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王强:没艺术家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来源:当代艺术]  [2012/4/6]
[img]uploadpic/20124/2012040637052085.jpg[/img]王强的作品

[img]uploadpic/20124/2012040637052857.jpg[/img]王强的作品

[img]uploadpic/20124/2012040637053629.jpg[/img]王强的作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文:黄麒霏

艺术家如果没有独立精神,是很难活下去的。但是独立并不意味着谁也不理,闭门造车。王强说:“没有哪个艺术家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一定是学习和吸收了前人的精华,才慢慢摸索、提炼出自己的艺术风格。”

顺其自然

穿着一身工作服的王强,看起来慢条斯理儿的,工作室很干净,还有一只大白猫悄悄地卧在沙发后的暖气上。翻看他的个人介绍时,觉得他的每一步都走的很稳当:1988年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1999年就读于德国国立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自由艺术系。王强说:“附中和美院加起来一共有八年的时间,在这段很年轻的时间里,我没有太多去苦苦思考艺术的意义是什么,而是动手做了大量的实际练习。大三大四的时候留德的谭平老师向我们介绍了很多德国艺术,后来版画系主任吴长江教授把我推荐给了德国教授,就这样,我去了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两边的教育在观念意识上完全不同,国内很多美院是更加注重艺术的基本功培养,摹写。在德国他们更重视培养学生自己对创作的思考能力,每个班的面貌都不一样,我的老师Konrad Klapheck教授比较重写实,也更严谨一点。”

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有着古老的学术背景,是一个大师云集的地方,有表现主义的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马库斯•吕佩尔兹(MarkusLupertz)、约尔格•伊门道夫(JorgImmendorff);还有大名鼎鼎的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凡是去西方学习艺术的人,一开始往往会受到刺激。 “信息量突然变大了,我到处去看展览,当年在附中的时候翻看画册,记得有个艺术家老用一种很难看的湖蓝色,结果到德国看见真迹,原来人家那个蓝色是很棒的,层次非常丰富!”王强有些激动地回忆道。搞艺术的人一定要看真东西,当大师的真迹呈现在眼前时,一切形容都显得苍白,好既是好,不需要再补充什么。但是这样不断地受刺激也会让人产生迷惑,当亲眼面对这些庞大的原汁原味的欧洲艺术时,不禁会问自己应该站在哪里?

“虽然刚去时我很受他们的影响,但是慢慢你会发现,有些艺术家的东西是只属于德国的,连意大利、法国都不属于。地域性对人的影响很大,当地的人文环境、政治经济、饮食状况、甚至地理气候,都能对人的性情以及思想产生影响。那是他们固有的情绪和文化,还有一些是德国战后蕴育出来东西。我的老师Konrad Klapheck教授曾经对我说,你既然来到这里就要找到自己的火车,巴塞利兹、依门多夫他们都已经开着自己的火车离开了,你不能再上他们的火车。老师这句话敲醒了我。”王强回忆道。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比喻,火车上会有什么人呢,王强会往里面装进去什么东西?王强回答说:“我开始问自己更愿意做什么,这样的思考算是一个开始吧。因为我受过大量写实绘画的教育,这个背景我不可能完全丢掉,学到了就在脑子里,血液里了。不过我还会吸收新的东西,比如新表现主义、波普Art、新写实等等。”从2002年、2003年起,王强从身边的风景和朋友开始画起,他开始研究不同的写实画法,用抽象的因素结合平面化的色彩,用极少的语言去表达更多的内容。在不断地摸索过程中,王强的创作风格在德国基本上确定了下来。他正在打造一辆属于自己的火车,里面有他喜欢的年轻形象,安静的操场和楼房……

真实之间

王强说:“回国后我的创作风格没有什么变化,从一开始的思考到现在,这是一个逐渐强化的过程,作品的题材也更丰富,更自由了。”不过,看王强的画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几年中国社会中弥漫着很强的不信任感,不少人流露出焦虑,甚至暴戾的情绪。艺术家是否有冲动、有责任去创作出一些更具有现实意义的作品呢?就像德国新表现主义大师伊门道夫的艺术观念一样,他认为艺术的意义在于解答人生提出的诸多问题。他的创作主题始终聚焦于艺术的社会价值。而王强的作品像是“活”在别的什么地方,与社会现状没有太多关系。王强有些激动的说:“可能每个人的个人感觉不一样,咱们这的一些艺术家关注于把一种现实的东西放入画面中,虽然画了一些现实的东西,但其实也未必是那样的,那也是艺术家脑子里的东西而已。我觉得画就是画,是独立的,它是什么方向,什么感觉完全是艺术家自己的事。”显然有艺术家支持他的观点,比如新表现主义的另一位代表人物吕佩尔慈,他就表示过和他的老朋友伊门道夫完全不同的艺术观点:“艺术没有任何社会使命,它不是人们达到目的的手段,否则就是对艺术的亵渎。绘画的现实意义在于绘画本身。绘画是永恒的,它与时间并存,所以绘画的现实意义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存在。”看来这也是一个说不清的问题。

“摄影大师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 的作品给了我一定的启发,他拍了一个街道,很杂乱的,但是他把一些觉得不必要的因素去掉了,比如遮住了一些窗户,抹掉了在窗户上向外看的老太太,路口本来有三个交通指示牌,他最后只留下了一个。经过处理后的照片完全呈现出超写实的效果,一条特别安静的街道。”王强说。采访中可以感受到他对这位艺术家风格的喜爱,王强在自己的绘画创作中也吸收了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的经验。“我更喜欢似乎是现实又不是现实的东西,很多杂乱的部分我都从画面中去掉了,我把生活场景中能成为画的部分提炼了出来,什么画都要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样才能称之为作品,我的画是经过抽象和极简主义的提炼之后形成的写实面貌。”

王强在画中的平面感是很强的,他说:“东方人的长相就很“平面”,西方人长的相对“立体”,东方传统服饰一直是平面裁剪,而西方很早就开始立体裁剪,都有各自的美感。西方艺术自文艺复兴起,已经对立体塑造有了很深入的探索。就像西方人曾经强调向外扩张一样,他们的“立体”也是向外的。我现在所做的是,以平面的方式,将立体空间向内部延展。我的绘画的平面性是源于抽象的概念,一个颜色它既要表达画面的装饰性,要好看,又代表地面,一个空间,我希望尽量用极少的语言去表达更多的内容,这也是极简的艺术观念。”现在的绘画中,有太多灰暗、脆弱、夸张的艺术作品,王强说他可能不愿意接受刻意表现的肮脏阴暗,或是像电影里那种哭天呛地的剧情,艺术不是卸私愤。

“我会用电脑合成一些照片,比如把自己拍的,和朋友拍的照片合在一起处理好了,再对照这张照片把它画成油画。”王强说。但为何多此一举呢,为什么不直接成为一件摄影作品?王强很认真的答道:“因为我仍然需要真实性,用绘画可以弥补合成照片中不真实的部分。绘画不能说是过时的,几十年来人人们一直都在谈论架上绘画的死亡,很多人为此放弃了他们唯一懂得的东西去追逐潮流。手绘从过去的主流状态被推倒边缘,对我个人而言这并不糟糕,画家可以不再傲慢地回归他们本来的位置,更加自省专注地工作。机器制造显然比手工完美,但人类世界中有些事物的价值确实无法用无懈可击的完美来衡量,“手绘”所流露出的是我们这些不完美的人努力追求完美的人性的一面,是感人的。”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