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美术》杂志学习“八荣八耻”文章议起

[作者:苏坚]  [来源:美术同盟]  [2009/2/10]
胡锦涛总书记年初提出了“八荣八耻”的社会主义荣辱观。一个社会因为位处“初级”身生缺陷,对其提出方向冀期,这很正常的。就跟现在有人说“大家不要再学术腐败了”一样,说者有期,听者有心,犯者修身改过就是。除非提高到立法的高度,那才是另外一回事——说话听话,立法守法,这应该是一个现代社会自然而然的。当然,由于历史惯性,一句话变成一个号召生出一场运动,这种中国特色多少可以理解。一个社会普遍缺乏思想道德自觉,需要借助政治力量、行政权力来动员,这本是悲观现实下不得已而为之的。但这种“为之”对于普民百姓十分正常,若对那些应有较高自觉能力的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本身不从事政治工作、或即使从事但该工作与政治应该有距离的知识分子,是不应该虚伪地做出那种拍胸表决心的姿态的。口口声声拥有“唯物”世界观的人,喜欢做“违心”事说“违心”话,这种人应在中国最多,他们如果得不到有效的教导而再多下去,我很担心其产出的耗费效能要抵消掉人民群众的很大一部分创造效能——部分艺术工作者正是我要说的人士之一。我写此文就有感于此:最近读到《美术》2006年第4期头版头条学习“八荣八耻”的文章和第8期陈履生文章中欲以“荣辱观”这一“准绳之一”给“当代文化和艺术”套上道德帽的观点。现“诚实守信”说话,将心得呈出,愿与艺术同行相互学习、批评、提高。

在今年第4期《美术》杂志上,开篇版目是陕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曹桂生写的题为《论社会主义荣辱观和社会主义艺术方向》的文章,在这篇短文中,我看到了一种神奇的逻辑,在概念地简述了对“八荣八耻”的认识后,他笔锋一转来了一个“然而”,“笔枪”直指西方的各种“主义艺术”,尤其“按既定批判路线”直指《美术》杂志这几年来讨伐的“现代、后现代主义艺术”,并迫不及待地、武断地、一厢情愿地给以上艺术下了“只是一些荒诞的、陌生的、不知所云的和无所云的东西”、“病态下滑的”(该文在此处引语后标注是“钟韵语”,我怀疑是“王仲语”的错标,许多发于《美术》的文章为了拍马屁都喜欢用引述“王仲语”这一招,估计王仲也会象每期都刊载有他“光辉形象”的照片一样对这类拍马行为沾沾自喜)定论。甚至写出了“现代主义从非理性出发、追求抽象、丑陋和反审美”这样反常识、反智(如果不是故意说违心话)的断语——此话本身就自相矛盾,“追求抽象”就是(或部分是)追求理性,怎么又“从非理性出发”呢?!90年中央美院推出的《教学体系改革的初步构想》中就已正式指出:“造型艺术中具象与抽象是两种相对应的表现形式,认识抽象与具象在造型规律中内在的联系,有助于拓宽学生的创造思维领域,丰富造型语言和艺术想象力,提高造型艺术的综合设计能力。”这么一个核心美院直到90年才有“追求抽象”的“构想”,已经是甚落伍于艺术教育的步伐了,而在当代,许多美术学院在教学中有借鉴现代、后现代艺术有益经验,早不只是“构想”,亦已是不争的事实。试问这位曹副院长加教授,贵院教不教“古老”的“三大构成”?教不教“古老”的“中国画意象”?“迷途忘返的青年学生”喜好上“追求抽象”的“现代、后现代艺术”怎么办?是的,事实上有些美术学院曾经不教、有的直到现在还不教“现代、后现代艺术”,许多学生们出了社会才不得不自觉转行边摸边学,时代的发展和需要永远吸引青年学子的学习热情。如果美术学院先知先明赶上时代的步伐(正是大学的应尽之义!)而传薪接火,何会苦了学生自摸自学!当然,现在举目望去,什么“新媒体”之类早已成了有些美术学院的“热门专业”,“装置”、“观念”等课程亦早有之,那些对此视而不见的美术学院院长们应属稀有动物了,他们高喊“只有现实主义才能表现真善美”、“只有真善美才值得表现”口号的姿态,我希望见此的人们形容那叫“(逞)强仔”而不是“伟(大)哥”!

曹副院长眼下不正写着论文吗?写论文就是干抽象的事,人脑如果没有抽象功能,则你写的论文在别人眼里就成了乱话连篇。“追求抽象”真会有错吗?为了印证曹副院长的真实意图,我又查找到他发表于2005年第3期《美术》“中国当代艺术审美理想和西方现代、后现代主义艺术思潮”笔谈讨论专栏的文章《解构主义给艺术带来了什么》一文,读罢这篇洋洋近万言文,除了读到第4期版目文章类似的连连5次引用王仲同志的奇文《重振人类艺术追求真善美统一的伟大审美理想》和解构主义等“这股反理性浪潮也直接影响到了政治领域的巨变”“而导致了1968年5月在法国发生并席卷整个欧洲的学潮”(从行文水平判断,我怀疑曹副院长对“学潮”的目标指向和经过的复杂性是否有具体研究)这种用政治思维写学术论文甚至暗示“国安机器受到威胁”的招数外,竟读到了一种反讽效果:曹院长要批判解构主义,自己却一不小心写出了一篇东拼西贴、重复罗嗦、思路凌乱的“劣质解构主义文章”!大家有空不防去找这篇通篇引述别人文字的“学术论文”来欣赏一下。

读到曹副院长“从根本讲,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是对社会主义审美原则的背叛与反动”的断语中带有政治色彩的“背叛”、“反动”等词,又使我想起《美术》2005年第4期上另一位副院长加教授——新疆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康书增写的文章《对批评的批评——再次为全国美展辩护》(希望是个巧合,否则会让人怀疑西北部分美术院校的领导是否仍有严重的“后宰门思想”和停留在该思维阶段,一不小心就要声情并茂喊“爷爷,您回来了”)。该文亦大量引述相关作者的文章,但却假惺惺在注释中说“所引文章均取自网络,用名不可信故不标明作者姓名”。写学术文章引用他人论文要标出作者和出处,这是学术规范,该文所引文章多数出自美术同盟网,是正规专业网站,所引文章亦多都署真实姓名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