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汶艺术网

中华古籍全录

汉语字典

书法字典

西汶艺术品

会员登录 | 注册
纽新优品
西汶艺术网: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

首页

艺术资料

展览展讯

画廊艺馆

历史人物

品茶读书

中国诗词

我要提问

艺术图片

中国黄历

石雕合作2000G古籍资料

红木家具市场高烧不退:幕后或有推手

[来源:时代周报]  [2012/7/17]
本报记者 王珏磊 发自上海

在今年骤寒之前,红木家具可称得上连续“高烧不退”。一个例子也许可以佐证:2007年春节,一位福建商人欲将持有的一件海南黄花梨衣柜出售,开价300万元,买主嫌贵,未能接受。到当年5月,卖家已将价格调整至600万元,被另一买家斥为“抢钱”,生意同样未成交。到2008年底,这衣柜终于售出,成交价近2000万元。

骤寒之前是“高烧”
西汶艺术网
海南黄花梨是红木中的“极品”,由于著名收藏家、业内泰斗王世襄力荐,加上原材料砍伐殆尽,其身价自上世纪90年代起超过小叶紫檀,一跃成为最贵的红木,现今原材料市场价每吨已逾千万元。“海南黄花梨原生林早就砍完了,现在有部分人工林,长了30年,还只有碗口粗细,当中能制作红木家具的心材只有筷子粗细,成材至少需要一两百年。因此,市场上的海南黄花梨,原材料也好,家具也好,价格只能随卖家叫了。”上海木材总公司《中国木材》杂志特约编辑陈克俭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产于越南的越南黄花梨,目前撑起了黄花梨家具的主要市场。越南黄花梨次于海南黄花梨,与产于印度的小叶紫檀、海南黄花梨同属高端红木。越南黄花梨、小叶紫檀也日渐稀少,并且,由于相关国家采取一些限制木材出口的政策,颇有一木难求之势。

陈克俭常年前往东南亚国家木材产地进货,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现在越南黄花梨也越来越难买,他虽然在当地具有深广人脉,每次也只能买到两三百公斤。因此,中端红木大红酸枝,已成近几年的市场主流,因原材料相对较多,价位也相对便宜,是为继黄花梨之后又一“明星”。

“从去年初到去年10月,大红酸枝已涨了两倍左右。去年10月,越南产地采购报价,一般的家具料卖到每吨15万元,好料卖到30万元/吨。越南黄花梨也是涨幅惊人,年初的时候,20厘米宽、10厘米厚、2米以上的好料,每吨200万元能买到,到10月,550万元都买不到。年初买一个越黄的树头,每斤1000元能买到,10月份时3000元都买不到。小叶紫檀年初40多万元就能买到一吨,10月时也已经卖到每吨100万-150万元,好的老紫檀,每吨更是要200万元。”陈克俭告诉时代周报。

“原材料要讲等级,要看木头的长相、好坏、颜色,等级不一样,价钱也不一样。越南黄花梨等级好的、较稀缺的,去年10月要卖500万-800万元/吨。小叶紫檀的好料两三百万元一吨不稀奇,一般统货也要100万-150万元/吨。大红酸枝的顶级材料在每吨30万-40万元,一般能制作家具的料在每吨15万元左右。现在原材料基本上还是保持去年10月的价格,没什么大的变化。像大红酸枝,尽管春节时一般的料下跌了一两万元/吨,这个月又反弹到了原来的价位。”上海易霖艺术品雕刻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施鹤兵表示。

十年涨势

红木的涨势颇有渊源。事实上,随着红木家具日渐升温,一波向上的行情已持续近十年之久。“上世纪90年代后期,东南亚金融危机时,本来平稳的红木价格开始下探,2000-2001年到达最低点,之后便缓慢上走,2003年开始明显升温,到了2006、2007年,开始成倍翻涨。有些材料,比如大红酸枝,2006年在2005年的基础上翻了一番,2007年又在2006年的基础上翻了一番。”施鹤兵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红木价格也有所下行,跌幅一度高达50%,但当年底即开始反弹。“2009年又开始一路往上走,当年上涨了30%左右,原来卖7万元一吨的料,2008年跌到4万元左右,到2009年又回升到5万元左右。在这一轮骤冷之前,价格比2007年又翻了一番。”施鹤兵称。

业内人士称,在上海,最有钱的红木老板,并非家具生产商或经销商,而是囤积大量原材料的木材商。前些年买进木材,随着原材料价格不断翻番,囤积者的身家也连上新台阶。

对于木材涨势的一路高歌,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委员会秘书长姜恒夫认为,各原料产地国提高木材开发和使用门槛,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国内红木原材料基本上完全依赖进口,产地国对砍伐进行控制,采购量变小,就导致经销商提高价格。”

红木家具原材料基本属稀缺资源,有“百年成材”之说,由于之前的过度砍伐,有些传统用材几近绝迹。在此背景下,越南、缅甸等原材料出口国不断加强政策限制,使材料出台更加困难。前年,欧盟等一些国家还推出了森林认证政策,即家具进口国在进口家具时,必须保证该家具用材取得了森林认证绿色标签。而只有没有大量消耗森林资源,没有对地球环境资源造成破坏的出口家具,才可以取得森林认证。对于没有森林认证的家具,进口国家不可允许其进口。红木家具用材,更是在严格限制之列。

“越南、老挝等国,厂家去那里一般买不到木头,必须要有当地渠道。当地不允许原料出口,半成品可出口,有厂家到那里开配料车间,把木材锯成板运出来,但这也必须通过当地人运作。而且,现在联合国对东南亚国家砍伐原木有一定的指标,海关控制很严格,这些因素让木材越来越紧缺。”施鹤兵表示。

幕后推手

近几年,红木家具行业过快扩张,导致用材消耗加大,也是红木涨价的另一推手。红木巨大的升值空间,吸引不少别的行业经营者,转而入行,小作坊式的家具工厂与日俱增。尽管在此轮“寒流”中,一些小厂颓然倒下,但全国红木生产厂家数量仍以万计。建新厂就要买材料,大量消耗势必抬升原材料价格。

页码1 2
更多
纽新优品