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古代青铜兵器显现古国贵族歌舞升平的浮光掠影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2012/5/16]
龙纹钺、有銎戈,罕见的青铜兵器映射出千年前刀光剑影、鼓角争鸣的血掳沙场;玉组佩、钟磬音,显现了一国贵族锦衣玉带、歌舞升平的浮光掠影。

陕西韩城东北约七公里的黄河西岸台塬上小村庄梁带村墓地的考古发现,令一个鲜为史料记载的古国——芮国的景象浮于人世。作为上海博物馆建馆60周年庆祝活动之一,近日开启的“陕西韩城出土周代芮国文物珍品展”,再现了一个古国的金玉华年。

奢华之风

沉寂了两千多年后,盗墓者的炮声打破了梁带村的宁静,也掀开了鲜为人知的芮国历史。自2005年开始,经过三次大型勘探,学者们探明此处有两周墓葬1300余座、车马坑64座。几年来考古人员于此处挖掘的70座墓葬中有七座是带墓道的诸侯级大墓,出土文物达36000余件(组)。最难得的是该古墓遗址受破坏较小,大部分物件都保存完好或得到妥善复原,为汉中地区较为薄弱的周代历史考古提供了价值巨大的研究资料。

相比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这些响当当的名号,芮国在史料中的记载单薄了许多。《吕氏春秋·观世》中所讲“周之所封四百余,服国八百余”的众多小诸侯国,在历史的进程中都只不过扮演了一些地位被动的角色。不过,芮国历史倒确有光耀的一笔:在一场战役中,秦败于芮。

更令人惊异的是领导这场战役的是一位女子,芮桓公的夫人芮姜。芮桓公过世后,其子芮伯姬万继位。《桓公三年》记载:“芮伯万之母芮姜恶芮伯之多宠人也,故逐之,出居于魏。”芮伯被逐后,芮与秦发生战争,芮姜领导芮国打赢了这场战役,可见芮姜是一个果断强势并极具领导力的女子。

她也是一个痴迷奢华与美丽的女人。她那梯形牌玉长达97厘米,由玉牌、玉珠、玉龟及玛瑙珠管等500余部件构成11条串饰,呈放射状装饰于前身,极尽奢华之风。她有一条项链为煤精所制,上面回首龙状的青白玉饰和龟形珠显示了这位第一夫人的尊贵。最令人惊叹的是她的两只玉握,每一只都串有两三百颗玉贝、玉蚕、玉龟、玉珠及玛瑙珠。

梁带村遗址考古队队长孙秉君说:“以前发现的手握都是单一的圆柱方柱状,芮姜的玉握则非常复杂,上面的八条串饰品用的都是白玉,据考证好多都是新疆和田玉,说明这位夫人地位尊贵,享受的待遇非常高。”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张天恩亦表示,这种玉握以玉包住整只手,是非常罕见的,足见其主人的衣饰奢华。

物质富足之外,芮姜也有把玩古董的雅好。墓中出土的红山文化玉猪龙要比芮姜生活的年代早两千多年。随葬的玉鸟、玉神人及玉兽面则体现出墓主人对自然与神的膜拜。

此遗址迄今发掘的诸多墓中葬有五代国君。通过对墓葬及史料的研究,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刘云辉等考古专家均认为芮国于芮桓公时期达到鼎盛。

芮桓公之墓出土的金器达48件,品类多且工艺精。这是同时期考古发现前所未有的,甚至在其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少有比肩者。

在这些金饰当中,芮桓公的一套整身金饰最令观者惊叹。月牙状的镂空龙纹金肩饰、腰带上一套六件的龙纹金环、腹部的兽面金饰、胸部金泡以及金丝缠绕的手镯,加之与夫人芮姜梯形牌玉配对的七璜联珠玉组佩,将这位君主披金戴玉的雍容华贵之风尽现于世人眼前。

