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今天我们为什么依然要喜爱当代艺术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18]
“当代艺术”作为一个名词,如今成为中国艺术界使用率最高的概念。因为它涉及到具体艺术作品的语言特征和价值归的,所以对于视觉艺术界的具体从业者来说,远要比“后现代主义”、“后殖民主义”、“社会学转向”、“图像学转向”、“身体转向”等等社会和人文领域里的思潮性概念更具有吸引力。今天,在许多会议和展览上,在众多的平面和网络媒体里,在人们的饭后谈资中,“当代艺术”这个词已经成为了众多艺术创作者、经营者、宣传者、阐释者和收藏者眼中和口中的“不二法门”,一个最时髦的名词。

像中国所有学术界最近二十多年来的专用学术术语基本源自于西方一样,“当代艺术”这个词也不例外。它是通过中国艺术家参加各种国外的展览反馈回来的各种信息,是通过引进到国内的各种艺术资讯,特别是通过最近几年国际上艺术品拍卖的利好实例,逐渐深入到中国艺术界的视听之中的。而一旦这个舶来的名词落户到中国,它的命运也就变得多舛和复杂起来。首先,发端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九十年代和本世纪的这几年,经过艰难挣扎和奋斗而成为一股新的视觉力量的艺术作品,被国外或者国内的拍卖公司打包冠以“当代艺术专场”的名义推向市场,其中不少作品一路走高,市场价格以十倍数增长。其次,受到国外展览机会和拍卖市场利好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在创作观念、造型手法和语言风格上与优秀当代艺术家作品类似的追风者的繁衍之作,充斥着各类新近出现的画廊一级市场,以及流莺式的拍卖二级市场。再次,各种源自于八十年代,与八五新潮美术运动所开创和确立的注重艺术的观念表达相平行的其他艺术流派,也陆续大量地冠以“当代”油画、水墨、雕塑、摄影等等名称,其展览和著作或者图录可谓汗牛充栋。最后,在国内重要城市的文化部门和艺术高等院校的讲坛和论坛上,冠以它的名称或者以它为前缀的各类议题和课程,也大量出现,而涉及到的具体作品在语言风格和创作观念却千别百样,甚至南辕北辙。

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最近这几年,似乎所有的艺术爱好者和从业者都“自觉”地将自己的兴趣和追求纳入到“当代”艺术的范围里,因为所有的人都生活在“当代”这个时代语境中。于是,我们看到那个原本是西方学术界厘定已经泛滥成灾的后现代风格、试图重新恢复艺术原本应有的生机和活力的努力,被中国一股脑地统称为“当代”艺术。这里,存在着一种细微但却是深刻的差异:此“当代”艺术不同于彼“当代艺术”,尽管在英文中这两个中文概念都是contemporary art。换个角度说,由于在西方艺术最近一百多年的发展中,modern art(现代艺术)过于强调抵制商品资本的艺术自律和形式主义,所以在二次大战后变化了的新形势下产生了post-modern art(后现代艺术),它大量使用去中心化的解构主义方法,注重艺术对商业化的干预和融合,试图克服现代艺术一种裹足不前的困境。而contemporary art(当代艺术)作为概念的产生则是针对后现代艺术的犬儒主义和新的风格化倾向采取的纠正诉求。 也就是说,在西方语境中前后逻辑递进而形成的当代艺术诉求,在中国语境的使用中显然没有或者部分丧失了其原有的逻辑递进关系,只是被压缩在以现在这个“同时代”为准绳的时间层面上。在西方语境中一种历经百多年思想和观念演变的丰富艺术诉求,在中国的语境里被简单化地裁剪为一种时髦艺术词汇。

之所以说“当代艺术”在中国的使用语境中被简单化地剪裁了,是因为中国的艺术就其各个组成部分的整体而言,今天依然是以自然主义为诉求的古典艺术、以自由主义为诉求的现代艺术和以消费主义为诉求的后现代艺术的混合体,尽管从上世纪初开始,中国在被迫打开国门之后也试图在文化艺术领域里进行现代性的变革,但是中国上世纪大部分时间里特殊的民族独立和解放的社会政治斗争,根本无法使得艺术能够按照自己的逻辑递进规律发展。

即便如此,今天的中国仍然有一股新的视觉力量,在改革开放后开始的短暂的不到三十年时间里,摆脱了政治意识的说教和自然主义的伤痕与乡土风的控制与影响,在艺术的自律和反省方面,在艺术对变化了的社会结构以及人们思想观念的反映方面,在艺术应对经济全球化的文化关注方面,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价值取向,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作为这股力量的视觉体现的艺术作品,参加了西方一系列的重要国际艺术展览,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西方对非西方艺术的逐渐注意,参加展览的地域也扩大到了非西方的包括亚洲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这股视觉力量的作品在参加展览的时候,基本上都被冠以“当代艺术”的称谓。这表明,起初被西方策展人冠名“当代艺术”的中国艺术家的作品,虽然在逻辑的时间递进上远没有西方艺术界那么长久,但是它们在风格形态和价值取向上,已经完全不同于此前服务于政治意识形态的庸俗社会学意义上的现实主义和停留在自然主义趣味上的形式美学,而后者只能算是艺术中古典主义后期和现代主义早期的艺术创作范畴。西方的策展人和少数收藏家看到了这股新的视觉力量与中国正在从各个方面百废待兴中崛起的象征性和对应性,因为只有这种视觉力量较为准确地反映了中国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而那些庸俗的现实主义和自然形式的表现手法,则完全无视中国现在社会的实际情况,依然在用千年来并没有实质性突破的传统手法或者西方早已过时的油画风格。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