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艺道轮回悟而后生

[来源:艺术中国]  [2013/6/8]
在浙江中青年画家中,由人及画也好,由画及人也好,寿再生是值得关注的一位。

中国山水画之所以打动人,在情与境二字。感人心者,莫先于情。情者,爱与恨是也。境者,诗也,文也,气韵也。画中欠情犹如干涸河床,待燃枯柴,了无性灵,孰能慑人心魂?画中乏情,即便一流作手,总是胸次郁闷,意兴黯然。读寿再生画,景与情会,景与境合,殷殷笔触,虔写大好河山。其成名作《东湖之壑》,皴法独特,墨气氤氲,云水缭绕,似东湖又胜东湖,借东湖以抒平和清旷之境。又如《井冈山之秋》、《青壁舟崖》、《仙铁城嶂》等作,格局颇大,结构严谨饱满,笔墨层层郁结,迎而扑来一股高耸、傲岸之气。寿再生能作大画。大画者,大幅、大质、大势、大境是也。若胸无点墨,气局琐狭,腕底疲靡,则断难成绘。寿再生有较强的驾驭画面的能力,其画中布置、笔墨营运略得王蒙石涛之致,又能匠心自用。加上十日一山,五日一水的耐力,所作大而不空、大而不乱、大而不薄,实为难得。他的另一类作品,若《五峰书院》、《烟雨小景》、《紫阳山麓》,多以大块墨色变幻出之,或黑入太阴,或淡到无言。天地之间,透出一种玄虑、静谧之致,令人有入“众妙之门”的怀想。

寿再生的画已开始形成自己的风格,若将其风格拆开观之,所作墨胜于笔,意胜于质,实胜于虚,境胜于情。

年出天命,数十年殚精竭虑,终有所获。寿再生出版有三本画集,曾于北京、深圳、上海、苏州、台北等地举办个展或父子联展,作品曾入选八届全国美展,其艺术成就多为香港《收藏天地》、台湾《艺术家》、《美术报》等专业报刊推介。其实这些明摆着的成绩,无须我多说,我想要说的是寿再生成功的契机。

一是渊源有自。好的渊源可使从艺者少走弯路。人生几何?生也有涯,知也无涯。有高人指路,顺势而上,了无困惑,岂不幸运?好的渊源还有先入为主,取法乎上的作用。起点高,根基实,头口水纯粹,来日所作当不落俗套。寿再生既有家学蒙养(父亲寿崇德先生是一位颇有影响,且富收藏的画家),又得地域熏染。其故里诸暨,历史上出过王冕、杨维桢陈洪绶这样的书画家,近现代的余任天先生,淡泊功利,诗书画印“四全”又“四专”的境界,于寿再生的性情以及文化价值取向不无启示,所谓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是也;再就是他在中国美术学院就读期间幸得陆俨少指授。寿再生的弟弟寿觉生为陆俨少的研究生。兄弟同师一师,互相砥砺,难得的是两人皆能师心自用,不因循师迹。再生重画境,觉生重语言。寿氏一门三画家,面目各异,我尤喜寿再生画中旷达、中和、恬静之境。

二是经历造就人。寿再生出生于建国后第一年(1950年),其所经所历与民族的命运息息相关。他的前25年是在动荡中度过的。大跃进、三年自然灾害、“四清”、“文化大革命”。尤其是“文革”十年,寿再生正值青春年少,却下乡到北大荒,饱尝生活、劳动的艰辛。后20余年寿再生还算幸运。既赶上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又从建德调入杭州工作。杭州的人文环境对他的艺业无疑是如虎添翼,使其个性中的生生不息精神得以充分释放。

苏东坡有言:“非人磨墨墨磨人。”经历是一笔财富,他既捉弄人,又造就人。一个阅历了人生,积淀了生活的画家,他的所思所求、他的人生况味,总体现为沉稳而不浮滑、内蕴而不刻露、充实而不浅薄、大方而不小气,赋之笔端,便有成熟之气溢出,令观者回味或得弦外之音。寿再生经历人生,其为人也真,为艺亦诚。画中山水,爽爽然仁智互见,此艺术真谛,岂可与常人道哉?

三是读书、行路、养气。画家十分功夫,应半在画内,半在画外。先发于内,再发于外。画外功夫非一朝一夕之事,诚为经年累月,孜孜不倦渐积而成。这其中读书可更改人的气质,行路可拓心胸,与高人交接可广识见。又此三者皆有关养气,养气乃画家第一等功夫。寿再生好读书,其性心着意在儒道释三家之间,于孔孟之中正、老庄之清旷、释家之空净皆有不同程度的悟会。读书是一种境界。世道浮躁,当下画家有几人能耐得住寂寞,不惑功利,青灯黄卷般地坐住冷板凳?再生有这份性心功夫,长期潜读不倦,会心深处,入呆入痴,几不知窗外有何物。他又喜跋山涉水,曾历黄山、九华山、峨眉山、华山、桂林、武夷、雁荡山等名山胜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于是眼界渐宽,胸次渐广,心气渐厚,学养渐深。发而为画,自有可观之处。

四是出入传统,锐意创新。山水画创新谈何容易?倘没有创新的胆魄,没有对继承与出新关系的辩证把握,缺少对艺术创作规律的认知,所创之新或坠入野狐禅;或乏根基,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或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画。寿再生之新是建立在传统基础之上的,他善于多方面汲取传统,包括研读画史画论,利用杭州及周边城市展览的机会观摹历代书画原作,更多的功夫下在对传统绘画佳作的临习上。我曾见其不少临摹石涛的画稿,尤以临《山水清音图》最为用心、出彩,无论点线、块面以及整体把握颇得石涛三昧,可见其为理解传统而下的笔头功夫。寿再生的可贵在于入传统又出于传统,加之对人生与造化的体悟,便有了一些自出机杼的新绘画语言。如在经营位置上,他能运用西法形式规律,注意块面的构成而不失整体效果;在皴法上,他的一些“冰裂纹皴”,以及由石涛化出的以点代皴———通过变化着的繁密小点,来表现山势形质块面,不失为一种有意味的形式;在用色上,他多以沉稳的红、黄、蓝、绿出之,这四种色彩使人想到深山古刹及其周边环境中的林木蓝天。通过大块单纯色的渲染,给观者以玄思与默想,空灵与明净,恰与画面整体境界相合。

寿再生是一位创作型的画家,他没有把绘画变成一种可以谋生的“术”,他力图在古人与今人中间凿开一条新路,以实观自己的艺术终极关怀。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