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读刘子建抽象水墨时的浮想

[来源:艺术中国]  [2013/9/6]
20世纪90年代掀起的“实验水墨”运动曾经波澜壮阔了一阵,这场运动热了之后渐渐冷下来了,有一部分中坚幸运地、自然地选取了部分可以释读的视觉元素,使得革命再怎么大胆,也收到喝彩者众的效果,这是可喜的结果。可是另一些人不那么容易肯定,刘子建就在其中;当“再水墨”掀起,有更多的人“再”被邀请到这个运动中来;但是人们热衷于谈刘子建参与的“实验水墨”运动,不愿意谈他的画。

其实问题出在刘子建的这种艺术本身是一种难以释读的。彭德在论及“具体的抽象”时说:“抽象画适合观看而不适合解释,这几乎是批评界的共识,也是文字文本很少论述这种作品的原因”(《美术文献》2008年6期总第56期)。之所以叫“实验水墨”,是因为其实验“成果”(结果)不易放之四海。好在刘子建不因你不看好这种艺术就劲头锐减,我了解这个人,我们曾同窗;你越不看好,他就越在里面花时间弄出点名堂给你看,他喜欢处在挑战中,处在矛盾中,他来处理矛盾。

前辈们对其作品的解读已经很全面,本文想深入到一个问题,就是抽象的视觉“语言”可否被语言读取,或者说语言可否描述视觉“语言”的问题,这个问题就不仅仅是抽象水墨“语言”的如何对待的问题,而是视觉是否有“语言”的问题。我认为有,我姑且不再给视觉语言打引号。

目前学界热衷于将瑞士人费狄南德·德·索绪尔(F.de Saussure)?的语言学部分地用来解释视觉语言。索绪尔对欧洲乃至全世界的语言学研究留下了遗产,他的语言学概念大大地影响了我们今天研究哲学、文学甚至艺术的方法,然而我们现在不得不说,研究语言学的可行性方法未必能全面套用于视觉艺术研究,况且,语言的形成也是复杂的。不可否认,语言学已经成为人文科学研究的必不可少的工具,索绪尔说:“它们(语言)是社会交往集体的产物,是人类建构和表达他们的世界的工具。”(They are collective products of social interaction, essential instruments through which human beings constitute and articulate their world。)这个“社会交往集体”所需要用以交往的工具当然是要约定俗成的,为大众所接受的,这是语言存在所要求的,它的基本功能处在社会交往层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而艺术的追求高于这一初级的功利性。大众艺术可以说不是最高的艺术,但好的时装设计师是艺术家,比如,当他的一个设计遭受攻击,和者寡的时候正是其新颖性未得到解释时,只有有识之士会欣喜若狂。当其设计慢慢为人接受,开始受追捧,从而越来越在大众中流行的时候,他可能开始不爱这个设计了,从而去开创新的东西,这个新东西再一次成为非大众化的了。这好像是从弥散到熵的过程。抽象艺术也要经历这一过程,但是它不易流行起来,这也是有艺术家专爱这门艺术的原因。

事实上很多艺术家们不是在追求社会共用的语言。进入到艺术的层次、追求一种赏玩的层次,他们常推出新东西;注意,这时艺术活动就不是简单到像是识别路标。索绪尔的一个重大影响就是在语言学研究中使用“能指与所指”的概念(Signifiers and Signified),  英文在翻译之后往往带来神秘感,使人望其肃然起敬,其实这两个词的实际意思很平常,前者的实际意思是:指明意义的指示“工具”(能指),后者的意思是:被指明了的那个意义(所指)。在语言学里,能指必须规定意义,这样才能约定俗成,成为可资交往的工具。但担当能指的“工具”是我们身体里神秘、多情、能力超群的器官们。这些器官本身就是值得尊重的“生命体”,这些器官自己还有“艺术消费”,比如鼻子和嘴巴,它们都愿意“品评”美食的香气;不过“消费”往往与脑部及四肢的活动相配合。
西汶艺术网
然而索绪尔认为,能指与其所指的指代物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这就是他著名的“任意性原则”,打比方说,“音乐”这个发音形式的能指,指代的概念是音乐,同样的概念在英语里的发音是“music”, 其符号形象也完全不同。这个理论在语言学里可以部分地自圆其说,但经不起置疑。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一个民族创造语言的时候受复杂因素的影响,在不知道另一民族是如何创造语言的情况下当然不可能碰巧创造出同样的东西,但仍然有些构成原则的相似性。各民族“爸爸”“妈妈”的发音相近,就这一点来说已打破了“任意性”原则。而选择什么发音来指示对应的意思不完全任意,象声词就有相似的创造原则,形容词亦然,形容爆炸的象声词发音都很响。讲英语的人手在门上挤了一下会发出“Ouch!”,同样情况下中国人会“啊哟!”一声,这听上去很相似。虽然两种语言采用了全然不同的发音,但有相近的思维方式;我们描述“大”这个概念时用了“得——D”这个音, 英国人用Big来描述,用了爆破音,都是用充满的、膨胀的气流先聚集再释放来描述“大”,都没有采用描述小的概念时发出的“撕”或者“细”音,中文“小”的拼音首字母是X,而英文是small,这两个字的辅音都是轻轻地送出气流。采用感觉到的相似性来打比喻是能指的一个倾向,我们的视觉和听觉以及发声器官之间有这种通感,还可以找出很多例子,如我们表达“圆”,和英语Round表达“圆”的概念都用了相似的圆口型。当然,组成语言还必须考虑到另一原则,就是一个词与另一些词的相互参照性,即独立于它词,必须避免重复。从这个意义上说,不管一种声音代表什么,只要将各种声音配置得好,也会好听。当然,组成语言还必须考虑到另一原则,就是一个词与另一些词的相互参照性,即独立于它词,必须避免重复。从这个意义上说,在声音这一能指的领域组成丰富的语言是可能的。交响乐中每一种乐器发出不同特点的声音,当它们被巧妙地组合起来就形成艺术语言,这一语言的消费者就是我们的耳朵以及由耳朵激活的那一部分大脑。如果说一种乐器的声响来指代某种事物是任意的,这很难说服人,比如你硬说隆隆的大鼓擂响是表现小姑娘般的事物,就不如说小提琴的声音可以描述小姑娘般的事物那样令人信服。但是,相互参照性原则有趣的地方是,用任意原则来配置意义,即使颠倒地用大鼓来描述小姑娘,小提琴描述雷声,虽然能从另一方向编织出音乐,但编织者的神经容易造成错乱,除非这项工作由电脑来做。

让我们来到视觉语言领域。在谈刘子建的抽象水墨以前,必须说有抽象的视觉语言存在,它虽然模糊,但它是从事物中抽象出来,描述倾向和感觉之类的东西。已定型的那部分视觉语言不是抽象的,是具象的,它在日常生活中只是为我们辨别并帮我们记住某些东西是什么。而视觉器官有丰富的感觉能力,我们可以依赖感觉器官来类比,假如我们用直尺在画面中画了一条僵直的直线,它可以表达直率、简单、僵硬等感觉,你不可以将其任意地说成是表现了狂舞、浪漫。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