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彭锋:策划第54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体会

[来源:新浪收藏]  [2012/5/18]
彭锋

第54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已经开幕三个多月了。中国馆的表现,在国际艺术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受到海外媒体普遍关注。6月1日威尼斯双年展媒体开放日这一天,中国馆登上了“新闻观察网”(www.newsobserver.com)的“该日最佳”(The Day’s Best)。[1]6月2日中国馆开幕这一天,中国馆成为“过去24小时最受外媒关注的中国新闻”。[2]随后,中国馆还被评为本届双年展“五个最值得看的展览”之一。[3]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4]、美国的《美国艺术》(Art in America)[5]等主流报刊,都发表了赞扬中国馆的评论。现任国际美学协会主席卡特(Curtis Carter)和现任国际艺术史协会主席安德森(Jaynie Anderson)都认为,中国馆是本届威尼斯双年展最好的部分。

从本届中国馆的成功举办,我们可以总结出几个方面的经验。
西汶艺术网
第一,创意先行。由于威尼斯双年展以推动实验性和探索性的当代艺术著称,再加上中国馆的展览条件有限,本届中国馆的展览采取了创意先行的策略。我在策划展览的时候,首先考虑的是要找到一个适合中国馆的理念,而不是艺术家和艺术品。在我提交给专家委员会的策划方案的第一稿中,除了阐释“弥漫中国味”这个理念之外,我没有提及任何艺术家,也没有提及任何现成的艺术品,我只是根据与理念、场地等因素的关系,构想了五件作品的方案。也许有人对这种理念先行的策展思路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这样会影响艺术家的创作自由。但是,回过头来看,这种理念先行得策略在威尼斯是成功的。《环球时报》发表哈维·邹定(Harvey Dzodin)的《“弥漫”入侵》(“Pervasion”Invasion)一文,指出“中国馆被称之为威尼斯双年展‘最有创新的’展馆。”[6]因为中国馆属于极端的异形展馆,在一般情况下,不会有艺术家为中国馆创作作品。如果不是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理念,中国馆中展出的作品就很难形成整体,很难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中国馆的方案公布不久,就有不少艺术理论家和批评家给予了高度的评价。比如,芝加哥艺术学院著名艺术史家和艺术批评家詹姆斯·埃尔金斯(James Elkins)就给我写邮件说:“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的方案好极了!想法高妙。将感觉、美和尤其是情感感受结合起来,这在当今艺术界中是非常重大的事情。这个方案与当代北美和法国对‘感受理论’的兴趣非常接近。我们从中可以看到各种感官、它们之间的联合、它们产生的情感和心绪。”维克森林大学著名当代艺术史家鲁宾(David Lubin)在邮件中写到:“中国馆的方案非常迷人,而且对威尼斯特别合适,我相信威尼斯是西方香水生产的原发地之一。作为马可波罗的故乡,威尼斯也是欧洲从中国进口香草、香料和药物的首要通道,你所选择的主题,美与味,构思十分巧妙。……所有作品加在一起进行展示,以一系列富有刺激的相互交换的方式,将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视觉与非视觉、感觉与观念的存在形式混合起来。我相信作为一个整体,作品将给每一个参观中国馆的观众提供一种光彩夺目的、乃至振奋人心的审美经验。”

第二,因地制宜。威尼斯中国馆由一片草地和一个废弃的油库构成。油库里放满了巨大的油罐,几乎没有像样的展览空间。油罐还散发着很强的柴油气味,展览环境十分恶劣。凌乱的空间和腐臭的柴油气味,是中国馆的两道难题。威尼斯中国馆因此被公认为是条件最艰苦的展馆。

为了解决场馆的难题,我选择“弥漫”作为中国馆的主题,用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气味作为弥漫的载体。气味的弥漫可以不受空间的限制,可以将凌乱的空间组织成为整体。同时,具有中国文化特征的气味,可以掩盖腐臭的柴油味,避免观众在观看作品时会因为柴油气味而感到胸闷。在展览方案公布不久,美国著名批评家理查德·维恩(Richard Vine)就在《美国艺术》上发表文章指出,“这种策略也很好地解决了一个实际问题。中国馆位于军械库最后一个黑暗的工业空间,里面有一排排生锈的曾经用来储油的大桶,有时候也被称作油库,它还残留较弱但诡怪的石油气味,有时候还混合威尼斯夏天水沟里发出的腐臭气味。对于这些令人难堪的条件,彭锋的方案从视觉和嗅觉上给出了机敏的回应。”[7]

从空间利用的角度来看,原弓的《空香》和杨茂源的《器》尤其成功。原弓的《空香》装置,将24台功率超强的超声波加湿器隐藏在油罐顶上,可以说没有占用任何展示空间。杨茂源的《器》将大大小小五千多个陶罐摆放在被油罐切分开来的各种异形的小空间里,一方面利用了根本就无法用作展览的空间,另一面将零散的展览空间联系成了一个整体。

从解决柴油气味的问题上来看,馆内的四件作品都做了较好的贡献。原弓作品中散发出来的檀香气味,杨茂源作品中散发出来的风油精气味,梁远苇作品中散发出来的白酒气味,潘公凯作品中散发出来的莲香气味,它们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馆内柴油气味给人造成的不适感。中国馆对场馆的利用,得到了批评家的高度赞扬。在看完展览之后,英国著名批评家杰夫里斯(Tom Jeffreys)发表文章指出,“对于整个威尼斯双年展来说,一个最让人感到奇怪的事情是,许多艺术家对于在威尼斯做展览所遭遇的独特的挑战和时机都漠不关心。在军械库里,唯一真正充分利用令人惊异的旧兵工厂的,是中国馆。以弥漫为主题的展览,不仅获得了绝对的成功,而且运用干冰创造出了一种令人振奋的感觉,梁远苇的作品将技术和荒谬适当地融合在一起,杨茂源的小陶罐装置与建筑中怪异的、充满陈年老铁的通道形成辉煌的对照。”[8]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页码1 2 3 4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