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伙炭艺术家工作室让香港艺术生态透明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2/6/18]
[img]uploadpic/20126/2012061845648597.jpg[/img]伙炭艺术家工作室开放时艺术家石家豪工作室现场情景。

东铁线的一站叫火炭。11年前,几位艺术家在这破旧得几乎要被遗忘的工业厂房里成立了工作室。逐渐,更多的艺术家迁入,然后,诞生了“工作室开放计划”,也成就了另一个“伙炭”。加了“人”字旁的火炭,的确开始热闹起来。这一帮居住在火炭的、拥有火一般热情的人聚在这里,互为伙伴。这里被滋养成香港本土艺术最大的聚居群落。

而每年1月份的“工作室开放计划”亦成为整个香港的盛事不是生活在商业社会边缘的艺术家们的小圈子活动,而是向香港公众完全打开大门,无论性别男女、身份高低、职业贵贱……这些从事艺术工作的人员本是社会主流价值下的异类,在开放的那两个周末却放弃艺术家们最为重视的创作隐私,向主流敞开怀抱,袒露香港原创艺术创作生态那是与居住条件一脉相承的“蜗居”。那些挤在狭小楼梯、走廊与艺术空间里的民众的眼神俨然与“睇楼”无异。在这个计划下,艺术家与民众,艺术价值与商业社会,亲密而疏离,公开且私密,与一个个艺术工作室无异。

从小圈子的派对变成有商业赞助的艺术嘉年华

伙炭不是一个艺术村。它没有村口,没有门,没有严苛的管理,没有清退闲杂人等。它是一个艺术群落,散落在鳞次栉比的工业厂房里,与大货柜、食品烧腊厂、鱼蛋档、小士多店同在。

华联工业中心,距离火炭地铁口最远的一栋工业大厦。

这栋古铜色的工业大楼,看起来有些破旧。附近,嘈杂的货柜车声、机器的轰鸣声不断。街边都是些简陋的士多店。想要休息下,喝点东西,都不得不坐在街边,忍受这轰鸣的力量。

大楼内更是糟糕。由动态雕塑艺术家、“伙炭艺术工作室开放计划”委员会负责人何文聪领着前往G 16书吧,这个位于大楼一层的空间,是传说伙炭艺术村的地面入口。横流的污水,散发着恶臭,装修的声音震耳欲聋。被沉重的推拉门锁着,如所有工厂中的大铁门。但依旧隔离不了这气味、这声音。只能放弃这个看上去很美的书店,宁可坐在路边的小椅子上。

这种情况并不是大厦装修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2006年,何文聪从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毕业,与同学一起搬进了这大厦开始,这里的空气中就始终有奇怪的气味那是食品加工厂里的烧腊飘然而出的不是香气,那是生肉的腥味。而且,跟他生活在同一空间中的还有其他生物,例如老鼠与蟑螂。但始终,这里租金低廉,房间空间够大。

“12年前,当时还在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执教的吕振光和他的学生们在这里开设了工作室。当时,华联1200呎,才20多万,而现在需要200多万。”

从2001年时的家徒四户,到现在的70多户;从只是本地大学生、当代艺术家的单一种群慢慢地变成香港人、外国人混杂,视觉艺术、出版行业、电影制作等混居的复杂生态群落。现在这里差不多有300多个艺术家,有些经常联系,有些神出鬼没。在逐渐丰富与扩张的这些年,“工作室开放计划”一直在进行中。4个工作室进驻没几个月,吕振光就借了自己的工作室给另外一名学生做了人生中的第一个个展,这个个展吸引了不少圈内人观摩,因为,大家都很好奇,在工厂里设工作室、开展览会是个什么模样。而这恰恰就是“工作室开放计划”的雏形。“那个时候,开放计划更像是朋友之间的聚会、派对。直到2003年末,第三届"开放计划"有组织地向大众开放。然后,现在有10000多人的参观量。”在何文聪看来,伙炭已经从当年的偏安一隅、自娱自乐,开始变得备受关注,甚至成为香港本土艺术群落工作室开放的先驱与样本。因为,在此之后,石硖尾等多个艺术家聚集地都在搞形形色色的工作室开放。并且,这几年伙炭开放计划受到了包括信和地产等多个机构的赞助。而商业机构的介入,无疑是对“工作室开放计划”大众影响力的强烈肯定。

民众以“睇楼”的表情观望工作室,完成艺术的“寻根”

石家豪,香港著名画家,曾经以《周润发的试衣室》惊艳世博会香港馆。他的工作室就在火炭。但不是在华联工业中心,而是需要穿过一两条小街道才能到达的华乐工业中心的11楼。

2008年,石家豪搬来了火炭工业区,租了工厂大厦里的一个单位,工作室大了,才会有创作大画的可能。“过去几十年间,工厂区多出了空置的仓库,租金较市区便宜,陆续有不少艺术家在这边租下空间。其实,早在七八年前,在我还尚未搬进来之前,我就关注伙炭开放计划,也跟着人流窜迹于各个工作室之间,去看朋友们最近在搞些什么名堂。然后,又有些成了朋友。这样,我也就过来了。”

石家豪从搬进火炭的第一年就开始参加“开放计划”。他会特意为计划绘画新的作品,让认识的与不认识的人都能看到他最近的状态,他会特意制作海报分发给来参观的公众。他从中午12点起,就开始等待着第一批客人走进自己的空间,等着他们翻看自己的书橱,挪动自己的画笔,或专业或者怪诞地评价自己的作品。在开放的那四天里,他活得像个明星,有人跟他要签名,有人要跟他合影,有人会提稀奇古怪的问题。“你从不知道会有什么人出现在你的工作室中,也不知道他们究竟会跟你、跟这里发生什么样的故事。”石家豪提起开放计划的乐趣时,如是说。

“香港视艺观众圈”是画家石家豪有感香港艺术受众的一个作品,说它是一幅画,它更像一张海报,甚至只是一个调查报告的视觉解读。在他看来,画廊与当代艺术空间为观众圈的中心1000人左右会去参观这些专业空间,它是艺术的中心,但受众寥寥,它是封闭的,小圈子的,难以有向外滋长的可能。第二圈层则是诸如香港艺术馆为期两个月的展览有50000的观众,为期4天的火炭开放日有10000多的参观者,为期5天的香港国际艺术展会引得60000人蜂拥而至会议中心,香港艺术中心的《艺讯》发行15000份……这些以艺术为核,却同时又兼有一定的公共性,它的边缘是虚化的,是可以往更宽广的空间拓展的。而这最外层,则是7000000社会大众,这些人面对的是商场展览、城市空间中的公共艺术以及主流传媒中的艺术报道。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