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雕漆因繁复而濒危

[来源:京报网]  [2012/4/13]
[img]uploadpic/20124/2012041336121413.jpg[/img]▲雕漆春字捧盒
西汶艺术网
[img]uploadpic/20124/2012041336122049.jpg[/img]饕餮铎声紫砂胎雕漆壶

上世纪50年代,雕漆与玉器、牙雕、景泰蓝被称为“四大名旦”,是京城工艺美术的代表;更与湘绣、景德镇瓷器同被誉为“中国工艺美术三长”。如今,这门工艺却由兴盛走向濒临失传的窘境。

现如今,北京以雕刻工艺为主的雕漆艺人一共只有十多人,从事所有工序的手工艺人加在一起也不到30多人。正是这些人在整个行业跌入低谷时,坚守着濒临绝迹的雕漆艺术。张效裕是年轻的传承者之一。

低谷坚守 守得云开见月明

新中国成立后雕漆业经历了复苏、鼎盛、衰落的全过程。2003年北京雕漆厂解散的时候,张效裕37岁。在整个行业跌入低谷时,很多人选择了另谋职业,一部分有美术基础的人转行去做家装和室内设计,很多人转行去做销售、做保安,各行各业的都有。张效裕觉得“不如坚持下去”。2005年,她成立了雕漆个人工作室,一做就是七年。

“头三年比较苦,整个工作室是空的,没有作品,心里没底。为了做出东西,就黑白天地干,每一件投入都很大。”张效裕回忆道。
西汶艺术网
清代诗人袁枚曾经用“阴花细缬珊瑚明,赪霞隐隐东方生”来赞赏雕漆之美。在张效裕弥散着天然大漆特有味道的工作室中,已经珍藏了十几件重器。其中一件雕漆灯笼壶,描绘“太平盛世、张灯结彩、竹报平安”。小小的壶上,一面就有8个童子,并雕山林、楼阁、人物。其中,水的点缀生动活泼,人物则着重雕刻其神态表情,形象逼真,大大增强了立体感和动感的艺术效果。

另一件青铜器图案的雕漆紫砂壶,刻了16个人物,主题鲜明,刀法细腻。雕漆工艺繁杂细巧,“一刀下去,不能悔刀”,要做到衣带飘飘已是不易,再做到眉目传情、喜怒哀乐呼之欲出难能可贵。张效裕一直追求“手由心生,心手合一”。

宫廷专宠 对每毫米的坚持

戴岳译的《中国美术史》中记载:“清之乾隆,酷嗜雕漆。宫中陈列之雕漆物品,各种皆备。”雕漆最初是一种富贵的宫廷艺术,不惜本钱耗工耗时也要做到极致,“是对每一毫米的坚持,一个最简单的方锦就需要动32刀,而且要一刀到位,否则就是败笔。”张效裕说。

乾隆之后国力衰退,雕漆制作日益萎缩。到了清末,政治动荡、经济落后,皇宫对雕漆器需求锐减,致使雕漆制造一度中断。光绪年间为筹办慈禧太后六十岁寿辰所需雕漆器已经“无匠造办”,雕漆技艺近乎失传。

张效裕说,雕漆是门手艺活,工序特别繁复,对学徒的要求非常严格,不但需要具备一定的美术功底,最重要的是踏实肯学,耐得住寂寞。张效裕成立工作室之后便开始找人学光漆,有很多人学到这一步就不往下干了。一件大的雕漆艺术品一般要刷上厚度15毫米左右的漆才能进行雕刻。1毫米厚的漆就要刷17遍,为了保证久经岁月不开裂,每一遍刷上去的漆都只能在室内自然阴干,不能烘干或晒干。天气好的时候每天最多只能刷3遍漆,有时候只能刷一遍。刷15毫米厚的漆就需要近百天时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而难度更大的是设计策划和雕刻两道工序,假设100个人学雕刻,两三年后会有50人被淘汰去从事相对容易的制胎、打磨等工种,剩下的50人再过10年,又要淘汰一大半,剩下一小部分中,能够承担雕刻艺术重任的,不过两三人而已。

上世纪80年代初是北京雕漆最红火的年代,那时候出口订单非常多,为国家创收大量外汇。在国外,都以在家中摆放一件中国雕漆艺术品为荣。那时北京从事雕漆艺术的工厂有好几家,全部工人有2000多。

如今,这已成为远去的风景。年轻人不再有耐心花几年的时间学习雕漆,老艺人年事已高,创作场所也越来越少。而现在满街出售的“雕漆工艺品”几乎都是树脂铸模做出来的仿制品。它们采用大师的设计,用电脑统一控制,批量生产,所以价钱便宜。

2006年,雕漆被列为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后有些人开始关注收藏雕漆艺术品,但雕漆产业经过十多年的萎缩,已经极度缺乏从业人员,技术工人年龄偏大,已经生产不了大量的雕漆艺术品了。

雕漆之高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王倩

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张效裕拿两把雕漆紫砂壶往桌上这么一摆,不需言语,你瞬间便被那一抹中国红征服了。

一把饕餮铎声壶带着青铜器的寒光从远古走来。其形如洪钟,貌似烈焰。壶身呈四方形,前后两面各有饕餮猛兽瞠目舞爪,兽脸占据整面壶身,目瞪眉扬,貌甚威严,神若通天。前后两兽须爪相勾连,威猛中不失飘逸。壶盖上的飞鸟图案更是点睛之笔。整个构想是创作者张效裕从青铜器艺术得来的灵感。如何将青铜饕餮纹的神韵表现于红漆壶面上,成了贯穿始终的创作主线。为此,她选择了壶身饱满微凸的四方壶型。与青铜器的端庄深沉相对应,在工艺上,采用明代雕工。图案以古朴疏朗取胜,不求繁复细密。与明代雕漆线条讲求圆润不同,这里刻意使浮雕的边线硬朗陡峭,饕餮图案看上去峭拔有力。上层浮雕与锦地的距离被有意加深。锦地上布满大小不一的回文,这是突破常规的又一创新。历来的回文都是用尺子描画,讲究横竖平直,大小均匀。这里为了与浮雕的粗犷相呼应,采取了随机应变的姿态。如此一来,整个作品便是一幅一气呵成的画,铿锵有声。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