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画二代:多为艺术啃老族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6]
在中国画坛,“画二代”历来有之:古代有唐代的李思训和李昭道、北宋的米元章和他的“虎儿”米元晖等;近现代有齐白石和齐良迟,李可染和李小可、傅抱石与傅二石……但是,古往今来的“画二代”似乎被施展了“魔咒”:终其一生都走不出父辈巨大的光环,父子相继、艺事鼎盛的成功范例极其罕见。独具中国特色的“画二代”现象缘何产生?这种“代际优势”的背后是否掩藏了某种不公正?而当代的“画二代”们能否打破艺术“啃老族”的“魔咒”,摆脱自己作为父辈“翻版”的命运?本期“品味”,我们不仅请到了对“画二代”现象颇为不满的业内人士来分析其中利弊,也请来了羊城颇具口碑的“画一代”与“画二代”,听身在“庐山之中”的他们讲讲对此的看法。

正方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曹增节:

“画二代”利用了“代际优势”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在古代,绘画是贵族艺术。贵族不需要赚钱,父亲懂点艺术,儿子顺便跟着学学也是一个收获。但现在的“画二代”和古时候不是一回事。如果说古代的“画二代”只是精神意义上的传承,那么现在的“画二代”则是利用“代际优势”有了财富性的诉求。他们进入了官方体系,占据了稀缺的社会艺术资源。现在很多老画家,到了晚年,会以办父子画展、母女画展的方式,利用优势、权力为下一代尽快出位创造条件。同时,在各大美院中,相当一部分青年教师,包括各级画院中的专业画师也都是“画二代”。他们依托父辈的关系进入艺术圈,占据主流平台,掌握话语权。相形之下,没有背景的平民百姓子弟,想要进入这个圈子越来越难。

从艺术成绩上来看,“画二代”能够突破“画一代”的案例几乎没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早期的一批“画二代”,画风和父辈都是相似的,难言突破;而之后所谓新生的“画二代”,我注意到他们已经在努力想和父亲一代拉开风格。但不用说突破父辈,即便能够达到相平行的成就也没有可能。而且,即便风格不同,他还是得利用父辈的关系,办画展、做评论,能够不利用这个关系网的“画二代”凤毛麟角。因为要依附、要继承,决定了“画二代”必然是一个缺少创造力的群体。

利用“代际优势”这件事,其实不只画界独有。企业界、艺术圈等其他门类都普遍存在——好像就没听说过“体二代”。即便是中国足球圈,也少见“体二代”。除了运动员这个职业着实辛苦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运动标准明晰,不是那么好混。所谓的“富二代”其实也很容易被证伪,如果资产在他手上不断减少,他就是个不合格的继承人。相比之下,“画二代”就不那么容易证伪。中国书画本身的特点和评价特点是,没有公认的精准尺度。只能说喜欢不喜欢,看能不能卖钱,而不能说好坏,更没有对错。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但“画二代”也会面临挑战,这个挑战就是市场。市场是残酷甚至是无情的。不管你是谁,与市场较量时,市场规律会主导最终结果。我们可以比较一下官员们在位时的书画价(非市场价,或者可以称为官位价),与其退位后的书画价格,就可以知道市场的厉害。目前为止,“画二代”的市场接受度也是远远不如其父辈。市场经济也许可以证伪艺术水准。

但现在我们也看到,很多“画二代”尽管艺术水准平平,但在国内的市场上还是可以获得一定程度的追捧,这又和现在国内艺术市场其实不是真正自由化的市场有关系。我们的绘画体制是官本位主导,一些利益集团可以借市场化的名义经营自己的东西。所以,很多中国画在国内风生水起,但在国外几乎没有市场。什么是有价值的,什么是没有价值的,国外市场看得很清楚,因为它们更自由。我相信艺术品市场走向真正意义的市场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而“画二代”一定会在未来遇到越来越严峻的挑战。

广东省文联主席、书画家 刘斯奋:

教子若父无疑很失败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中国绘画由于文化传统的原因,在历史上“父传子受”(包括师徒传授)的情形比较常见。加上宗法观念的影响,守住“家法”更成了必须遵循的准则。这种观念甚至影响到现代的美术教育。久而久之,所谓“某家某派”就因此形成。门派中人固然以此为荣,视为成名之捷径,谋生之坦途;而世人也爱屋及乌、津津乐道。但坦白讲,从古至今,虽然中国出过不少父子画家,但在艺术史上都有建树的并不多。这其中道理不难解释:父亲即便了不起,但儿子的性格和天赋都和你不同。如果只是模仿,那顶多模仿到二三流,甚至等而下之,因为个性彰显不出来。无论是作为父亲还是老师,把儿子或学生教得像自己的翻版无疑是失败的,没有个性的作品其实没多少价值。

对于许多“画二代”而言,选择一条和父辈相似的道路,或许不能够使他们在艺术史上占据一席之地,但足以令他们在现世活得不错。市场总是保守的,一个年轻人选择走一条崭新的路,难免前途未卜;但“画二代”们有著名的父亲,他又沿着父辈已经被市场接受的旧路继续往前走,当然比较安全。而且,说到底,真正能开创一派画风,在艺术史上留下名字的画家本身就少之又少,是件概率相当低的事,而且它肯定是无法世袭的。老天爷什么时候会成就这么一个人,谁也没谱。这条道路前景不明,而且走起来很寂寞、很艰辛。我们也不能奢望所有的画家都做这样的选择,成为这样的人。社会有不同的群体,对艺术也有不同层次的需要。“画二代”与父辈相似的画风和作品,也会受到很多人的追捧和喜爱。既然如此,这个群体的存在倒也无可厚非。

但有一些“画二代”,也许主观上并不多么想像自己的父亲,结果却还是越画越像。我觉得可能需要提醒一下:作为“画一代”,应该怎么教自己的小孩?作为“画二代”,又应该怎么对待来自父辈的影响和教育?将其视作“启蒙”足矣,作为自己的终身创作模式就大可不必。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