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中国当代写实雕塑创作的革新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0/15]
由于现代唯美主义或官方写实美学和严肃精英文化的长期影响,以及美术院校长期教条的写实技术训练与严谨的学院派审美教育,造成上世纪80年代以来至今还广为存在的,在人们意识中根深蒂固的典范审美架构,那就是形式与内容和谐的美,这条规则影响并主宰着所有的艺术形式,其审美因素的主体在于唯美原则,讲究构图,体积,结构,色彩,材料等,翻开当年的权威雕塑专著《世界雕塑全集——东方部分下》,不难发现无论是当时中国的抽象雕塑,还是带有概括手法的写实雕塑,但大都展现的是本身的形式与内容的和谐美,展现的是雕塑的材质技术、雕塑手法等因素的极限美感;展现的是作品给人表层的精神愉悦,并作为创作的最终目标。对于观众而言,那种美便是至高无上的精英文化传达的缩影,是可望不可及的,或者说带有教化色彩很浓的社会寓意。80年代,中国的前卫艺术运动风起云涌,特别是所谓‘八五’运动,达到了一个高峰,这个时候,雕塑并没有像绘画那样,做出普遍性的,积极的回应,大部分雕塑家仍然在进行一种美的形式的探讨。

随着社会的发展,东西方文化的不断碰撞和融合,这种意识形态开始被打破,而后现代艺术意识和波普艺术观念的影响和介入,人们逐渐开始对写实的手法进行了具有深度地引用,并用全新的观念方式进行解构和创新,那么,作品除了形式与内容和谐之外,雕塑家尽量寻找并展示作品这个载体本身所蕴涵的社会思想,生存观念或人文思考。从宏观上看,“超级写实主义,波普艺术与极少主义的出现,标志着现代艺术时代的结束,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艺术的列车才真正驶入观念的轨道,观念艺术在更多向哲学,语言学,社会学和大众文化开放的同时,逐步成为当代艺术的主流”。那么,新时代具有前瞻性的雕塑家们便开始了由重技术材料形式转向重思想深度和重观念体现方面,并进行了大胆尝试;开始重新理解和诠释“有意味的形式”这一观念。因此,写实雕塑创新逐渐走向如下一条游戏规则,即:题材——有意味的空间形式——视觉冲击力——传达思想——展现对社会历史或现实的人文关注。艺术家在这样的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更趋向于思想家或哲学家,这样一来,写实雕塑的表现和创新便有了广阔的思辨空间。当代写实雕塑开始真正开辟了一条能够走向表达当代消费文化和大众文化的审美道路。

近些年来,写实雕塑创作观念的突破主要体现在作品传 达的思想语言多于作品本身的造型形式;体现在作品所承载的新观念多于对材料和写实技术等因素的揣摩。一些在思想上较为激进的艺术家们逐渐地找到适合自己且代表自己艺术主张的造型符号,这个符号的原创性特征也就逐渐成为艺术家树立个人探寻艺术之路上的典范形象,写实风格便自然地被延续和重新地挖掘审视,作为通俗易懂的表达形式,成为了传递艺术家当代审美理念的观念载体。在当代消费文化的背景下,写实语言被赋予了新的表现力,被拓展了新的生命力和表现空间,到本世纪初,写实雕塑大致在如下几个大的方向进行了尝试和创新,这些新的探索只是代表着写实雕塑在当代发展的一个横截面或一个新的思维方向。

其一。写实与艳俗风格结合

写实与艳俗风格结合作为20世纪中国艺术史和文化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与文化现象,是从大批的政治波普艺术到商业波普流行的潮流中诞生的,当人们的审美主流意识接受了流行文化色彩很浓的艳俗语境,要表现在对中国的大众文化、消费文化和商业文化作出及时的回应和表达。那么当代艳俗艺术似乎是一种理想的表达方式。在一个文化变成消费的时代里,艺术必须走向市场,而市场是由无形的大众审美趣味构成,在商业文化和消费膨胀的时代,大众的审美倾向“媚俗”便逐渐形成一种趋势;因此,写实和艳俗风格的结合是当代艺术潮流中必然出现的分支。大众审美情趣的通俗化是艺术家获得市场商业价值的背景,而艺术家们开始趋向于通过运用艳丽的色彩气质、调侃的语言格调,做到艺术作品视觉语境上的通俗易懂,却能够引发人们的深沉思考,使艺术创作更具有现实意义,这种思路在文学,音乐,电影等各种艺术形式中都有体现,它能够轻松展现当代生活的种种社会现象,也符合现代人们的审美情结,借助艳俗的形式语言似乎更能够表现个人对社会生活百态的感慨、关注和批判态度。传统的写实主义雕塑结合艳俗的独特语言,在视觉上更加尊重了艺术家——作品——观众参与这一审美规则,更能引起大多数观众的审美参与,摆脱枯燥写实形式直白语言,延伸了作品的思想深度,让观众能够参与且感受到作品后面所关怀的社会话题和引起某种共鸣和视觉快感。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李占洋的作品可以说是这方面的典范。他的反映乡村或都市生活的系列作品都是以独特的视角,运用艳丽的色彩和诙谐的人物写实造型,重现某个场景的叙事,展现当代社会生活中的人物百态,展现中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社会生活,农民心理在从农业向工业社会的转型期所反映在现实生活中的种种现象。其作品酝酿着对本土文化和都市文化交融的特色和对现实进行讽刺和调侃的情趣,也包含了作者强烈的社会人文关怀。如果说李占洋的以。艳”为基调,那么梁硕的则以大家耳闻目睹的。俗”为立足点,“俗”意指我们所熟悉的日常生活中最普遍的话题,粱的雕塑可以看到其对最熟悉的现实题材的全新诠释,以及将写实语境重新转向关注底层劳动人民生活,强调作品的视觉大众化和引起对此现象的共鸣与思考。这在当下功利主义盛行的艺术圈中显得格外另类和质朴。其农民工系列直接以当今社会中城市生活的底层人物为原形,运用朴实甚至粗砺的写实手法来塑造民工的形象,艺术家借用民工这个符号作为观念的载体,揭示了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农民工血汗和底层生活状态,也展示了艺术家对在开放的中国乡土社会文化面对向全球化转变过程中的种种疑惑、关注和思考。

其二。写实与装置相结合早在1998年的时候,展望曾经以观念方式的角度谈雕塑时指出“风格不存在了,个性显得没有意义。习惯也无足轻重,剩下的就只有物体本身和你的思想观念一一对事物分析和概括的能力。”这里其实指出雕塑的审美功能展现的是雕塑作品内在的时代精神,而非停留在实体形式风格手法材料等的表象因素之层面,而装置方式与雕塑的方式相结合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新的视觉冲击。装置不只是现成品的简单并置,作为作品的表达方式,它本身就具有拓展空间并联系空间的审美功能。这里我们自然会想起秦兵马俑和汉霍去病墓前的雕塑,显然与当代的装置本质上有着很多相似之处。“那就是现成品之间包括与场景所构成的异乎寻常的关系。这里的‘异乎寻常’呈现出违拗日常生活逻辑,割断,插入异在力量的离间效果。”这里所谓的“异乎寻常”是指写实雕塑从架上走出与装置方式的结合,拓展了雕塑本身空间表述的功能,在视觉上有一种磁场的力量或者获得崭新视觉的视觉冲击力,讲究大空间大环境的视觉效果,而作为并列或组合的雕塑成品本身的量感质感已经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组合能否结合环境,并表达出作者的创作观念,展示社会人文关怀来引导观众走向一种共鸣。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