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蔡一鸣先生访谈:清玩者毋庸认真

[来源:《收藏》杂志]  [2012/7/5]
[img]uploadpic/20127/2012070578284297.jpg[/img]蔡一鸣先生近影

[img]uploadpic/20127/2012070578286081.jpg[/img]清王■《群峰雪霁》蔡一鸣先生珍藏  王■,字石谷,号耕烟散人、剑门樵客等,江苏常熟人,清初“四王”之一,被称为“清初画圣”

蔡一鸣,1928年11月生于上海,祖籍浙江湖州德清县。曾任中华文物学会理事长、“清翫雅集”创会会长。中华文物学会和清翫雅集是台湾最负盛名的收藏家社团,其成员都是声名显赫的企业家。蔡先生的收藏资历逾30年。其以家族的“乐山堂”为堂号,早年专注收藏历代名瓷,后来又倾心古代及现代书画。出版有《乐山堂藏瓷》和《乐山堂藏中国书画》,收录所藏精品。2010年9月,上海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组委会委派刁明芳、林美姿、李伟麟(以下简称“采访者”)对蔡一鸣先生进行了采访,现在让我们一起分享蔡先生传奇的收藏经历,以及他对艺术品收藏的独到见解。

采访者:您喜爱上收藏,有什么机缘吗?

蔡一鸣:我在上海念中学时,很多同学的父亲或祖父都是收藏家,我从小就看过许多珍贵的古董和字画,只是那时对那些红红绿绿的花瓶和碗并不太了解。当年上海的大收藏家、后来香港“敏求精舍”的创办人胡惠春就是我同学的大哥,我以前常去他家里玩,胡惠春把贵重的古董放在会客室和书房里,所以那时,他并不准我们进这两个地方玩,怕我们把古董碰坏,但我还是见过他不少的收藏品。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另外一位我眼中真正的收藏家,是我同学邻居的祖父,他是创办庆云银楼的郭老先生。那时他年纪已经大了,身体很不好,成天躺在床上,但只要听到古董商拿好东西来,他马上就会起床,高兴地和古董商讨论。当时我所见的上海收藏家几乎都是只收不卖的。新中国成立后,大环境变了,收藏的观念也跟着改变。那时我对古董收藏还懵懵懂懂,后来在香港看了拍卖会的预展,才发现那些古董和我小时候见过的东西都很像,从此引发了收藏的兴趣。

采访者:您是何时开始自己的收藏的呢?

蔡一鸣:我是1979年开始收藏的,第一件藏品是在香港买的。我虽住在台湾,但没在台湾买古董,主要是当时台湾并不时兴收藏古董。为什么呢?因为台湾被日本统治了50年,日本人不可能留中国人的古董,所以台湾本身没有中国的古董。直到1949年,国民党由大陆撤退,很多人跟着搬迁过来,也陆续带过来一些古董,但这些古董后来多半被卖到国外去了。当时香港最大的中国古董买家是本地收藏家以及日本人,从1970年之后的十多年,日本人挟着雄厚的财力,买走了很多重要的瓷器。一直到台湾的经济起飞,大约是1988年以后,股市上了万点,有钱人多了,台湾地区收藏古董的风气才慢慢浓厚起来。

1960年前后,我从事贸易,在香港设有办事处,所以每个月都要到香港出差,每次都住在办公室附近的文华酒店。那时,苏富比和以后的佳士得的拍卖会都在文华酒店举办,我没事时就跑去瞧瞧,看着预展的东西觉得很眼熟,因为小时候都见过。我大约看了三年,才开始进场。买的第一件是瓷器,因为那时在拍卖市场上最被看重的就是瓷器,在香港拍卖的文物也以瓷器居多。我涉足收藏的初期,从古董商那里买的古董比较多,交了不少“学费”之后,觉得通过拍卖公司交易比较安全。当时香港的拍卖公司是很严谨的,如果买到不对的东西是可以要求退钱的,因此对于古董的真实性及其年代,都比较值得信赖。

早期我收藏的多半是明清时期的瓷器。现在“乐山堂”所收藏的瓷器中,有一只明朝万历年间的紫地黄龙碗,全球有记录的不超过4个;另一件明朝正德年间的绿龙纹碗,更是孤品,都很珍贵。
西汶艺术网[http://www.artx.cn]
采访者:能讲讲您收藏的第一件字画吗?

蔡一鸣:1981年,我买了第一件字画。那时候拍卖市场根本不重视字画,因为外国人看不懂,所以字画的拍卖目录只有薄薄的几页,连风都吹得起来,哪像现在每一本都重得我搬不动。我为什么买书画呢?说起来是一段有趣的故事。

当时我只买瓷器,瓷器的价格贵得厉害,但在香港的拍卖市场上,张大千的画却很便宜。举例来说,张大千画的一幅《龙女礼佛图》起标价4万港元,但同本拍卖目录上徐悲鸿画的马,起标价却要3.5万港元。那时港元很值钱,1块钱港元可以换台币将近9块钱,如果2万港元就将近是台币20万元。而那时候台湾大安区敦化南路的大楼,房价每平方米才4万元台币左右。那次,我看中了那张张大千的《龙女礼佛图》,因为非常喜欢,就决定用买瓷器的概念去标,出价比较高,它起标价4万港元,我跟另外一位菲律宾华侨抢标,结果以11万港元标得,再加上1.1万港元的佣金,总成交价就是12.1万港元。当时,中国书画还没有拍出过那么高的价格。拍卖结束后,立刻有很多记者过来要采访我,考虑到台湾当时还有外汇管制,我不能说自己是台湾来的,而且我也不会说广东话,所以也不能说自己是香港人,于是灵机一动,就说自己是打新加坡来的,后来报纸都报道说是一位新加坡华侨出高价买了张大千的《龙女礼佛图》。这是我买的第一张张大千的画。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