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马奈没有什么错

[作者:徐鲁]  [来源:《中华读书报》]  [2007/2/2]
爱德华·马奈(1832-1883)真正让巴黎学院派画家们感到了对他们的艺术立场构成挑战和威胁的作品,不仅仅是为人们所熟知的那两幅,即画于1863年的《奥林匹亚》

和《草地上的午餐》。此前,在马蒂奈的咖啡馆举办的一个私人展览会上,马奈一共挂出了自己十四幅作品,包括《从瓦伦西亚来的罗拉》、《街头歌女》、《推勒里花园里的音乐会》等。从这些画里,学院派的辩护者们看到了一个“粗暴地破坏了我们的绘画观念”的画家。例如在《杜维里花园里的音乐会》里,马奈摈弃了传统画家惯用的详细交待情节的办法,仅仅运用画到画布上的线条和色块,就表现出了花园深处的五彩缤纷和活泼密集的人群。

当然,引起最多非议的还是《奥林匹亚》和《草地上的午餐》。1865年,《奥林匹亚》在秋季沙龙展展出后,学院派都叫它“维纳斯与黑猫”,甚至连当时还是马奈好友的画家库尔贝,也将画中的女子比拟为“刚刚洗过澡的黑桃女王”。似乎冷嘲热讽还不足以解恨,人们还把它高高悬挂在展览馆最后面的一扇门上,为了使观众“看不清哪儿是袒露的部分,哪儿是一堆衣服”。当时,塞尚曾不无同情地写道:“观众不断涌来看马奈的这幅画,并且嫌恶地说,‘你们看这个人’,有如置身停尸间一样。”这幅画被斥责为无视道德和有伤风化。

只有富有正义感的小说家左拉出来为马奈辩护。左拉明确地说道:“马奈没有什么错!他不过是向我们说了真话。”左拉认为,许多画家在画维纳斯时都对模特进行了修改,“他们在进行欺骗”,但马奈这幅画却说了实话。“为什么不说实话呢?他把我们今天的姑娘奥林匹亚介绍给了我们,这样的姑娘我们在人行道上经常遇见,她用平平淡淡的、褪了色的毛披肩把自己瘦小的肩膀裹了起来。”

马奈这幅画的灵感,来自阿斯特吕克的诗篇《岛上的姑娘》。春末夏初的玫瑰时节,暮色降临,奥林匹亚从睡梦中醒来,慵懒地半卧在松软舒适的床榻上,怜爱地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肌肤。一只黑猫,在姑娘的脚下神着懒腰。一个黑人女仆,正捧着一大束鲜花送进来。那应该是某个殷勤的求爱者托她送进来的。但任性和高傲的姑娘却不屑接受。她的眼神里有一丝迷惘和无奈,又带着一丝鄙夷。这丝鄙夷不仅仅是对众多的求爱者的,而是画家马奈献给整个沉闷的巴黎的……整幅画是用异乎寻常的大面积明暗对比手法完成的:暗色的墙壁、女仆、黑猫,更加衬托出了床榻上的人体的明亮、红润与美丽,这种明亮之美,如同女仆手里的鲜亮的花朵。有的艺术评论家说,这幅画是用没有鲜明轮廓、从一定距离望去极有生气的画法画成的。而这,正是马奈在艺术上对传统的叛逆与创新。

马奈显然很感激左拉对他的声援与支持。几年后,他为左拉画了一幅手捧书本的画像。有意思的是,在画像背景上,马奈特意放置了自己的这幅《奥林匹亚》和一幅日本浮世绘。这两件东西都是马奈所喜欢的。马奈的画受过日本浮世绘很深的影响。这幅肖像画向世人宣告着他们的友谊,提示着一位伟大的作家给予一位逆境中的画家在精神和道义上的支援与帮助。

再来看《草地上的午餐》。马奈描绘的是在巴黎郊外、塞纳河畔的树林和草地上歇息的几个巴黎人。这幅画提供了以一种新颖的形式表现人体,包括在风景画中画裸体、画明亮的阳光,以及表现晴朗天气里耀眼的色彩和透明感的极好的尝试与可能。但许多人也并没有能理解马奈的创新的勇气和在艺术上的积极意义。他们仍然认为这是伤风败俗。他们没有看到画中的抒情诗般的田园风光与清新的气息,只一味地斥责画家不该在穿着现代服装的青年人旁边安排一个裸体女人。粗暴的批评使马奈的成就暂时蒙上了一层阴影。这种阴影显然比马奈在画面上极其有节制地涂出的浅浅淡淡的阴影要浓重得多。

但马奈最终没有与保守的学院派趣味妥协,也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艺术原则而去迎合中产阶级的观念与品位。他继续凭着自己面向现实、探求真理的勇气和良知来认识世界,对待艺术。他的清新和新颖的手法、积极探索的勇气,赢得了一些年轻画家的尊重与拥戴。后来,这些年轻画家中的最勇敢、最具天才气质者,大踏步地迈向了印象派的方向。在成为印象派之后,他们几乎都把马奈视为自己的鼓舞者。

我们从范坦·拉突尔《巴迪纽尔的画室》中可以看到,马奈与一群追随他的青年艺术家聚集在一起的情景。中间正在执笔作画者,即是马奈。
艺术中国[http://www.artx.cn]
马奈的许多作品里,常常出现一个面容相同的女子。《奥林匹亚》、《草地上的午餐》,还有《铁路》、《穿斗牛士服装的维克多莉·姆兰小姐》等。这个女子就是当时马奈和许多画家都喜欢用的模特儿维克多莉·姆兰。马奈在1862年为她画过一幅肖像。

在马奈的一生中,人物一直是他绘画里的中心题材。但他也画过不少风景,画过迷蒙的大海,画过威尼斯的运河,甚至画过旗帜飘扬的蒙尼埃大街。在普法战争中德国人围困巴黎的时候,他甚至还充当过保护巴黎的炮手。巴黎公社时期,他画过表现刽子手血腥镇压公社社员的《街垒》等作品,他被缺席选进革命美术家协会之中。1882年,马奈去世的前一年,画过一幅《芦艾的别墅》,这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幅风景画,在我看来,也是最美的一幅。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