作为一国之君,芮桓公自然少不了享受舞乐的喜好。八件一套的编钟、十件一套的编磬让人不禁想象起他一边饮酒赏乐,一边观舞嫔身姿摇曳的乐景。据孙秉君介绍,这套编钟编磬经测验有三个八度,是难得一见的完整的钟磬,只有身份显赫的人才有资格享受这种器乐。

物质文明

在已经发掘的50多座小型墓中,很多墓虽然有不止一重的葬具,但是随葬品却非常单一,约有一半的墓葬未见任何随葬品,有随葬品的往往也只是一两件而已。孙秉君及张天恩认为,这或许显示了芮国经济实力的弱小。

青铜器是梁带村遗址出土最多的一类文物,包括礼器、乐器、兵器、车马器及丧葬用器等。其中,鼎与簋的数量显示了古代的身份等级制度。据张天恩介绍,帝王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单数鼎配双数簋,不同组合显示等级差别。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与曾经发现的其他簋相比,芮国的簋别具特色,铭文在簋盖之上。张天恩说:“一般铭文都在簋里面,或者底部。铭文在盖子上面的很少见,这或许是因为芮国改进了自己的生产制造方式,这样做模子会更方便。”

中国的青铜文化得到国际认可,金器制造却逊色许多。业界一般认为中国金器是隋唐时期受中亚及西亚黄金工艺的影响,才有了较大的发展。20年前,宝鸡益门秦墓的金器出土将中国金器范铸工艺历史提早到春秋晚期,梁带村芮国墓葬出土的金器则又将其铸造史向前推进了两百年。

张天恩认为,黄金制作器具与饰品可能已经流行于当时的上流社会,这增加了将来在这一时期的考古发掘中从高等级贵族墓葬中发现黄金制品的期望值。

芮桓公之墓中出土的金器达48件,铁器却只有两件,可见当时铁器弥足珍贵。孙秉君表示,该遗址铁器的发现,将甘肃礼县、灵台,陕西陇县、凤翔以及河南三门峡这两个相对孤立的早期铁器发现区连接了起来。

在历史文化方面,纵观历史各代,周代的丧葬文化可谓值得一提。史学家们曾根据史料推测西周会有木俑,但是一直没有发现。直到梁带村遗址的发掘,西周木俑终于现身。

该遗址M502墓室四角各有一个木俑,最高的达一米。这些木俑比战国楚地木俑早了近300年,比秦始皇兵马俑早约600年。

“这是全国首次发现西周木俑,木俑做工非常精细,经此可以推断其必经过演变,一定还有更早的,这对研究中国丧葬史很有帮助。现在发现的木俑最早已经推进到西周中期,如果再发现西周晚期几十年的木俑,就可以从木俑的角度把贯穿西周的丧葬历史搞清了。”孙秉君说道。

据史料记载,在周代贵族的葬仪过程中,有一种“饰馆”之仪,即通过以华美的装饰物对棺柩进行遮掩,来避免人们直接看见过世的亲人。以梁带村芮国墓地考古资料为依据,学者们还原了“饰馆”的全貌。

“饰馆”的内容主要分棺饰与翣两部分。棺饰指覆罩于棺柩之外的荒帷及其框架墙柳,还有连接于柳架上的饰件。翣是送葬过程中由人举持而随棺柩行进的仪仗器具,其顶端多呈三叉形。《礼记·礼器》曰:“天子崩,七月而葬,五重八翣;诸侯五月而葬,三重六翣;大夫三月而葬,再重四翣。”

在三重六翣的遮掩中,芮国历代君主得以厚葬,生前披金戴玉、富贵显赫的芮桓公离世时也必是如此。一代代君主离世,芮国也一步步迈向终点。秦穆公二十年,这个诸侯小国终于偃旗息鼓,败于国力强盛的秦国。如今,那些尘封千年的墓葬还将继续被发掘,而这个古国的影像也将随之清晰起来。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