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祝勇:韩熙载与最后的晚餐

[来源:艺术中国]  [2013/3/27]
祝勇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夜宴的那个晚上,当所有的客人离去,整座华屋只剩下韩载熙一个人,环顾一室的空旷,韩熙载会想起《心经》里的这句话么?

或者,连韩熙载也退场了。他喝得酩酊,就在画幅中的那张床榻上睡着了。那一晚的繁华与放纵,就这样从他的视线里消失了。连他也无法断定,它们是否确曾存在。

仿佛一幅卷轴,满眼的迷离绚烂,一卷起来,束之高阁,就一切都消失了。

倘能睡去,倒也幸运。因为梦,本身就是一场夜宴。所有迷幻的情色,都可能得到梦的纵容。可怕的是醒来。醒是中断,是破碎,是失恋,是一点点恢复的痛感。

李白把梦断的寒冷写得深入骨髓:“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梦断之后,静夜里的明月箫声,加深了这份凄迷怅惘。所谓“寂寞起来搴绣幌,月明正在梨花上。”

韩熙载决计醉生梦死。

不是王羲之式的醉。王羲之醉得洒脱,醉得干净,醉得透彻;而韩熙载,醉得恍惚,醉得昏聩,醉得糜烂。

如果,此时有人要画,无论他是不是顾闳中,都会画得与我们今天见到的那幅《韩熙载夜宴图》不一样。风过重门,觥筹冰冷,人去楼空的厅堂,只剩下布景,荒疏凌乱,其中包括五把椅子、两张酒桌,两张罗汉床、几道屏风。可惜没有画家来画,倘画了,倒是描绘出了那个时代的颓废与寒意。十多个世纪之后,《韩熙载夜宴图》出现在故宫博物院的陈列展上,清艳美丽,令人倾倒,唯有真正懂画的人,才能破译古老中国的“达·芬奇密码”,透过那满纸的莺歌燕语、歌舞升平,看到那个被史书称为南唐的小朝廷的虚弱与颤栗,以及画者的恶毒与冷峻,像一千年后的《红楼梦》,以无以复加的典雅,向一个王朝最后的迷醉与颠狂发出致命的咒语。



韩熙载的腐败生活,让皇帝李煜都感到惊愕。

李煜自己就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史书上将他定性为“性骄侈,好声色,又喜浮图,为高谈,不恤政事”[1]。南唐中主李璟,前五个儿子都死了,只有这第六个儿子活了下来,得以在公元961年25岁时继承了王位。九死一生的幸运、意外得来的帝位,让李煜彻底沉迷于花团锦簇、群芳争艳的宫闱生活,而忘记了这份安逸在当时环境下是那么的弱不禁风。

北宋《宣和画谱》上记载,李煜曾经画过一幅画,名叫《风虎云龙图》,宋人从这幅画上看到了他的“霸者之略”,认为他“志之所之有不能遏者”[2],就是说,他的画透露出一个有志称霸者的杀气,可惜他的画作,没有一幅留传下来,我们也就无缘得见他的“霸者之略”,倘有,也必然如其他末代皇帝一样,只是最初的昙花一现,随着权力快感源源不断的到来,他曾经坚挺的意志必然报废,像冰融于水,了无痕迹。公元968年、北宋开宝元年,南唐大饥,到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腐烂的尸体变成越积越厚的肥料,荒野上盘旋着腥臭的沼气。然而,在宫殿鼎炉里氤氲的檀香与松柏的芳香中,李煜是闻不出任何死亡气息的。对于李煜来说,这只是他案头奏折上的轻描淡写。他的目光不屑于和这些污秽的文字纠缠,他目光雅致,它是专为那些世间美好的事物存在的。他以秀丽的字体,在“澄心堂纸”上轻轻点染出一首《菩萨蛮》,
西汶艺术网
将一个少女在繁花盛开、月光清淡的夜晚与情人幽会的情状写得销骨蚀魂: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花明月暗笼轻雾,

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

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

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

教君恣意怜。

页码1 2 3 4 5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