上帝把他要对人说的言语在他的身上一次已足地说完了。所以信仰的意思就是信赖。信赖倚靠神的忠实,相信他的应许是有效的,而他所要求的是他所应该要求的:“我信”意思就是“我信赖”。我再不梦想信赖自己,再不辩护自己、宽恕自己,企图解脱或保存自己。人类想信赖自己,想看见自己是对的那种最热烈的努力,已经成为没有意义的事。我信——不是信于我自己——我信于父,子,圣灵的上帝。同样我所能信赖的各种权威,它们都向我提供值得信任的证明,好像一具我们必须抓住的铁锚一样,但都已成为脆弱而多余了。信赖任何偶像都是靠不住和不必要的,这些都是在古代及现在被世人所尊敬和崇拜的神祗,无论它们是主义也好,抑或命运的权力也好,无论它们叫什么名字也好,它们都是人类所倚赖的偶像。信仰把我们从对于这些神的信赖中解放出来,因此我们不必再惧怕它们,从它们常常不免地给我们的失望中解放出来。我们被赋予自由去信赖于值得我们信赖的他,去抓住那有别于其他一切的权威、现在直至永远都保持忠实可靠的他。我们自己也永不会对自己忠实的。我们人类所行的路线,是充满着不忠实的路线,而这个世界的神抵们所走的途径,也是如此。它们并不信守它们的诺言,因此和它们相处永没有真正的和平和确信。只有上帝是忠实的,而信仰就是我们抓住他及他的应许和引导的信赖。抓住上帝,意思就是信赖上帝常与我们同在这一事实和生活在这种确信之中。这是上帝所给我们的应许:我常与你同在。但这种应许同时也是引导。我们并不是被遗弃在我们的刚愎自用及我们自己的意见之中,我们已获得他的命令,在我的一生中,我可在每件事情上都持守他的命令。信经常常同时就是福音,是上帝给人的喜讯,是以马内利的消息,上帝与我同在,上帝来亲近我们,因此它不免同时也是律法。福音与律法是不能分割的、它俩是一,但福音是最主要的事情,大喜的消息最先引人注意,但实际上已经包括律法在内。因为上帝关怀我们,我们也应当为他而活。因为上帝已经把自己赐给我们,我们也可以在感谢的心情之下,把我们所有的微薄东西贡献给他。因此,抓住上帝的意义常是,我们既从上帝接受一切,所以我们应当完全奉献。 

页码1 2 3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