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拍场上的汉代玉器

[来源:文物天地]  [2012/5/3]
[img]uploadpic/20125/2012050339112169.jpg[/img]西汉 黄玉带钩 长9.3厘米 82.525万英镑 2008年伦敦佳士得秋拍

[img]uploadpic/20125/2012050339113665.jpg[/img]西汉 高足玉杯 高16厘米 85.6万美元 2006年纽约佳士得秋拍

[img]uploadpic/20125/2012050339115073.jpg[/img]汉 跽坐吏玉灯、盘 高8.5厘米 604.8万元 2009年北京翰海秋拍

阮富春

一套汉代“金缕玉衣”,一只“汉代玉凳”。

“汉代玉器”无疑是今年第一季度中国艺术市场上的“明星”。

中国内地文物艺术品市场形成以来,汉代玉器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备受关注,其知名度一时间盖过了所有与玉器相关的新闻,甚至于所有艺术品拍卖消息,什么亿元天价,什么大师作品,什么每克十万元的和田玉籽料,在这两条新闻前,什么都成了浮云。

用自己的方式感知艺术品

其实,我们应该由衷感谢这两条消息。

中新网北京3月6日消息,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故宫博物院有规章制度规定,院内专家不得以故宫博物院的公务身份在社会上从事非公务文物鉴定活动,以及与文物拍卖、文物市场等有关的藏品鉴定活动。”

限定也许会对故宫专家有所约束,然而,受名、利诱惑,特别是在电视媒体过分商业化、娱乐化的收藏投资类节目煽动下,难保无德“专家”偷换概念。实际上,国内很多文博机构都有规章制度,在名与利冲击下,很多人早已视这些规章为一纸空文。当然,这与本文无关,暂且不谈。

换个角度看,受众为甄别上述消息、物品的真伪,势必会追根溯源,广查资料一探两汉玉器面貌。这对于普及文物知识、历史常识,特别是平常惰于翻书的人也不是坏事。

西汉刘氏政权“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儒家学说为百家之首,提倡伦理孝悌,同时,神仙传说流行,导致厚葬之风盛行,再加上西汉统治了天山南北及昆仑山山脉,和田玉、昆仑玉得以进入中原,为玉器工艺的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原料,玉器制作达到了新高峰,被誉为“中国玉器史上最为辉煌灿烂的时代”,“是后世玉器艺术无法达到的高峰”。

历年考古土玉器中,两汉玉器数量最多,种类丰富多彩,“主要分布于陕西、河南、河北、山东、江苏、安徽、湖南、广东、北京等地,精品多集中于诸侯王墓中”,“可分为礼仪、丧葬、装饰、陈设用玉及玉质容器几个大类”(见古方主编《中国古玉器图典》)。就出版的两汉玉器资料看,两汉的祭祀礼仪用玉数量大为减少,而在丧葬用玉、装饰用玉、玉器皿方面数量大增。

丧葬所用的玉衣,也称“玉匣”、“玉押”,是汉代统治者最高形制的丧葬用玉,发现有金缕、银缕、铜缕和丝缕玉衣几种,“目前全国发现的玉衣有数十件(套)”。由此也可判断社会上流传的私人收藏金缕玉衣的真伪,金缕玉衣的丧葬使用高规格性质,决定了现今存世品的真伪性。上述涉案的金缕玉衣只有两种来源:其一,如是真品,无疑来自盗墓,如此大量的玉衣片,属于私人传世收藏的几率有多大?《中国古玉图典》中明确指出,“还有许多墓葬因被盗而只剩下零散的玉衣片”,被盗的玉衣被重新加工、组装完成,再请专家评估,这是对文物保护及相关法律多么大胆的践踏;其二,若非真品,则属造假欺诈。

“汉代玉凳”案例亦如此,历年各地的出土玉器实物,并未见有与其相类者,一者龙纹虽属汉代玉器常见的纹饰,但多用于礼仪玉、装饰玉以及佩戴玉几类,未见用于椅、凳一类(出土玉器中亦无此类);二是凳的形制在两汉各类出土文物中均未见,虽然不排除汉代有玉凳,也不论玉凳作何用途,龙纹用于玉凳与两汉玉器的整体制玉风格抵牾。文献记载,晋时已经出现了凳——宋代吴曾《能改斋漫录》载“床凳之凳,晋已有此器”。

文物艺术品是祖先为子孙后代留下的历史遗产,无论出自哪个时代,都会或多或少留下一些历史文化的印迹,解读它们身上的文化密码和附载信息,对认识历史文化的传承以及我们自己有着重要的价值和意义。每个时代的人都存在着认识的局限,不同个体的认识差距也巨大,但刻意歪曲解读它们的方法和技巧,无论是敝帚自珍,还是刻意糊弄,都是对历史的不尊重。
西汶艺术网
众所周知,利诱之下,在所谓的“专家”、失范拍卖行、无良古玩商、文化掮客、投机者等等杂色人群的编织和炮制下,混乱不堪的艺术品市场已非普通百姓轻易涉足。如今艺术品鉴赏变得高深莫测,玄乎其玄,歪理胡说横行,某些“专家”故意歪曲事实,混淆视听,肆意宣染、扩大研究、鉴赏存在的模糊性,将其神秘化,言行背离了基本的历史文化常识,即便“走眼”,面对质疑仍然固执己见,丧失了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对历史知识应该事实求是的学术良知。

虽然我们大部分人没有机会见到上述私人收藏的“金缕玉衣”“汉代玉凳”,但是通过对汉代出土玉器以及汉代文化的了解,有助于我们通过自己的知识积累做出判断。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