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米可:中国艺术家职业化的思考

[来源:艺术中国]  [2013/12/10]
最近在网络和媒体经常能看到一个RSD职业油画家组合这样的字眼,在百度搜索打RSD画家组合能搜罗出很多关于他们组合的信息,在不同的展览场合也能看到这个打着职业油画家旗号的组合的身影。2011年12月白云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广州艺术博览会RSD首次亮相,展位(汇能阁艺术空间)人气异常火爆,画家和投资人接受媒体采访、同行交流、收藏爱好者和艺术爱好者的仔细观赏和询问,甚至私募基金的关注、……,细心的人能发现,这里面必有一个职业操作团队对RSD进行立体多角度的宣传。无疑,他们组合的理念还是他们画作的水平受到广泛的认可。在这样一个以体制内画家占主流的艺术环境氛围里,在职业画家长期被边缘化的背景下,也许我们可以暂且把这个现象称之为“RSD”现象,那么,为什么“RSD”职业画家组合能在宣誓成立不到3个月的时间能在社会各界引起这么多人 关注呢?这是不是意味着,职业画家这个特殊的群体在当今的艺术圈中的位置正随着国家社会和文化市场环境的变化正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画家职业化的运作是否已经具备了成熟的条件进行推行?

据该联盟的发起人之一熊斌介绍,RSD这个名字缘起于中国传统文化核心——“儒、释、道”拼音的第一个字母。刘念、熊斌、杨永智——RSD的组合成员,他们都不是来自于名牌“科班美院”, 他们作品风格各异,但他们的绘画水平在业内早已被认可并各自有斐然的成绩。RSD三位画家在广州从事油画工作均20年以上,他们并没有显赫的教育背景。刘念毕业于内地一所并不知名的师范学院油画系,熊斌甚至从未受过正规学院专业的训练,属于拜师游学而成,纯属“原生态画家”。杨永智则是在成为职业画家后在广州美院进修两年。虽然他们所走的都不是传统的“科班路线”,但收藏家却没有人怀疑过他们的作品水平,市场是检验一切的唯一标准。南方的这块特殊的土壤滋养三位画家一直能以画为生,以油画作为一个终生职业,并始终坚持内心的梦想。由于长期与国外商业画廊的丰富合作经验,造就了他们都各自有着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作品,三位画家还有个共同特点,他们都不是现在美术家协会会员,甚至从未参加美协的展览,每一位画家都是与定画的客户互动和各地的巡回展览中总结经验,从而养成职业化创作习惯。他们和市场有着近距离的接触,最容易闻到市场的气息,就这一点来说恰恰是学院学生在校是无法触及的市场经验。

三位画家有感于现今社会风气的变异都源由于人们道德思想的滑坡,以至各行各业频频传出有损职业道德的报道。艺术,是可以对社会风气起到教化作用的重要形式之一,作为掌握这个手段的艺术创作者,作为社会公民的一分子,他们发愿联成组合,用手中的画笔来弘扬中华传统宝贵文化。传统的中华文化已经因为时代的变迁,教育的缺失被糟蹋得面目全非,甚至濒临“被消亡”。在他们看来,画者或者说广泛意义上的艺术创作者,应该肩负扞卫传统文化和美化社会的责任,他们开始尝试通过视觉图式的方式来演绎曾经的文字——文言文,这一行为,放在现今当代艺术的语境中,已经是一起行为事件的观念艺术。无论他们的画面所翻译出来的内容是否与古文最为接近,但是,这样的行为已经开始引发不少人对于传统文化艺术的反思。熊斌坦言,他们的作品所使用的虽然是“舶来之物——油性颜料”,而非更具中华文化底蕴的水墨,对于他们来说,借助于何种媒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所坚持创作的作品能否引起更多的人们对传统文化的关注,这才是他们所关心的。

