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当代艺术生态的庸俗化之困

[来源:光明网]  [2012/7/7]
如果将2000年上海双年展看作当代艺术转型的开始,2011年艺术市场的不景气,当代艺术以一种硬着陆式的转型告一段落,并进入一个先天不足和被扭曲的发展瓶颈期。

当代艺术如同一架飞机硬着陆式的坠地,不免伤痕累累遭受重创。这架飞机在十年转型中表现出四大困境:1. 当代艺术资本化之后,原先地下和江湖生态宣告结束,但更成熟艺术制度未建立起来,使当代艺术进入一种过渡时期的商业化阶段;2.艺术市场呈现一种初级的“传销”状态,未能转型为一个行业自律和以学术为基础的成熟市场,大量资本被浪费在没有艺术史价值的投资上;3.对西方艺术的学习暂告结束,但没有产生突破性的标志艺术家,反映出几代艺术家在艺术学养上的先天不足。4.艺术投资、展示、传播和市场等领域新加盟的人口暴增,但大部分从业人员不懂艺术,使得这些领域呈现一种低水平的表面繁荣。

总体上,当代艺术三十年最好的时期是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中期,在经历了1993年至2003年的后殖民国际化和近十年的商业化,当代艺术总体上不再具有前卫主义的性质,它正处在一种尴尬状态,从总体看,当代艺术三十年只是完成了“形式的政治”的终结,即九十年代以来对装置、多媒体和观念形式的主流禁忌已经打破。在解决了形式的合法化之后,随之而来的新问题则是“前卫的庸俗化”。

在学院艺术开始使用投影仪、装置等多媒体形式,平面广告设计师开始使用波普艺术的拼贴方式后,以是否使用多媒体手段或者图像拼贴的形式,判断该作品是否当代艺术已没有意义。当官方艺术、商业艺术也吸收了多媒体、观念艺术、装置艺术和拼贴手段时,艺术手段就不能作为区分官方艺术、商业艺术和前卫艺术的标准。

当代艺术这个词实际上变成一个语焉不详的概念,它已经不能用来准确描述前卫精神的艺术态度。唯一能作出区分的依据主要是艺术的立场或态度,这个态度上的标准就是看艺术是否处在尚未主流化的状态。官方艺术是一种国家主义的艺术,商业艺术是一种媚俗的取悦大多数人趣味的艺术,前卫艺术则是一种与主流保持距离的艺术,它与权力、大众和艺术史的主流保持距离。这个标准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艺术是否前卫的判断尺度。

实际上,当代艺术这个词的含义正在演变成“所有的艺术都是当代艺术”。与八、九十年代的前卫艺术相比,大部分当代作品具有当代艺术的形式,却没有真正意义的前卫精神。当代艺术因此分裂成不同的阵营,有些当代艺术是前卫的,但仅占极少数。有些当代艺术变得极其媚俗和商业趣味,它们不过是用观念艺术、装置、行为艺术和多媒体作为外衣的媚俗。还有一部分官方艺术,比如重大历史题材创作,也使用了一些拼贴手段,但显然属于政治宣传艺术。

但当代艺术的当前问题是商业媚俗,即上一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批评家格林伯格所说的“前卫的媚俗化”。“前卫的媚俗”又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曾经针对政治和社会现实具有另类态度的艺术家,在成功后成批复制统一风格的图像,将艺术的创作当作一种奢侈品生产,这即是商业化;另一部分是那些模仿成功艺术风格的年轻艺术家,他们的画面只有时尚杂志的水平。

上述两类媚俗的老少两代艺术家,尽管也号称在做“当代艺术”,但实际上跟做"名牌产品"没有什么区别。这两代以媚俗为特征的商业化的当代艺术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即像当代工匠一样重复制作同一件产品,这种艺术品的产品化或“奢侈品”化生产,被艺术投资人视为一种“名牌艺术”。

“前卫的庸俗化”,是每一个国家在‘前卫艺术’合法化之后都会产生的现象,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八十年代的日本、九十年代的韩国等都是如此,新世纪十年的中国当代艺术终于踏上这条如初期预感的不归路。当代艺术因此不再是前卫的同义词,原先只是小圈子使用的前卫形式,比如观念艺术、波普和新媒体,成为众人趋之若鹜的时髦形式。在这种前卫形式的时髦化之后,当代艺术的内涵却被庸俗化,其核心的前卫精神逐渐被掏空或曲解。

真正的新艺术不应该一开始就是时尚,而是与社会主流保持一定的距离,具有一定批判性和人文关怀。由于中国社会对当代艺术的态度发生改变,大量的艺术官员、学院派、艺术投资人及高级白领,无从就当代艺术史的沿革去理解其核心,只能根据当代艺术的表面形式作为一种判断标准。另外,八、九十年代的一部分代表艺术家的商业化和拍卖业不负责任的市场炒作也误导了社会和年轻一代艺术家的艺术观。

掌握了大量权力资源的主流群体,对当代艺术的判断因此简单化、曲解化。比如,他们觉得只要使用了拼贴、装置和投影仪就一定是前卫艺术,实际上,当代艺术重要的是一种前卫探索,而不是多媒体形式。另一方面,当代艺术被等同一种时尚,这也是中产阶级的一个普遍误解,杰出的当代艺术恰恰是跟主流时尚保持距离的。

当代艺术的合法化和社会化造成文化官员、中产阶级和年轻艺术家的误解,可能是当代艺术进程中必须付出的一个代价,因为当代艺术的启蒙只能通过各阶层在参与艺术收藏、艺术博览会和拍卖、举办展览和评选、媒体报道和时尚沙龙中,通过走弯路、付学费和资源浪费的模式来完成当代艺术的启蒙,这是一个只能经此路径的社会代价。朱其

来源:羊城晚报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