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中国

中国古籍全录

中国汉语字典

中国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西汶书场

会员登录 | 注册
civcn
艺术中国: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新西兰2000G古籍资料

“共和之光”——再现民国华章的生动画卷

[来源:人民网]  [2007/8/23]


《共和之光》,这幅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水墨人物画创作,以其撼人的情节、纵情的笔墨博人共鸣!在小打小闹的中国画作品日产难以数计,而主题性大场面的绘画创作走势低迷的当下,作者高扬现实主义创作精神,将民国元年――1912年1月1日夜11时,孙中山宣誓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隆重的大典瞬间景象,真实而又生动地再现出来,一如闪亮定格的宽银幕镜头,让历史记忆中的名人们的神韵,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事件,鲜明而酣畅地跃然于画面,生发出和璧隋珠、不同凡响的艺术效应,实属难能可贵!

笔者赞赏作者创作这幅画敢于挑战自己的胆略和决心。表现并歌颂了多灾多难的祖国从皇权“君主制”转到民权“共和制”,昭示这一翻天覆地的变化,难道不是令人热血沸腾、悬想联翩的创作选择么!困难之一是,画中涉及名人众多,来不得半点含糊;就职大典的地址在南京原清两江总督署(即今“总统府”),当时的盛况却未留下任何照片,创作中所涉场面、人物,只有通过阅读相关文献资料、寻找有关名人的书刊、图像来一一加以解决;另外一点则是,越是重大的题材,对艺术性的要求越高。这就需要十年磨一剑的创作精神、创作耐力和创作决心。作者从2005年开始酝酿创作,征集素材、构思构图,至今年春节后,加快步伐,克服困难、四易其稿,终使心血浇灌成宽10米、高2.6米的巨幅力作。

画面中的人物接近甚至超过真人大小。那种只有上世纪初才能腾发出来的时代烟云,那种特定事件的历史感、沧桑感、沉厚感、神圣感、伟大感,尽收笔底毫端。作者鼎力地推开了尘封的岁月大门,富有现场感地告诉人们,在孙中山先生等人领导下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革命党人,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终于推翻了清王朝,结束了中国两千多年的封建统治。请看,画面中央的主体位置,中山先生神态肃穆地举着右手,誓要“尽扫专制制度之流毒,确定共和,以达革命之宗旨”,并宣告中华民国成立,真是伟哉!壮哉!左右位列参与大典的民国要员,黄兴、蔡元培、胡汉民、徐绍桢、景耀月,汤尔和、黄锺瑛、于右任、王鸿猷、陈锦涛、宋耀如、宋霭龄、王宠惠等等,另有国际友人、军方将领、各省代表,与会200多人蔚为壮观。作品中刻画代表性名人计44位,名姓大多可考。尽管形神各异,而肩负历史使命感的那份沉重和自信,却有着惊人的一致性。

毋庸置疑,《共和之光》拓展了自身无可替代的历史价值,填补了民国元年缺失的影像空白。透过艺术的笔墨、人物的造型,触摸到作品的人文精神、革故鼎新、光耀神州的内涵和底蕴,作品也因此走向了经典性。
艺术中国
一幅有价值的绘画作品,绝不可能是低能的图解和复制。《共和之光》的成功在于,把握了正视历史生活的视野,立体观测、往复斟酌,构图立像绝然摆脱简单化、图示化、平庸化,而指向高格调、高品味。作品除了包涵着非同寻常的图像历史价值外,艺术上也有五个方面的显著特色:

其一,使艺术真实与历史真实相统一。

艺术之于生活,必须提炼、集中、概括,更具有典型性。《共和之光》所依据的生活,或说这一具体事件的历史真实是,特定夜晚,督署大堂,挂灯高照,团柱、台阶、红毯。背景正中张贴“大中华民国地图”,左右分别斜挂着五色旗和铁血红旗。上方则为突出的蓝底白字横幅标语,标语内容系行楷所书“吾大中华民国吉期良辰”,团柱上对称地悬挂着“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同盟会16字纲领,名流济济一堂,……。如按常规结构图式,罗列对象逼真描写,则非竖构图莫属。这样带来的画面结果是,人物所占比例必小,进而削弱主题的鲜明表达;在氛围的营造上,如强调光色变化、透视中规中矩,实写“五色旗”、台阶、红地毯等,既会碰到强中国画所能的尴尬,又会消解着人物群体的形象刻画。事实上,作者也曾尝试过上述建构,试图一一对号入座,然而效果未遂心愿。现在的图式,将历史真实点化为符合逻辑的艺术真实,一方面在主要细节上,如人物状态、服饰,照相机、指挥刀、帽徽、旗帜、标语等力求表现得丝丝入扣,另一方面又大胆取舍、合理选择,服从主题需要,强化与削弱并举,造就了画面艺术真实与历史真实的和谐统一。

其二,使传统绣像与人物组合相统一。

传统绣像的表现样式,常为当今中国人物画家所钟情。绣像的特点在于,描绘精细,善于选择显示人物个性的动作用线,加以夸张性地刻画。其“生存空间”个体化,一般不与其他人物构成情节性的组合。而在《共和之光》中,作者对于“绣像”营养的汲取是,刻画人物注重呼之欲出的神态捕捉,注重特有的民族文化风韵;“出新”则是着力于传统绣像的现代演绎,不只是停留在线的造型上,还有墨块的横涂竖抹;不只是各别的个体状写,还在有机、有序、有章的链接中,用笔墨将众多人物纳入一个富于情节、具有征兆、合情合理、惟妙惟肖的大典氛围中。这个“大典”,分明是大落大起、扭转乾坤后的一支金曲,是民国元年中华历史大舞台上具有永恒雕塑感的英雄礼赞!

其三,使水墨抒写与素描造型相统一。

页码1 2
更多
古籍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