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高瑀:将口无遮拦进行到底

[来源:北京商报]  [2012/5/11]
[img]uploadpic/20125/2012051142462689.jpg[/img]《真金不怕火炼》

[img]uploadpic/20125/2012051142463737.jpg[/img]《为落选者干杯》源自于马奈经典油画《草地上的午餐》的构图

2002年,当高瑀笔下第一个熊猫形象出现在画布上时,包括高瑀在内的很多人可能都没想到,这只熊猫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以火箭的速度一路冲破百万元关口。同时,高瑀“艺术价格能够衡量艺术价值”的高调言论,也曾将其推至风口浪尖。

高瑀认为,熊猫是“演员”,自己是“导演”,作品是“剧本”。如果说其作品是“一只熊猫打天下”,那么高瑀便是一位永不妥协的“导演”。

熊猫“故事”符合我性格

商报:熊猫在人们心目中都是憨态可掬的形象,而你笔下的暴力版熊猫颠覆了这种形象。将熊猫设定为这样的形象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高瑀:这与我的性格有关,希望以这样的基调呈现作品,如同美国导演昆汀·塔伦蒂诺拍摄的美国B级片的黑色暴力风格一样。即便我不选择熊猫,在其他人或动物身上也会体现这样的风格。

商报:你将自己视为“导演”,将熊猫视为“演员”,一切的表演取决于“剧本”所要讲的故事。最初为何挑选熊猫担任主角?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高瑀:上学时,熊猫就已经成为我画中的一部分,但当时并没有认为熊猫的形象会成为今后的创作主线。在进入职业艺术家行列后,我认为,熊猫可以作为创作主题,也能够引申出很多创作元素。2002年,在作品《熊猫先生不是诸葛亮》中,熊猫正式亮相,其实画面中周身插满箭的熊猫是对当时东方异国情调在西方艺术世界获得成功的反讽。我想说的是,草船借箭是不现实的,反而会把自己弄死。

此后,我发现这种讽刺的风格可以沿用在其他创作中,因此熊猫也成为我每一部“剧本”的主角。

商报:小时候,你喜欢“涂鸦”,直到上初三时才开始接触正规美术训练。现在回过头去看,你如何看待小时候“涂鸦”所产生的影响?

高瑀:我认为,小时候“涂鸦”的经历对此后的学习和创作产生了一些影响,特别是我画漫画时的经历。虽然当时怀揣着当一名职业漫画家的理想,锲而不舍地将自己的“涂鸦”投稿给漫画杂志,却还是屡屡遭退稿。但这样的经历培养了我某种审美趣味,就是要在作品中有幽默感和叙事性。这些都是通过漫画培养起来的。

我的成功不属于“80后”个案

商报:卡通式的熊猫作品取得了成功。你认为这属于“80后”艺术家的个案,还是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高瑀:我认为,这代表了一定的普遍性。艺术家风格的产生与时代紧密相关。“80后”艺术家需要展现具有时代特点的作品,如果在寻找属于“80后”这代人的艺术时,看到一幅非常“学院派”的作品,虽然画得很好,但我认为这不属于“80后”对这个时代的认知。

商报:你的作品中有漫画情结,同时中国、美国、日本的漫画和动画片勾勒出“80后”一代人对于漫画的认知。对你来说,哪国漫画或动画片对你的影响更大?

高瑀:我最早接触的是国产动画片,此后日本、美国的动画片才陆续进入中国。在整个接触漫画和动画片的过程中,应该说在人生的不同阶段,这些漫画和动画片在我身上产生的效果是不同的。从某种角度上讲,国产动画片对我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美国和日本的漫画和动画片让我拓展了视野。

商报:你的作品的拍卖价格在短短几年时间里,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再到过百万元,目前你已经被人称为“艺术明星”。对于美术院校的毕业生来说,刚毕业时创作的作品普遍被认为不成熟,你的作品在创作之初是否具有成熟的想法?

高瑀:我在创作之初选择的大方向比较好,但是对于作品的认识是需要在创作中不断修正和充实的。如果过早将自己定型在某一创作形式上,今后的创作会很痛苦。我认为,我的成功也有一部分运气成分。
西汶艺术网
言论上我不会妥协

商报:去年,在尤伦斯艺术中心“扯扯卡通皮”的艺术脱口秀上,你喝着威士忌说出的“用艺术品价格去衡量艺术价值”遭到各方质疑。现在来看,当时的这番言论是真实想法还是酒精的作用?

高瑀:这句话我以前就曾说过。那天我只是又说了一遍,而且当时我说的是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之后,艺术品价格反应艺术价值,并没有指当下。

商报:你认为,这些言论是否会影响作品在市场中的表现?

高瑀:不会。艺术市场还是要看艺术品本身。艺术史上,有很多艺术家都有一些公众认为会影响艺术品市场价格的行为。例如萨尔瓦多·达利,他一直不回避金钱的问题,但也没有阻止人们追捧他的作品。艺术品产生后,对其定义的不是艺术家而是整个社会。

商报:很多人说你对待当代艺术的言论是“口无遮拦”。今后你是否会坚持?

高瑀:是的。妥协是对之前所有事情的否定,我不需要这样的定位。

没想到艺术家能一夜暴富

商报:看到你的作品时,很多人会联想到日本艺术家村上隆的作品,认为其中有模仿的成分。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高瑀:这很正常。如果我们不从表面判断作品,会发现我与村上隆作品之间的区别。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认为,这种争议的存在很真实,关键还在于自己对作品的定位。

商报:你的作品价格以火箭式的速度蹿升。你是否想到过会有这样的成绩?

高瑀:我完全没有想到。刚开始创作时是2002年,当代艺术市场还没有目前的规模。这在我进入到这个行业时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当时也不会想到做艺术家能够一夜暴富。

商报:一幅卡通作品能够拍到上百万元的价格,可能很多人会表示不理解。对此你如何看待?

高瑀:公众接受一种艺术形式需要时间。例如,毕加索的作品能够过亿元在当时的公众看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波洛克的作品也一样。目前,印象派作品被公众普遍认知和接受,而印象派实际上19世纪便开始兴起。因此,我们接受当代艺术还需要很长时间。

商报:2008年,你在“熊猫小堂”项目中开始推广自己的艺术衍生品。你如何看待艺术家的艺术衍生品开发?

高瑀:实际上,艺术衍生品开发很复杂,牵扯到很多环节。目前,对于艺术衍生品来说,市场相对较小,因此开发的质量不高。我们看到的很多艺术衍生品都非常简单,就是将自己的作品印在各种物品上。我认为,艺术衍生品市场还需要培育,艺术家也应该增加自己作品的附加值。

试着让熊猫演正剧

商报:去年至今,你没有举办新的展览。创作是否会有新的变化?

高瑀:创作风格上不会有新的变化,还是以平面化创作为主,但在创作工艺上会有一些转变。目前,我正在尝试画面与丝网的结合。

商报:创作上的变化,是否出于想突破一直以来常态化的创作?

高瑀:我想在创作中寻求新的刺激。以前的作品创作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对我来说是一种消耗,在作品创作上需要寻求新的突破。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商报:你的创作一直以熊猫作为主线,让熊猫成为各个故事的主角。在新创作中是否会续写熊猫的故事?

高瑀:是的。新创作基本还是在续写熊猫的故事。如果说,以前的创作是让熊猫演喜剧,以后可能会让它开始演正剧。

商报记者 刘洋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