熊斌在采访中同时着重提到他们的“职业油画家”身份属性的概念。在当今经济大环境下,艺术在不搞艺术的人的眼里是个没有“钱”途也很难有前途的职业,要在艺术领域取得成就是一条异常漫长和艰难的过程,其中要承受意志的考验、创作的艰辛,更现实的是在这个过程里要接受现实生活的考验。有资深人士坦言,“画画的人不应该取妻生子,这是害人害己,老婆孩子跟着过收入不稳定的生活,自己也被生活压力影响创作。”很多人做了一辈子艺术依然过着清贫的生活,画了一辈子画,一张画也没卖出去,因为不被市场接受。随着现在大学不断扩招,每年很多美术学院毕业的学生在怀着一个远大的理想走出校门后,数年后同学聚会发现极大多数人早已经转了行业,艺术的道路确实不好走,很多有天赋的本应该坚持的最后也没坚持下来,能一张画卖得上几十万上百万千万的画家毕竟是个别现象,就跟演艺界一样,学表演的很多,但最终成为明星的还是少数。现实是,艺术家首先是个人,是人就要吃饭,七情六欲,一样不少。在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下,艺术家应该继续画自己喜欢或者只能被小众看懂的作品还是创作能让大众接受看懂的作品?艺术是高高在上的还是应该能走进大众家庭的?艺术家需不需要职业文化机构进行系统的运作?

相对于艺术创作者的两难情况,对于万千家庭的普通老百姓来说,艺术是个难以读懂的高级文化。何以说高级?其一,难以读懂。很多艺术品在没有接受过艺术教育的平民百姓的眼里很难理解里面的意义,甚至现在很多当代的艺术作品与一贯大众的审美标准相去甚远,面对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当代艺术作品,很多观者感到疑惑甚至挫败,美与不美,难道有不同的标准?美。难道不是世界通行的语言?其二,艺术品的高昂价格也让很多消费者望而却步,上万、几十万、几百万的价格让艺术品难以走进寻常老百姓的家庭。其三,国家对于艺术文化教育的投放力度较小,很多人读了十多年书,却无法读懂一幅艺术品的语言。在很多经济发达的国家,如美国、日本这样的国家,在家中摆放艺术品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画廊随处可见,无论作品的风格和价格选择也多元化,更容易被很多社会大众接受。在这些国家里,艺术家职业化,各种不同定位的画廊艺术机构将艺术品市场需求发展成一个实实在在的产业。如今我国教育部门的教育理念,体制形式的制约,经济水平、艺术从业人员的综合素质、消费者对艺术品的认识水平等因素导致我国艺术品行业市场的不成熟,艺术家未能真正职业化。到底艺术家能否职业化,其中的可操作性到底有多大?关于这个问题,熊斌坦言,中国占据世界五份之一的人口,所有人都有追求美的天然倾向,目前中国经济正处于飞速发展的时期,加之国家在2011年十七大中提出文化兴国的战略方针,在这样一个人口大国里,艺术比其他国家更应该具备成为一种终身职业的条件和可能性!
西汶艺术网
“艺术家职业化”虽然在外国能找到借鉴的模式,但中国毕竟有其特殊的市场环境。到底这是一句华丽口号,还是一个行业的旗帜,还有待时间的论证。职业油画家不是新现象,但提出“油画家应该职业化”则是一个边缘化群体争取市场地位,对传统艺术市场大胆挑战的举动。对于“油画家可以成为一种职业”这个命题,如果我们并不赞同,那么反过来,“油画家不可以成为一种职业”,这样的命题就能成立了吗?看似又不是。为了证明这个命题能否成立,本文暂且以RSD职业油画家组合来作为持续跟踪印证的个案,成败对错,市场是检验的唯一标准。一个成功的“职业”运营模式,在同一个社会体制下具有可复制的操作意义。如果该命题在广州能成立,这对于中国的艺术市场来说意义非凡,传统体制内艺术家占主流的局面将会发生重大的变化。

事物总在变化中发展、原有格局被打破、重新建立新的秩序、再发展变化……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艺术是净化人类精神灵魂的良药,如果有一种模式能让艺术消费更趋平民化,能吸引更多人加入艺术领域,把油画创作这充满浪漫色彩的职业作为终身职业,将对推进艺术市场发展有着非凡意义。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