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10位给艺博会带来欢乐的人

[来源:艺讯中国]  [2012/4/12]
[img]uploadpic/20124/2012041231978293.jpg[/img]约翰·华特斯John Waters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近日,“艺博会”是艺术界的关键词和关键事件。这些艺术场景中上演的艺术戏码总需要些演员,而其中一个就是“收藏家”,他们可不比艺术品或艺术家来得低调。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根据一项2004年的研究显示,艺术品收藏家和艺术家们有着大量的共同特点。两个群体都热爱展示他们创造性思维,而且相比大多数人而言,他们对新经验的开放程度要大得多。军械库艺术周是收藏家们的竞技场——严肃的讨价还价以及争夺艺术品——但是很容易被忘掉的是,这些荷包鼓鼓的艺术爱好者们和他们的热爱收藏的艺术家其实一样,花样缤纷。ARTINFO细数了10名收藏家,他们的性格反映出他们的艺术收藏,自然还可以反应出他们的银行账户。如果你在艺博会上看到这些面孔游来荡去,那么一定要留意他们倾心的作品——那可能就是下一个成功案例(big thing)。

亚当·林德曼Adam Lindemann

也许他是艺术界最特别的收藏家,林德曼根本就不害怕他的观点(和他买的东西)被别人知道。作为纽约观察报的专栏作家,他批评过的内容从MoMA挚爱的德库宁回顾展的全部内容(“这个展览百分之九十的内容都是可以预料的,而且都不过是些套话”),到巴塞尔艺博会(“我受够了艺博会上的艺术”)。批评家杰里·萨尔兹(Jerry Saltz)对后一篇冗长的枯燥文章进行了驳斥,认为那不过是林德曼在艺术展到处“贴点”(购买——译者注)之后的“幼稚的炫耀”,而原本他声称绝不参加艺博会。但是对于收藏家来说不过是一次大笑:这些噱头足以让他登上纽约杂志的头条。且让我们看看他在军械库艺博会的行动吧。

让·皮戈兹Jean Pigozzi

埃尔顿·约翰曾经将皮戈兹称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这一汽车厂商大鳄的继承人因为他古怪的眼睛形状而著称,但也是这双眼睛帮助他获得了兴许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当代非洲艺术的私人收藏。作为一名文艺复兴式的人物,皮戈兹曾是高谷轩画廊的摄影作品推销员,也是一名服装设计师。但是他也将开发自己的生产线,名叫LimoLand,在他的巨大框架里,通过无数失败的尝试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式。但是却很难在皮戈兹的亮闪闪的艺术收藏中找到他阶级焦虑的痕迹,或者他的生活的其他任何方面。而他的衣服流水线的的原始标牌是什么?“Street Wear for Rich Old Men”(富有的老年人的街服)。 标签上还印着“贺奇基金”(The Hedge fund),许多各国货币的标志的组合。

巴斯马·阿尔-苏莱曼Basma Al-Sulaiman

你必须要佩服一名在赛博空间开美术馆的前卫的女性收藏家。这名出生于沙特吉达的艺术爱好者的收藏地点是一个赛博空间的3D博物馆(BASMOCA,巴斯马·阿尔-苏莱曼当代艺术美术馆)位于沙特,但是整个场景都是通过视觉世界技术(Virtual Worlds Technology)构造出来的。阿尔-苏莱曼作为馆长和首席策展人,曾于2010年在伊斯坦布尔策划过展览“阿拉伯的边缘”(Edge of Arabia),除了国际明星之外,还包括了沙特和海湾地区的艺术家的作品,比如阿卜杜纳赛尔·加勒姆(Abdulnasser Gharem)与拉加·阿勒木(Raja Alem)。任何收藏家都会帮助她的艺术家像病毒一样四散在我们拿到的刊物中。

吕贝尔夫妇Don and Mera Rubell

定居在迈阿密的吕贝尔夫妇既是收藏家,也是酒店老板,他们的私人美术馆——吕贝尔家族收藏——提升了迈阿密海岸的艺术景观。他们时常出没于整个国家各个城市的艺术家工作室,现在正在着力拓展他们在华盛顿的影响力。【他们主办了国会大厦的城市新兴艺术博览会,并在康科美术馆(Corcoran Gallery of Art)主办了展览“三十名美国人”(30 Americans),是他们收藏的非裔美国艺术家的作品的特展。】他们倒是不怕古怪,因为妻子梅拉总是带着一个摇滚明星式的假发——无论心胸狭窄的艺术圈怎么说,夫妇二人决心要将他们的艺术献给大众。

根索伦斯夫妇Marc and Jos閑 Gensollens

这对62岁的老夫妇来自法国马赛,两人都是精神科医生,而且没有特别张扬的性格特点。可是这俩人的收藏习惯却有点出乎寻常。根索伦斯夫妇是观念艺术收藏领域的先锋,他们拥有一件蒂诺·赛加尔(Tino Sehgal)的作品——一名美术馆保安一件件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因为在根索伦斯夫妇家中并没有保安,所以这件作品只有在借展给一座美术馆的时候才能实现)。“要是一直积累色彩夺目的东西会显得很愚蠢”,这是马克·根索伦斯告诉每日怪兽(Daily Beast),“我们购买作品是为了聊聊它们”。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