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八旬画家杨之光微博艺术品打假记

[来源:时代周报]  [2012/5/10]
五一假期,82岁的画家杨之光特别忙碌,不为画画,而为打假。以前杨之光也多次发现市场上流通自己的假画,这次偶然在拍卖预展中发现了很多赝品,就让女儿杨红打电话告诉拍卖行。杨红说:“我之前跟拍卖行没有什么联系,一个一个地打电话也不太可能,要不然就放在我的微博上面吧。”
西汶艺术网
杨红打开电脑,在雅昌拍卖网的预展中,请杨之光一张张地指认。4月29日,杨之光美术中心—杨红的微博上发出了多则打假信息,被点名的有5月11日的北京都市联盟国际拍卖、5月13日的嘉德国际拍卖、5月18日的北京东方御藏国际拍卖、5月19日的深圳世纪经典拍卖、5月20日的北京嘉禾瑞丰国际拍卖……4月下旬到5月中下旬的拍卖会,经杨之光本人认定为赝品的作品有40余幅。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接下来的事情让杨之光有些意外,几条微博引起了热烈的回应,杨之光家不断地接到广州和外地媒体的询问电话。杨之光表示:“市场大肆流通赝品,不但会破坏市场的环境,更重要的是混淆艺术家的真伪之别,拉低艺术家的水平与成就,破坏了艺术家及民族文化艺术的形象。”

杨红说,有些拍卖行好多年前曾跟杨家有联系,近年拍卖行经常换人,也不怎么联系了。杨之光曾生气地说:“保利以前还邀请我做他们拍卖行顾问,现在也不把我放眼里了,拍我的画也不用给我看了。”当杨红把消息发到微博上,很多拍卖行都有关注,有的在微博表态:一旦认证是假的,绝对要撤拍。北京嘉德则专门派人跟杨红联系。5月4日,杨红在微博上说:“今天嘉德国际拍卖公司对之前我微博上指出其拍卖预展上出现的两张杨之光赝品之事做出了正面回应,他们表示将会在5·13拍卖会现场发布重要声明,宣布撤拍这两张赝品,并感谢我们提出的意见!对比如保利拍卖等公司的不作为,嘉德这次在行内起了表率作用,掌声鼓励!”

上海崇源艺术品拍卖的《下课以后》,经杨之光指认:他从来就没有画过这张画。上海崇源艺术品拍卖的人员在微博上跟人家讨论:如果这张是假的,我们必撤无疑。杨红说:“也许是他们的相关人员在微博上面看到我说他们那张画的问题,也不算正式回应。其实我相信很多拍卖行都有关注,但是他们愿不愿意作出回应,就是另外的问题。因为他们要面对委托者,这些人委托也是付了钱的,也登在画集里了。所以,我希望如果有藏家知道的话,不要去买这些假画。那委托的人就不能得逞。”

“不排除有画家是炒作高手”

广州华艺国际拍卖有限公司总裁许习文以前跟杨之光打过交道,有时收到拍品就请杨之光鉴定。有一次,许习文拿了一张杨之光的画到杨家,杨之光用手电筒、放大镜进去屋里研究了十几分钟,出来告诉许习文:“这个东西八九成吧。”许习文知道这张画移过款,把上款挖掉了,重新装裱,技术比较高明,但那个款有点孤零零,从画的布局来说有点怪。后来,许习文开玩笑说:“杨老师,你都觉得是八九成,那我们可以当作十成吧。”杨之光也没吭声,不表异议。
西汶艺术网
许习文觉得杨之光是很认真的人:“他不会平白无故地说这件东西是假的,他说假的那些东西基本上我也认为是假的。我看过杨之光起码不低于一千张画,我发现杨之光的画总体质量非常高。即使是应酬人,他还是很认真地画,而且画出来的质量是很高的。有些画家应酬画跟创作画是两码事的。”以前许习文拿画给杨之光看,他都很乐意。后来请他看也不大容易了,所以就尽量自己严格把关。

中山大学教授杨小彦跟杨之光父女都认识,他说:“在中国,越是名家,假画越多,几乎所有名家都可能有假画。我看到有些收藏家,他很得意地告诉我:他藏有这个,藏有那个,结果我一看大部分是假的。大概因为花了不少钱,所以收藏家就要撑着,说你的眼光不行。其实,行不行,他自己最清楚。从这一点看,我很理解杨红打假的动机。作为一个艺术家,讨厌假画,这很正常。”
西汶艺术网
国画家主动打假,在杨小彦看来倒是很复杂。“不排除有些画家也是炒作高手,他们有炒作自己作品的特殊能力。所以,今天的复杂性在于我们不能绝对相信画家说是假的,就是假的。这种例子是有过的。尤其是那些商业性很强的、市场上很好的画。有时候为了某种目的,画家会说这是假的,一假就意味着这个画要扔到一边去,或者说他自己手上的画是真的。当然,像杨之光这样的老画家已经封笔不画画了,他的画市面上虽然也不少,但还是有控制的,所以老先生说其中有赝品,我还是相信这种说法有真实性。只是,有时候出于某种目的,有的画家把真的说成是假的,或者把假的说是真的,这就需要认真研究了。”杨小彦介绍,现在有些画家、画廊都学精了,画家要控制自己作品的数量和流向,作品的走向要登记,以免造假。拍卖行或者画廊也开始对画家的作品进行登记,就是为了打假。

拍卖鉴定利益链

事实上,类似新闻以前也不少,画家和家属打假并不只是杨之光一家。但是国内缺乏为民间收藏鉴定的权威机构,所以个体力量各自介入其中,众说纷纭。广州美术学院教师胡斌认为:“现在中国整个艺术品、文物市场造假都十分猖獗。造假代价很低,而获利颇丰。拍卖行、画廊都不承诺真品,没有权威的公证机构,买家全靠眼力,买到假货也只能自认倒霉。更要命的是,造假、买假甚至成了共谋的利益的系统,制作或购买了假货,然后去找所谓的权威(甚至还包括艺术家家属)鉴定,往往通过朋友关系,也因为鉴定按照估价比例收费,鉴定者或出于利益,或出于关系,很少指认赝品,还有的主动配合造假。这样一本万利的生意自然很活跃。”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