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中国画坛早已不是艺术净土 更像一个江湖

[来源:北国网-辽宁日报]  [2012/3/7]
多些文化思考少些江湖气

专家观点



国画坛早已不是艺术的净土,而更像一个鱼龙混杂的江湖



理论批评应剔除杂质,直面艺术



今天的艺术表现出深深的无力感,是因为很多艺术家的价值观出现了问题,太现实,太物质,哪里去放置艺术呢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人物画从一开始就承载着与山水画、花鸟画不同的使命,人物画家理应更为关注社会、关注人生

晏阳接受采访时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时下的中国画谈起来很不轻松。 ”这位55岁的画家在学院里教了近20年的水墨人物画,同时他还在另一领域——全景画的创作上建树颇丰,日前刚刚在合肥的渡江战役纪念馆独立完成近250平方米的油画巨制 《百万雄师过大江》。他笑说,因为常常画大画,所以身体很好,“我更愿意称自己是艺术劳动者。 ”或许正是因为他跨界的艺术思考,使得他的观点里更具有了些独到和深刻。

“艺术劳动者”晏阳是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的教授,他的画室不大,摆着满满的画作,靠窗边的墙上还挂着《百万雄师过大江》的素描手稿。谈到中国画时,他的表情似有些复杂,多次重复“不轻松”和“很难说清”两个修饰语。

在晏阳看来,中国画的现状,热闹也复杂,学术层面上的思考十分艰巨,“中国画坛早已不是艺术的净土,而更像一个鱼龙混杂的江湖。 ”

学风无法摆脱世风的影响,里面掺进了太多杂质。利欲、投机、急功近利和哗众取宠……而中国传统文化是位凛然的老者,任何站在强大传统面前的人都是晚辈,因而当我们面对传统的时候也就理所当然地少了些质疑。当年的李小山是个特例,他敢于质疑,敢于站在发展的角度以一种平等的姿态来面对中国画,去触碰传统绘画的薄弱部分……

1985年7月,《江苏画刊》上发表了一篇由南京艺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李小山撰写的文章,文章的标题是《当代中国画之我见》。或许李小山本人也未曾想到,他的这篇文章在当时的中国美术界掀起轩然大波,引发了中国美术界关于中国画问题的激烈争论,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随后,李小山又连续发表了《中国画存在的前提》和《作为传统保留画种的中国画》两篇文章,进一步阐明他的观点:中国画到了历史的转折点,任何修正和补充都不足以改变中国画的保守和落后,只有革新观念,才能使中国画走向现代。

作为国画家,晏阳的艺术总体上属继承传统的一路,但他对当年李小山的艺术批评精神予以认同,积极肯定,以至于时至今日谈起对当今中国画现状的思考时,依然要从那篇20多年前的文章谈起。

“李小山的 《当代中国画之我见》基本观点上有失偏激,我并不完全认同‘中国画穷途末路论’,但这篇文章的出现是好事。我的艺术观念并不激进,但我赞成李小山的质疑精神和敢于一针见血地触碰传统绘画软肋的敏锐而深入的思考,文中所列举的一些中国画创作现状很值得对中国画艺术富有责任感的画家们深思。从当时来看,只有他触碰到了实质问题。”晏阳认为,理论批评应剔除杂质,直面艺术,“李小山的文章很纯粹,少有客套,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而中国传统文化是位凛然的老者,任何人站在强大的传统面前都是晚辈,因而当我们面对传统的时候也就理所当然地少了些质疑……当年的李小山是个特例,他敢于质疑,敢于站在发展的角度,以一种平等的姿态来审视整个中国画艺术,去触碰传统绘画的薄弱部分。 ”

中国画在迎来自身发展最好时机的同时,学术层面的思考却越发艰巨和复杂……画家和美术评论家能不能固守自己的精神家园,注重中国画的文化品格,站在人文精神的制高点上来看问题,谈问题,是使中国画艺术摆脱僵化保守,摆脱盲目跟风,摆脱逢迎,摆脱物欲,摆脱低俗,从而引领人们在精神上走向独立和完善的关键

晏阳说,近30年来,各种观念的交汇和相互间的撞击,使画家们的思维异常活跃,我们的画坛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热闹局面,产生了不少创作观念新、文化品位高、艺术性强的中国画作品。但是回到学术层面上来,我们的思考却越发轻松不起来。

“我想说的是,今天充斥各类展览、各种专业期刊上的国画作品,甚至是某些重要展览上的获奖作品真的是大家所期待的东西吗?它们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中国当代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我们的美术评论,有多少是从艺术本体出发、从艺术的良知出发?艺术的永恒,源自她所追求和揭示的人性。以这样的前提来审视我们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批评,可以思考和值得我们检点的东西不是很多吗?”他说,画家首先是人,和千千万万普通人一样,画家同样需要生存,需要不断改善和提高生存条件,需要享受社会发展带来的恩惠。但另一方面,画家是精神产品的生产者,社会赋予艺术家一种特殊职业的同时,也赋予了他们一种天然的责任,这种责任其实还不应是全然由外部赋予,“那本应是艺术家血液里天然存在的一种‘基因’。不过,我们很多人似乎已经忘记了。 ”

这种“遗忘”让晏阳觉得有些无奈和悲哀。 “艺术生态的污浊,让你无时不在思考、思考,而不屑于谈及。 ”
西汶艺术网
“我自知缺少快速适应社会的能力,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艺术或艺术家必须承担一种道义、一种社会责任,要有良知;要去呼唤人性,应在精神层面去引领大众。 ”或许因为身兼教师身份,晏阳把艺术责任看得尤为重要,因为,他们还要对未来一代中国画家的成长负责。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