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从过云楼到艺兰斋

[来源:现代快报]  [2012/6/18]
刷新了古籍拍卖纪录的2.16亿元天价,北大与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的争书事件,一场拍卖会把在岁月光影中渐渐远去了的过云楼重又推回到公众的视野。

“江南收藏甲天下,过云楼收藏甲江南”。去年,在北京保利2011春拍夜场上,过云楼旧藏【元】王蒙《稚川移居图》以天价落槌。天价背后是文物收藏市场对过云楼旧藏的权威性的一致认可。
西汶艺术网
如今过云楼旧藏已分散于各家各地。南京的艺兰斋藏有两幅过云楼旧藏书画珍品,明代“吴门四家”中沈周仇英作品各一。《发现》周刊带各位读者去探寻艺兰斋所藏过云楼旧藏背后的故事,重温这两件艺术精品几百年间跌宕起伏的传奇身世和中国文物收藏史上的那些令人动容的悲欢离合。

记者 李颖鑫

过云楼

誉之为“仇画第一”

清光绪年间,一位文士模样的老人在苏州的精巧园林、亭台楼阁和画山书海间,伏案写道:“仇十洲江南春卷:前明正嘉间,吾吴诸名士追和云林《江南春词》三十八家,袁永之编辑成帙,乾隆《江南通志》所录《江南春词集》是也。此卷即当时十洲为永之补图者。淡设色,略以青绿朱粉点缀,而山明水秀,柳软杏娇,翠阁一重,红楼十丈,童子扫花而拥彗,蛮奴担榼而穿堤,以及白马青丝,寻芳陌上,乌篷画舫,载酒船头,真有‘堤外画船堤上马’意境。意十洲见衡山是图足以颉颃唐贤,故力避窠臼,与之競爽,足为仇画第一。卷首陈雨泉书‘江南佳丽’四字。后有石田、衡山、雅宜、酉室十家和词,皆见《江南春词集》。集所无者,惟黄姬水、张伯起两家,安得朱兰嵎重为楷录也?”

这位文士正是名重一时的收藏大家苏州过云楼顾文彬。《江南春》卷长达7米,有“吴门画派”沈周、文徵明王宠文彭等十几位名家题跋。一生醉心于书画作品鉴藏的顾文彬在见到家乡先辈大家所绘《江南春》卷时,悠然神往当年故事,亦为作品艺术表现而折服、熏染,心境与画境欣然相通,并推崇《江南春》为“仇画第一”。

他的后人顾笃球这样回忆自己的曾祖父:“顾氏家族收藏书画的历史,可追溯到我的五世祖,至四世祖顾文彬(1811-1889),尤其钟情古书画的收藏,他一生殚精竭虑,多方搜求,积累书画墨迹达到数百件之多,作品的时间自晋唐至明清,连绵千年,其中有不少为传世的赫赫名迹。为此,文彬公特意营建过云楼和怡园,在楼园落成后的第六天,他就辞去浙江宁绍台道的官职,返家燕居,沉潜于书画艺文之中,怡怡自乐。他在晚年精选所藏书画250件,编纂成《过云楼书画记》十卷,著录了他一生搜集、赏析、研究历代法书名画的业迹。”

而顾文彬写下的那段话正是见于他晚年精选藏品所著的《过云楼书画记》。第二代过云楼主顾麟士则两次在《江南春》卷盖上了自己的收藏鉴赏印章,分别是位于图首的鹤庐秘笈朱文印和位于卷尾的顾麟士白文印。《江南春》卷与历代过云楼主渊源极深。

中国古代私家收藏常常是“物聚必散,久散复聚”。顾文彬当年为自己的书画收藏楼取名“过云楼”,除含着视书画为过眼云烟的豁达外,也隐含有藏祚不永的担心。如今过云楼藏品已经散落,但过云楼对文化艺术的珍视与世守的精神却依然在传承。这幅被顾文彬誉为“仇画第一”的《江南春》卷在几经辗转之后重回到江苏,收藏于南京艺兰斋。

过云楼旧藏

《江南春》传奇身世

《江南春》卷如此珍贵,它的命运却是几多波折。从它诞生以来的几百年间,厚重的时光投射在它身上的是一首波澜壮阔的交响曲,或低缓或昂扬,或呜咽或飘洒,始终不绝如缕,荡漾在江南的诗意风景之间,浸润在“群彦汪洋”的人文之胜当中,在书画作品的代代相传当中流淌着的是对文化传统的守望之魂。

书画合璧:仇英以《江南春》图和沈周词

《江南春》卷书画合璧,它的形成本身就是一则佳话。正如顾文彬在《过云楼书画记》中讲到的,先有《江南春》词后有《江南春》卷。中国人讲究呼应于天地时序的生活艺术,孔子以春“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为人生之乐。后代,文人雅士间常有春来聚会诗词唱和的风尚。元代倪云林的两首《江南春》词流传至明,当时沈周为之作和词两首,沈周的和词又被袁永之收藏,后袁永之请仇英补图。值得一提的是,彼时,沈周已经过世,沈周与仇英亦师亦友,感情深厚,可以想见仇英补图时的深切之情。大概非文徵明在题跋中所言“死生存殁之感”不能概括。仇英补图完成,袁永之又遍请吴中文士在《江南春》卷上题写所和《江南春》词。长长的《江南春》卷流淌着中国传统文化浓浓的情谊之美和精致风雅的生活艺术。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