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沉寂南山非我志,秋风沙场欲奋蹄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15]
刘长海 河北保定人 1960年出生 书画双工 现任河北金融学院图书馆馆长

长海画马,了然于心。一次在廊坊,老友相聚,酒酣之时,有人便撺掇长海画马。笔墨纸砚,临时采买,连落款方章,都是现购石料自己当场镂了加盖 。

生长在京屏保定,熏陶于浓重的文化艺术的氛围中,刘长海画马断断续续已经几十年。他说,不知道为什么,从小时候开始一看到马就有种冲动,禁不住拿起笔去画。渐渐地对马的认识多了,感情也就深了。无论走到哪里,只要看到马或与马相关的资料,都难以抑制激动的心情去看、去买。纸质、光盘等资料的积累使他对马的形体及运动了如指掌,即使如此,他依然坚持不断地读马、画马,以察马之肌体而不使画笔虚行,悟马之神髓而淋漓墨彩精神。

作为一所大学图书馆的馆长,公务间暇或业余时间,他应邀为学生讲诗文、论书画,作品常常是为了代表学校参加比赛或是为了赠答朋友、宾客的应急画作,纸笔就绪,随手拈来,立马可待。但他不屈不亵,用笔严谨、洒脱,既求形似,更求神似。他认为,形神兼备是最高境界。太似则俗,不似则欺世,似与不似才能达到形神兼备。他画画的环境有两种:一是在朋友们酒酣耳热、言语投机的团聚中,笔执心迹成竹在胸,心随锋行驰骋纸上;二是独自一人静静长思,千姿百态的马便映现连篇,思酝成熟挥毫难止,但见情逐彩墨扬洒在形质之间,摧肠点画抒写于造化自然。是时,你便会看到他已将自己融化到马之中,又用马来寄托的情感。他画的马或风驰电掣、狂风骤雨、奋蹄昂首、振鬃长嘶……或风萧萧兮忆沙场,草萋萋兮任驰骋。长海的作品轻易不示人,非情之所至、亲友相约才得见真容。京城、保定及河北省会石家庄的金融界和学界的不少朋友都收藏有长海的作品。

看长海的马需屏气凝神地品,他画的马绝不是单纯地画马,在马的身上承载着更多的内容。正如他所言:古往今来,人类在马身上投入的情感最多,马已是人们精神寄托的化身。说马、赞马、画马无不是在传达人的精神世界。伯乐相马的故事家喻户晓,有谁是在说马,明明是在说人自己;杜甫李贺等诗人赞美马,难道不是在赞美仁人志士吗?昭陵六骏表面展示的是马的神威风采,实质是彪炳出威加海内大唐盛世的雄风。天马、神骏赋予马一点都不为过,它是人类真正的朋友。他的马赋予人的思想,表达自己的寄托, “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在和他谈到画马时,他一直坚持说任何事情都是讲继承和发展的,画马也不例外。古有韩干、李赞华、李公麟、陈居中、刘贯道、赵孟頫、任仁发、仇英等;今有徐悲鸿、刘奎龄、刘继卣、刘勃舒、许勇等,中外相关的内容都要了解和学习,只有多读、多看、多练才会进步。积沙成山、积水成渊,他给我展示了他画的写生和速写资料,足有几千张。据他介绍这些有的是实地写生,有的是临摹照片,有的是从光盘或电视上画下来的。我问他更喜欢这里的哪种画法,他告诉我说更喜欢写生和电视上画下来的资料,因为它的动感形象是一瞬间的,跟着记忆画出来的线条是最富于生命力的,正是这些线条给了他创作时的灵感和肆意。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其实,最初,长海画马之前,也要打草稿或腹稿,仔细经营着画面的布局和深浅的层次变化。想好了才动笔,动笔就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画一幅比较工细的马最长不超过一天,写意马只需四至五分钟便可以完成,给人的感觉真是气满意足。他在马的脖子、躯干和前胸处多用大块的深浅墨来表现马的肌肉变化和骨骼运动状况;在马的头部和四肢则使用线条很多,用他的话说是表现的马的精神和力量。当我问他所画的马受谁的影响最大时,他毫不犹豫的告诉我说:“徐悲鸿,除此之外,还有刘勃舒、郎世宁、刘奎龄父子等。徐悲鸿的马可看而不可学,因为他是天马行空、独一无二的。他是凡人又非凡人所能为,他所画的马是凡马而无凡骨,马因人而贵,人因马而名。笔墨技法易学,形体动态亦不难学,世上唯难学者实为人也。我在学习前贤画马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人文的内容,如把马拟人化,也就是把人的精神世界赋予马的身上,如景、如水、如风、如电无处不在表达和寄托我的情感和理想。马虽然已经退出了人类社会的大舞台,却驰骋在我的丹青世界之中,并将永驻我的心中。”

他这段话让我感动。我们相识几十年来只知长海画马好,确在很长时间里从来没有见过他画的马。长海画马不太注意宣传自己,更多的是出于对马的喜爱。他总说画画是件劳心劳力的事,如果作者不能深刻理解所画的对象,你不能跟随所画的对象一起去经历、感受它的场景历程,你就永远画不好画。实际也是如此,每当他画完一幅画时,就会常常表现出兴奋后的疲惫。如果你亲眼看他画马,你就会理解他怎么会是这样?“画马时,必专注它的神,通过对马的神的表现传达出马的韵,神韵是中国画的精髓,没有神韵的画只是徒有其形,神韵不是一蹴而就的,没有多年的磨练和深厚的情感是找不到神韵的。”

诗经》中将马列为几品——龙马、戎马、田马、驽马;唐代韩干的马,“御厩中的马”、佛家寺院中的马,“养马而不乘,养鹰而不猎”“重肥壮丰满”;清代宫廷画师郎世宁的马是诸藩朝贡的马,低眉顺眼的马;同徐悲鸿的马一样,刘长海画的马,不羁不辔,桀骜不驯、英俊飘逸,是西部荒原天地造化、万物精灵、自由驰骋的“野马”。

起笔卷风云,停笔悬日月。我喜欢看长海画马。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