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冬天的水墨

[2013/12/20]
这个冬天来得很寒冷,冷风猎猎,如刀割刺骨。街面上的落叶早已被风吹尽,行人都是急匆匆地走着……这个冬天很不一般。

往日的热闹好像清静了许多,翻开报纸、打开网络,扑面而来的是股市起伏跌宕、银行降息、地产低迷、订单撤销、中欧会议推迟、工厂关门、农民工以百万计地返乡、研究生踊跃求聘年薪十万的卖肉工作、郑州年终最后一场招聘现场失控、798有很多画廊关门、传说很多画家价格下跌、许多天价的作品流拍等等,这年终的消息还真是很冷、很冰凉。而眼下又偏偏有许多执著者热心于艺术,不因为天凉、寒风、冷眼而放弃自己的努力。

说到水墨,这个2008年年底又多了几个以此为题的展览,看出来有若干人在做着和水墨有关的事情。但事情远非如此简单,远非是几个展览可以解决水墨的许多困惑的。比如,刚刚读到川美明年毕业的研究生王海啸的博文:“国画:学院的黄昏”,就讲了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如“时下的大学,有艺术学院、艺术专业的多如牛毛。……每年的美术高考生动辄几十万。可细看一下,我们招的、教的都是设计为主。国画、油画、版画学的也少,就业也难。时常在想何为出路?2000年时李泽厚先生就在他的《世纪新梦》一书里谈到21世纪是中国文化繁荣的世纪。眼下我们有国画系、国画专业的大学有几个?艺术院校里有的,又有几个学生?作为中国文化的传承之一的中国画,问题又在哪里?全国的‘国画问题’争论多次。中国画的教与学为那般?……硕士毕业了,问了许多学校,他们的国画老师都没课上。……我们静下来想下,好象有些问题。我们大量的设计,以后又如何办?难道在大学没有培养文化传承的必要?中国画要‘保护’了。传统的中国画家大多是‘业余’,他们有自己的工作,画画是‘澄怀’、‘类情’。……我们的国画是不是太‘专业’?开成国民素质课,普及提高文化艺术修养的基础课?我也没想明白。”

这里确实不是一个人能想明白的,也不是教育本身能解决的。时代的变革和社会的变化都影响到水墨的生存状态和方式,同时也波及到它的教学方式和目的。这越来越成为要讨论的问题,因为不可能永远这么“自然而然”下去,从文化层面、文化自觉性层面、教育体制层面、学科独立性层面、就业导向与学生专业选择层面、水墨创作与实际专业结构层面、水墨的学院化与水墨在民间的关系层面、艺术家自觉选择水墨与水墨作为专业学习之间的矛盾问题、职业与专业、学习与安身立命的追求之间、个人选择与时代因素之间、艺术的总貌与水墨自身的位置、水墨的独立性与开放性、水墨的现代化与水墨的传统延续性之间、水墨的空疏与水墨的转换之间、个人的水墨与集体记忆的水墨之间、行画的水墨与艺术追求的水墨、表面的水墨与深入骨髓的水墨之间、作为媒介的水墨与作为文化的水墨之间、作为学院的水墨与作为民间的水墨、作为中国的水墨与作为国际化的水墨之间,等等,都会构成今天人们思考水墨的背景,二十多年前李小山提出了中国画的问题,引发了激烈讨论,事实上也促进了有心人对水墨的探索;但问题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减淡了水墨的现实问题的严重性。也许,水墨的守候在于个体的信念和决心,在于个体对于水墨的关怀和执着;作为专业,肯定不能和设计类相比;作为职业,肯定不能和商业需求相提并论。正像写诗一样,不可能做到流行文化那么通俗;真正的水墨艺术也不能是全民普及式地画梅花、画虾、画荷花一类的,同时也不是了无生趣、全都一个模子一个样的。

水墨可以孤而不论,正像真正的艺术永远是个体的一样,能够抗衡于萧肃的专业招生与就业状态的力量,只能作为个体的学生进入社会后如何看待水墨,是否为专业画家、或是否改行、或是否不能就业,这些全看水墨画家自己怎么办。作为宏观的今天的艺术现状,水墨肯定不是唯一的选择;作为生存之道的艺术,水墨不是最佳的致富之路;作为个体存在的寄托,水墨是各种选项中的一个;作为当今美术史的书写,水墨是其中的一章;作为中国美术史研究的传统,水墨是其中的一个子项;作为未来的中国艺术前景,水墨是各种表达可能性中的一个,只是在水墨的这个系统内,水墨如何延伸、如何拓展、如何生存、如何维系,全赖个体的力量,但维系了水墨的传承是否就意味着终极目标?正像油画的行画从来断绝过,但美术的发展和发展动力完全不看这些行画是如何操作的、市场是如何运行的、是如何满足了社会消费与美化居家环境的。这仅仅是一般消费层面的日常活动,与绘画艺术无关。任何一门艺术媒介如果孤立地看,都可以有一堆问题,问题不在于媒介,而在于今天人们的艺术观念如何转换它、作为艺术家的个体如何看待自己的存在方式。如此,任何一种媒介的艺术都需要存在和发展,但学院教育并不是都要解决许多立竿见影的实际问题的。选择了水墨,在今天可能意味着选择了孤独和悖论,但其精神意图是有的,其文化立场是真实的,其面对现实的决心也是值得嘉许的。但,水墨有没有今天的气派和水墨理论才是水墨艺术家关注的。问题的另一面是,今天还有多少批评家、理论家在真实地关注、探讨水墨。

不解决这些问题,水墨的冬天肯定很寒冷、凄凉。

2008-12-9 花家地北里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