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胡适先生手迹背后的故事

[来源:收藏·拍卖]  [2012/6/19]
那时候我的收藏主攻方向是近现代文化名人手迹,而特别关注和青睐的是曾经在北大、清华任过教授的学人手迹。其时,胡适先生的手迹我已有了两件,一件是胡适先生写给时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的王云五先生的信。另一件是一册胡适先生旧藏并题字的《内阁文库图书第二部汉书目录》。关于这两件藏品的收藏经过,还是满有故事的,在这里就多絮叨几句。

胡适先生写给王云五先生的信是写在他自己的名片上,是我在一批商务印书馆旧档中发现的。原本胡适先生留存大陆的书札就不多,写在名片上的信可谓凤毛麟角了。胡先生的名片简单朴素,仅有“胡适”二字,左下方印其时所居住址和电话:北平米粮库四号;电话:25110。

胡适先生是1930年11月底从上海至北平,住进米粮库四号。这所房屋是一座宽敞的三层洋楼,有个很大的庭院,院里有树木花草和散步的广场,还有汽车房、浴室、锅炉、卫生间。那时罗尔纲长期住在他家,徐悲鸿、徐志摩、丁文江、汪原放也常住在他家里。那年,他担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并主持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的编译委员会。1930年12月17日是胡适虚岁40的生日,北京大学的同人,曾在这里为他庆寿,他的学生魏建功撰文、好友钱玄同书丹,写了一篇别开生面的白话章回小说体的寿文《胡适之寿米粮库》,后来这篇寿文发表在1932年《国语周刊》第67期上。胡适先生离开大陆后,这所庭院又先后易主。2004年,北京晚报上曾有一则消息说,在北京旧城改造的过程中,保留了31处名人故居,不知是否包括胡适先生曾经居住过的这所庭院。

胡适先生写给王云五先生的名片“信”是把一个叫刘学璿的人介绍给王云五,因这个刘先生写了一本《新式速记法》的书想请商务印书馆出版。刘学璿这个人,名不见经传,他1926年毕业于香港大学文科教育系,致力于速记术的研究达十三年,才有了这部《新式速记》的书稿。王云五进商务印书馆即是胡先生的介绍。刘学璿想在商务印书馆出版自己的著作,应该是找对了人。胡先生也确实认真地帮忙,他让刘学璿拿上自己的名片去找王云五先生,并在名片上写了推荐信,他说:

刘学璿先生(两年前曾作赵元任兄的助理员)著有《新式速记》一书,他很自信,很想由贵馆出版!我劝他和先生接洽,倘蒙许他寄之审查,至感。适上   廿四、四、七。

但结果如何呢?商务印书馆的审稿意见亦在鄙处,审稿人名顾复泉,他在意见中说:

刘君著作曾于上年九月寄来,请为出版,经审查以其甚有价值,惟因其历年教学结果未明,恐销路较差,余无多大问题。

王云五先生根据这个审查意见,写下了三个字:“婉却之”。胡适和王云五的私交很深,按理说,作为商务印书馆的经理答应出版一本书是没有问题的,但王云五不因私情,而更多地去考虑企业的利益这一点,倒也让人敬佩。

至于胡适先生旧藏《内阁文库图书第二部汉书目录》,我得到的经过,也颇为曲折。

大概是1997年秋一个周六的上午,我正在潘家园文化市场淘书,一个很熟悉的经营旧书的朋友说,有一本胡适先生题签的日本书,问我要不要。我对签名书不感兴趣,又是日文书,就婉拒了。中午与几个朋友就近在潘家园一家餐馆就餐,大家都把斩获的藏品展示,其中一友得意的从书包里小心地取出一册大开本精装书来,说:这是胡适先生旧藏,还有胡先生的题记呢!我马上反应出这本书就是上午提到的胡适先生题签的日文书。
西汶艺术网
这册《内阁文库图书第二部汉书目录》,由日本内阁书记官室记录课编纂,大正三年(1914)十二月十五日印刷,同年十二月二十日发行,发行者大谷仁兵卫。印刷者井田耕治。发行所:帝国地方行政学会。扉页胡适先生的题记十分简要,但对此书的珍罕性和如何得此书的经历叙述极清楚: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内阁文库书目一册。此本流传甚少,虽狩野博士亦未得此本。我去参观时,托岩村成久先生再三求请,始得此册。胡适 十六、五、七。

看来这是一册极为难得的书籍,书品相极佳,虽为日文书,但只是序言为日文,所有各编均为中文,除了扉页胡适先生的近五十字题记,书中还有胡适先生批注多处。胡先生提到的狩野博士,名狩野直喜(1868—1947),是“京都支那学”的开创者,日本近代的大儒,还是20世纪初期,敦煌文献研究这一新学术的创始人之一。如此珍本失之交臂,当时我的心里烦透了,午餐都没吃好。

时过境迁,又是一个周六的上午,一位在潘家园做旧书生意的朋友,和我商量想拿一本胡适先生题签书,换他不久前卖给我的1944年由晋察冀新华书店出版的《毛泽东选集》5卷合订本,说有朋友找。我当即叫他拿书给我,原来就是几年前与我失之交臂的那本胡适先生旧藏并有其题记的《内阁文库图书第二部汉书目录》。我当即同意交换。那册《毛泽东选集》是我替外地一书友代买的,因为太忙,还没有寄出。我马上打电话与这个朋友商量,他同意了,但条件是一定再帮他买和这套同样版本的《毛泽东选集》。遗憾的是至今这个许诺也没能实现。

在当时,我是不收钢笔书札的,又不喜欢签名书,自然对现有的两件胡适先生的钢笔手迹,不甚满意,一直在寻觅胡适先生的毛笔书札或书法。那时胡适先生的手迹线索很少,听到潘先生有藏胡适先生毛笔书法的消息,当即委托w君与潘先生商量可否把胡适先生的《贯酸斋的<清江引>》转让给我。过了几天,w君告诉我说,潘先生表示出了书之后可商量。

2001年6月,我收到了w君从上海寄来的潘先生编著的《百年文人墨迹》,这是潘先生委托w君送我的。我认真翻看了几遍这册《百年文人墨迹》,书中收录了大约一百三十来位文人墨迹。其中有黄裳先生旧藏24件,包括了胡适《录贯酸斋的<清江引>》。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