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艺术批评的策展化及其前景

[来源:艺术国际]  [2012/7/9]
说明:这个文本的意图具有倾向性,特别站在维护当代艺术创作、当代艺术批评以及当代艺术策展的立场。我希望真正的策展人是艺术史家、艺术批评家,而不是投机商人。因为,唯利是图与不择手段,是当代商业操作的基点。
西汶艺术网
艺术不解决实际的功利问题,艺术是终极价值的桥梁,是到彼岸之所乘。如果简化康德的精神,就是:认识能力 快乐能力 信仰能力=不堕入地狱。

我更看重艺术的纯粹意义和善的意义,我坚信纯善的是纯美的。当代艺术恶的方面太多,需要注重有节制的人性。因为人所做的一切,均在因果之中。艺术家不应该跟随大流,促进自我毁灭,而应该注重发心之处是什么。

苛求艺术批评独立以及艺术批评的独立,既是现实悖论,也会使艺术批评丧失其功能。因为,艺术批评不是其它机构、人物与活动的附庸,有自己独立的存在与发生形态;艺术批评的功能在又于社会交际,并通过传播系统表达其扬抑意图,勾勒艺术形态,影响艺术演变。艺术批评应该注重进行层次广泛的批评实践,以实现其功能。艺术批评可以与策展没有直接关系,在时间顺序上后于策展,对策展主题、参展作品,或其它途径与其发生关系的作品或问题,做事后批评活动;艺术批评也可以直接转向至策展,在策展中实践其批评观和学术倾向。批评家以策展方式推出其批评理念,批评家角色转化为策展人角色,其本质问题是中国艺术体制现实问题催生的一种解题方式。批评家直接操刀策展,或以其它方式参与策展,都是批评家积极参与市场并试图体现其职业价值的表现。在本文中,笔者将艺术批评家转做策展人的现象,称为“艺术批评的策展化”。

艺术批评的策展化带来两方面的便利。艺术批评家做策展人,可以直接地实践其批评意图,并通过展览体现,以保证艺术事件的学术倾向和艺术史价值;艺术批评家做策展人,可以拿到更好的市场份额,并由此取得实际的话语权,以更实际地推动艺术演变。与此同时,艺术批评的策展化也隐含两方面弊病。艺术批评的功能将被放大,由一种意识形态力量的扬抑,扩展为直接干预,并容易导致欲速则不达的艺术演变结果;艺术批评可能丧失独立品格与学术价值,使其既在艺术体制中受制于上游力量的牵制,又在批评实践中为利益关系所左右,进而引起批评家独立的尊严问题,以及批评学术的可信度、高度、深度问题。就当下的展览形态而言,艺术批评的策展化还有一个奇怪的变种,就是:策展人 学术主持(绝大多数由批评家充当)=学术展。这种流行的展览模式,其中绝大多数拔苗助长式的烂展览,既影响了学术性艺术市场,也毁坏了批评家的信誉。不过,一些强强联手的展览则另当别论。

艺术批评的策展化,最为有效的方式是艺术批评家转变为独立策划人,引领或主导时代艺术风尚。独立策划人史泽曼(Harald Szeeman),就是这种情形的成功典型。[1]由批评家转化而来的独立策划人,将在艺术史中非常重要。他们通过制造艺术事件及其形态,进而“创造”艺术史,“改变”艺术史。批评家转向做策展人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2]但在国内艺术媒体的宣传下,使其显得似乎很容易。一些批评家、艺术家或其他人士,摇身一变就是策展人。这种现象的直接原因就是将展览策划等同于拉资金做活动,对充当联络各方资源的策展人而言,重要的不是展览的学术与艺术意义,而是回报。因此,当下需要更综合的力量来对整体的艺术生态产生有效的干预。[3]换言之,就是需要策划人、艺评家、经纪人、收藏家的联手操作,古根海姆美术馆就是这种典范。[4]事实上,国内批评家的策展意识,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已经启蒙。[5]因为当代艺术市场的承载度不是一蹴而就的,批评家转做策展人的时代到要来的更晚一些。[6]就国内当下的策展情况而言,大多数要么是投机行为,要么是跟风行为,缺乏长远的洞察力和艺术影响力,以至于通常是临时性的聚集,炒作,完事后作鸟兽散。当然,也不排除为数较少的双年展、文献展性质的大型展览,在不同程度地说明策划人观念的重要性,以及未来艺术展览的主导模式,而这种观念和模式,其实质就是艺术批评的强力形态。

艺术批评的策展化,对于培育收藏群体的艺术素养,监督艺术作品的质量而言,不失为一件好事。真正推动艺术生态趋于合理的是长期收藏以及终端收藏,[7]其中,终端收藏群体的培育,却是非常漫长的历史过程。[8]对当下中国的中等收入家庭而言,能够较为宽裕地维持生活就不错了,买房、结婚、教育新式大山的负担,已经足以剥夺他们艺术消费和享受的能力。朱其的四个问题:谁来培养中产阶级?谁来担任中介人?谁来为艺术品评定价位?谁来为现代艺术正名?[9]在今天不但没有改观,反而更混乱、更严重,并且还有必要增加另一个问题:谁来做策展人?对当前购买艺术作品的群体而言,国内教育从来没有培养过他们如何去欣赏艺术并判断好坏,更不用奢谈艺术史的观念和意图了。因此,当代的艺术界权威圈子的判断和推介,就成了引导他们最重要的力量。水天中曾将这种权威性质的圈子概括为五种:贯彻当前文艺政策类;传统和学院艺术标准类;现代、后现代艺术观念标准类;通俗的流行口味类;国外艺评价和策展人类。[10]在实际的社会生活中,它们在不同层面发挥着培育艺术素养和影响艺术品味的作用。但是对于更亟待培养的当代艺术收藏而言,影响收藏群体判断力和欣赏水平最主要的权威观念,来自被谓之为“以通俗的流行趣味为选择标准的圈子”[11]。而这股力量事实上由大众传媒、画廊拍卖会、艺术博览会的宣传所左右,并以迎合大众口味为目的。[12]因此,做投机性展览的策展人,为了好卖为目的,制造为数众多的低水准展览也就不足为怪了。[13]与此同时,以各种名头混淆观众视听,推销惟有装饰价值的作品,间接地扼制了学术性艺术品的创作,助长了亲近市场口味的低俗风气,对培养当代艺术的收藏群体而言,将埋下影响深远的隐患。
西汶艺术网
页码1 2 3
更多
纽新优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